文章 RSS
评论 RSS

无题

字体 -

万沐

年年都通过冬天走进春天

时间总是古老而且宁静

是人

总嫌弃它的苍白


一代代

痴迷地

笑着、哭着、盘算着、争斗着

把时间撕得鲜血淋漓

把空间涂抹得五颜六色

或风萧萧兮易水寒

或大风起兮云飞扬


总是波澜壮阔

历史

总是惊心动魄

哲学

却不断制造着对立与阴谋


已把心掏得空空荡荡

胸膛里装满了黄金与枪弹

眼中流淌着妖媚、淫荡与凶狠

绑架了真理、绑架了法律

也绑架了国家与形形色色的主义

还人人拥有佛祖与上帝


寺庙被迫成了野心家的掮客

袅袅香烟中人们常常抱怨没有无源之水

教堂的钟声也响了

人们充满了各种得着的欲望

完全忘掉了自己

虔诚地喊着“阿门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诗歌, 未分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