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新动向,西方限制言论新闻自由

字体 -

                         万沐

无疑,西方的言论自由不是无边界的,最近还有进一步被限制的局势,而这并非仅仅基于“政治正确”的原因。

首先川普的推特治国,就是一个明确的标志。他虽然没有通过行政手段打压媒体,但不信任媒体的政治意涵却十分明确。因为他在总统大选中,媒体的扭曲报道曾使他深受其害,上台后自己迫不得已担任了白宫的“首席记者”。同时在各种场合,其对媒体随意报道的厌恶常常溢于言表。

学术重镇哈佛大学最近也对不当言论重手出击。据媒体报导,一群收到哈佛录取通知单的学生,去年十二月组成“庸俗好色青少年的哈佛爆红网讯”(Harvard memes for horny bourgeois teens)的脸书群组,他们互送跟贴、交换嘲笑性攻击、大屠杀、少数族群和儿童死亡的照片及文字。

哈佛大学入学部发现这个脸书内容后,于今年四月中发出电邮,要求组群中曾传送不当照片的学生,披露每一张他们所传送的照片。约一周后,哈佛对至少十名学生发出“撤回录取”通知书,并表示校方撤销录取资格是最后决定。

固然,宣传仇恨的言论是不被允许的,历来如此。但这次哈佛大学一次撤销十名学生入学资格的决定,还是释放了十分强烈的信号。

对于这个决定,很多权威人士是支持的。但该校法学院退休荣誉教授艾伦·德肖威茨却不以为然。认为哈大正在侵入学生的私生活。“在学术环境里惩罚学生的政治观点或个人价值观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另外,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七国集团峰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正在“不断演变”而非“逐渐消失”。她认为,随着极端组织接连丢城失地,一些武装人员已经离开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场,转而在互联网上传播其极端思想。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科技企业有社会责任从互联网上清除有害信息,并向当局报告相关情况,以阻止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的蔓延。政府希望控制媒体的意向十分明显,但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并不认同。

还有,半岛电视台的节目频道已经被世界多国屏蔽。只因为半岛电视宣传恐怖主义,并且成为九个国家与卡塔尔断交的理由之一。我们知道,半岛电视台是闻名世界的新闻机构,在新闻报道方面有许多创新,媲美BBC。然而,真的东西未必就是善的,半岛电视台通过发布基地组织的声明,事实上起了一个煽动恐怖主义的作用,虽然适用于西方新闻独立客观的基本原则,但最近看来也不灵了。国际社会不能容忍躲在新闻自由幌子下的恐怖主义宣传。

当然有人会说,对付半岛电视台是阿拉伯世界的共识,其实真正背后运作的还是西方。因为随着恐怖分子越来越猖獗,原来的新闻自由原则显然被质疑了。

如果有人将这些动态仅仅理解为言论和新闻遵守的“政治正确”,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许多代表性人物,如川普、特蕾莎梅等看来,由于媒体的过分任性自由,释放信息的无序性,已经扭曲了真相。而随着全球恐怖主义的发展,新老媒体的过分自由,也对恐怖主义起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西方近来限制言论、新闻自由的新动向,对自由世界是福是祸?恐怕一时还难下定论!


原载纽约《世界日报》2017-6-20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时政 (全局), 政治评论, 未分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