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诗歌 的存档信息

谁撕裂我的灵魂,在五月的黄昏——记梦

         万沐 麦子已经收过 麦茬裸露在夕阳里 鹧鸪苦苦地叫着 晚风里,祖母的白发在我的眼前飘荡 拐杖不停地颤抖 声音已经哽咽 ——- 我不愿离去 不愿离开我的故乡 我不知要走向何方 哪里将是要去的异乡 心死死地抓着门前的核桃树 脚却被流浪的绳索紧紧牵着 时间,尽管无始无终 故乡的时光却薄如春梦 空间,虽然无边无际 流浪者却不得… (阅读全文)

咏春诗一组

萬沐 江南三首 春风昨夜入江南,水丰山润日添暖。 越女虽斟腊日酒,素手先遣新笋还。 绿水盈盈桃花红,细雨如丝暖风轻。 踏青应嫌归来早,月上柳梢夜更清。 竹林青青菜花黄,隔篱茅舍莓菜香。 燕语莺声止不住,邻女回乡探耶娘。 多城二首 朔方日懒春回迟,四月无处觅新枝。 寒鸭仍从冰上走,骚人还咏雪花诗。 北风不惮春日暖,栖迟湖畔五月寒。 昨日才飘杏花雨,今朝又现飞雪… (阅读全文)

雨夜

     萬沐 细雨和隔岸的灯火 将夜织成一片空蒙, 路灯下飘过朦胧的背影, 谁家楼里的琴声, 掉进嘉陵江的梦境, 青山睡了 桃花低头不语 江边的石头一片冷清 淙淙的流水, 伴着凄切的蝉鸣。 竹林中死一般的寂靜 夜游的人從青石板上走过, 踩着重重叠叠的脚踪 推開交錯的人影 還有雜亂的笑聲哭聲 煙頭孤零零地亮著 臉卻頻頻的浮顯著笑容 夜,眠在梦里, 人… (阅读全文)

五月,我从你的窗前走过

万沐 五月,我从你的窗前走过 正是梨花初开的早晨 密密的竹林印在窗上 回雁峰清冽的风从天外轻轻吹来 五月,我从你的窗前走过 上弦月挂在天边 淡淡的幽香扑来 地上飘过惊鸿的影子 五月,我从你的窗前走过 斜阳正照着对面的山岗 雨后的梨花在风中摇曳 牵我走进九月末的黄昏 五月,我从你的窗前走过 又是一个寂寥的雨夜 窗内的灯光落下 照亮了雨伞下徘徊的夜游人 五月,我从你的… (阅读全文)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万沐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生命正在更新 花在地下开得绚烂 把已往的春花、秋月全部忘记 把已往的阴霾、晴朗统统埋掉 凿开冰层,与鱼儿对话 坐在雪橇上 感受北风的纯粹与强健 蛇已冬眠 细菌也一片一片地死去 灰尘被锁进了剔透的水晶宫 灯光闪烁的地方 顽固地保留着腐朽与病菌 高大与豪华中挤满了憧憧鬼影 仰望星光或者雪光 听狼在黑夜中哀嚎 看狐兔在黎明前死去 尸体叠着尸体… (阅读全文)

你从冰川走来

万沐   你从寒光闪烁的北方冰川走来 红梅在你身后依次绽开 伴着茫茫的漫天白雪 你捎来早春的信息 你洁白的裙裾在玉树琼枝的林海上轻轻地飘过 河流在解冻 草根在拔节 树木在悄悄变绿   你像三月的梨花 翩然地舞在薄阴的微风里 天地间清凉一片 远处是初春炫目的霞光 在昏黄的月下 融成无边无际洁白的梦想   当七月的青纱帐在冀东平原水一般地漫延 你又如一只亭亭… (阅读全文)

无题

万沐 总爱在雨中幻想 常常在梦中寻访 雨 总是带给人迷茫 梦 总是让人彷徨 因为时间 ——梦不再完整 因为地点 —— 雨不再馨香 (阅读全文)

流浪汉的村落

万沐 一个流浪汉的村落 在狭长的荒漠中扩张漫延 地下是五颜六色的塑料帐篷 云彩高处是海市中辉煌的宫殿 狗摇着尾巴和散发着劣质香水的粗糙女人招摇过市 傻笑着的男人们却带着奇形怪状的塑料王冠 水缸里青蛙焦渴地叫着 锅里冒着一股股青烟 每家门上都挂着布幡 七、八个小鬼拿着十几把扫帚 敏捷地在布幡上写着公、侯、伯、子、男 村子里总是充满了各种莫名其妙的笑声 几个胖胖的… (阅读全文)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万沐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远近是一片晴空 日月也带着另一种澄明 朝阳升起,没有激情澎湃 夕阳西下,悠然地享受着落日的宁静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山涧的溪水已失去了往日的野性 在青石板上走得懒散且轻松 山岚若有若无地飘着 风已经很凉、很清 枫叶红了,没有蝉鸣 远游的人走进了深秋 不必有採菊东篱下的傲慢 也没有人比黄花瘦的忧愁 燃一把秋后的枯草 再饮一口故乡的白酒 枫叶… (阅读全文)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万沐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燥热的夏便成了一片清凉的秋 走出蒸笼般的屋子 在树下静静地听着蝉鸣 秋从树顶落下 打湿了夏的残梦 把压得很低的云层拨开 抚摸一弯温润的新月 鹤,立在水边 人,站在桥上 夜风自顾自地走着 树叶开始悄悄地变红 脚踪留在湿漉漉的草上 心,消逝在远山的林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