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诗歌 的存档信息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万沐 曾经有一个九月的黄昏,是雨过天晴的时候,鸟儿吵闹得厉害,夹杂着促织的叫声。我望着远处的夕阳,夕阳下有我的故乡,我的故乡飘过黄昏的炊烟,秋后的积水泛着夕阳的余晖。荞麦已经收过,地里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和高梁—— 曾经有一个九月的黄昏,我走过北美的一个村庄,村庄里有一片… (阅读全文)

我的故乡,我的月亮

万沐 祖母的月亮, 亮在故乡的山岗, 天上是丝丝的白云, 月下是宁静的村庄。 农人在月光里劳作, 月光在村边的小河里流淌。 月下的梦里,总是听祖母哼着: “月亮、月亮,亮光光, 赶明亮到上关庄, 骑白马, 过山梁 ……” 永远动听的歌谣, 永远亲切的月亮 …… 月亮照着我的童年, 月亮里装满了我孩提时的梦想, 总是盼望着,骑着白马,走上月亮, 总是想知道,月亮里有没有桂树, 月… (阅读全文)

黎明的鸟声

          万沐 黎明,我站在窗前 眼前是一片灰白 耳边是无尽的死寂 一声清脆的鸟鸣滑进了屋内 绿色、阳光和露珠突然间在黑暗中弥漫开来 八月的红河谷 氤氲着我故乡的气息 清新 芬芳 安静 黎明,人在沉睡 鸟却醒来 太阳在睡 灯火却睁着眼睛 沉寂的林中 总有看不见的生命在跃动   鸟声引来鸟声 在枝头连绵地划破最后的寂静 灯火唤醒了太阳 让窗前交错着红色的曙光   从屋内走进… (阅读全文)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万沐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消逝在小巷的夕阳里 小楼上的青瓦 仍泛着雨后的白光 细柳静静地垂着 傍晚是一片迷茫 遮天蔽日的梧桐树下 你如同清风一般飘过 太阳的碎影摇晃着 你的黑发上缀满了点点的星光 —— 这不是迷离的梦境 这是沉淀在梦里的新娘 你的笑靨 曾在一个冬天里绽放 仿佛绿色的蝴蝶 轻舞在茫茫的雪原上 山绿了,叶子又变黄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你的影子… (阅读全文)

烟村三首

         万沐 多伦多北百余里,有朋友居焉。六月中余应邀前往一游,见村中古木参天,落英缤纷,时有犬吠鸡鸣之声,路人相遇,亦蔼然有礼,疑入桃花源中,归来感赋。 (一) 曾疑多城是天涯,天涯更北有人家。 白楼翘首青山外,犬吠篱笆笑语哗。 (二) 松间风来凉自发,烟村有景堪入画。 榆柳夹水堂前过,小径无尘堆落花。 (三) 芳草如海松似塔,新月一弯挂山崖。 路人揖手… (阅读全文)

在加拿大,回味中國

                        萬沐               當一個人淹沒在加拿大的林海中 加拿大便突然消失了 七月的中國向我走來 向日葵,青黃的杏樹,還有犬吠 再加上一地紅的番茄,墨綠的西瓜 ——經典的中國 ——夢中的中國北方 喜歡流浪 喜歡孤獨 在每一個遙遠的城市 在每一個偏僻的村落 不願回到中國 在中國很難再見到中國 水泥把泥土已拋得越來越遠 鋼鐵柵欄外籬笆已越來越少見 鳥巢築… (阅读全文)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萬沐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开在阳春三月 南方的燕子来了 啁啾在松林的枝头 远游的旅人从林间走过 看不见他的身影 脚步踩在石板路上 听不见他的声音 背负的行囊里 是一片泉水和蛙鸣 嘉陵江上的汽笛响了 伴着山腰的琴声 爬山的旅人倦了 横躺在清凉的崖头 新月升起 松露滴在旅人的额头 旅人抬头望望山下 灯火已醉眼朦胧 轻轻的山风吹过 他听见的 只有春夜里虫子的叫声 (阅读全文)

今夜 山中花开

萬沐 當夜行的火車從我的夢裡穿過 空氣中便瀰漫著各種奇怪的信息 黑的、白的、黃的、還有棕色的 興奮的、悲傷的、深沉的及淫蕩的 初春的夜里我被捲入了宇宙的洪流 心被扯得七零八落 夢被攪得顛三倒四 走进了蓬莱的樱花树下 走进了武陵的桃花源中 灵魂不停地奔忙 人卻似乎酣睡 雜亂的信息構成了城市 組成了國家 人像一條魚 被淹在缸裡 成為肉醬 靈魂則在上面垂淚 山中花開 為王… (阅读全文)

蝴蝶

萬沐 五月的绿荫已把空间压迫得很小很小 红楼默默地躲在叶子下面 窗外的梨花镶嵌进了屋子 窗内的人走在梨花凌乱的影子上 谁家绿色的蝴蝶 倏忽间飞进了这窄窄的门洞 ——可否是千年的机缘 带着一个未曾破解的梦境 梦——在梨花的深处 仿佛弥漫着月下的朦胧 我追逐着蝴蝶的身影 蝴蝶的脚步却飘忽而且轻盈 ——轻得似雾、似梦 它翩然地飘进梨花 又象一阵清风 (阅读全文)

雪滿山中

萬沐 雪滿山中 寒風蕭蕭如舊 沒有上林苑的鴻雁 連小鳥也不曾落下爪印 冷月當空 透不出早春二月的溫馨 搖不出青竹杏花的清新與嫵媚   窗外唯有六朝青山隱隱 笛聲悠悠 林間一地明月搖曳 乍照見瑤台瓊枝 驚鴻一瞥 不知誰家霜蝶在留戀著月後的暗香   可曾知道袁安 是病還是高臥 屋上雪厚幾許 門前松竹幾棵 東籬菊花 深埋冰下是醉是醒   請問,何時是 江南五月 蝴蝶雙飛 一片菜花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