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诗歌 的存档信息

五月的梨花

万沐 五月的梨花 開在多倫多沉重的綠蔭里 每日出門 便走進我的家鄉和童年 梨花開在山上 羊群徜徉在河邊 童年在梨樹上幻想著五光十色的未來 現在卻在五光十色的都市回憶著童年的梨花 遠去的是梨花的雪白 紛擾的卻是變幻莫測的五顏六色 總在夢中 回歸兒時梨花下的寧靜 但眼前總是抹不去從北到南 從西到東 那一串串深深淺淺的足跡 在朝陽里嗅著異鄉梨花的清香 故鄉的老梨樹依然孤… (阅读全文)

國殤 ——清明節給前線陣亡加軍

万沐 你遠離自己楓葉樹下美麗的家鄉 去遠方建設別人彈痕累累的國家 你爲了他人家庭的團圓 卻永遠離開了自己的親人 每當你的英靈返回川噸空軍基地 在英雄路上緩緩駛過 我總是傷痛著你的親人的傷痛 并默默獻上我對你的敬意 你本來可以不死 你正青春年少,臉上稚氣未消 家裡有年邁的爺爺奶奶 慈祥的父親母親,更有幼小的兒女 也許農莊的拖拉機等著你去駕駛 也許牧場上的牛羊正等… (阅读全文)

鄉 行

万沐 時間雖是春天 故鄉已大半埋進了地下 記憶雖然依舊溫馨 歲月的年輪卻將這一切碾得支離破碎 新人像春草一樣更行更遠還生 舊人卻像枝頭黃葉般飄零 鋼鐵炫耀著威嚴和冰冷 水泥裝點著豪華和虛榮 鄉音里已經裝滿了遙遠和陌生 春花和秋月又一再將生命的空間調整 從地球的另一邊走來, 總會在太陽升起的地方尋找月亮和星星 新的熱情讓人惶恐和不安 舊的微笑 只有去問明月和清風 … (阅读全文)

地震前的梦

万沐 原野上是一片僵硬的绿色,却没有风 向日葵一片片死去 油漆斑斑驳驳地装点着生机 远处的林中 传来山鬼嘤嘤的哭泣 狼一群群地穿过大道 衔着梦中的婴儿 狗和老人都睡了 摇摇晃晃的屋檐下 发出幸福的鼾声 天,闷得出奇 蚂蚁在道旁排成黑色的长龙 蛇,烦躁地趴在电线杆上 鸡和老鼠恐惧地从高墙上逃过 ——– 一个戴着铁链的疯子 跌跌撞撞地跑来 在每家门前叫着 “要地震了” … (阅读全文)

故园

万沐 循着残梦走回 故园 又是麦苗吐穗的季节 促织欢快地叫着 菜花摇曳在晚风里 夕阳里的景色已不再完全熟悉 柳树下少了反刍的黄牛 村边看不见晚归的羊群 那棵曾经爬过多少次的老杏树 也不见了踪影 炊烟依然从村子里升起 池塘里仍泛着旧时的涟漪 暮霭中的田埂上 三三两两的男女走过 笑得生动的是陌生的面孔 不再生动的是一座座新的坟茔 (阅读全文)

无题

万沐 ——为四川地震而作 当年的笑声和水牛也许埋进了地底 只留下夹竹桃在乱石堆中流泪 白鹭,你飞去了哪里 在这山崩地裂、生灵涂炭的时刻 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在瞬间失去颜色 生动的面孔,几秒钟已变成了记忆 —— 四川,这些日子我为你暗暗啜泣 满眼是挥不去的茅屋、菜花和青青的竹篱 生命竟是这样的脆弱 河山竟是这样的易碎 莫非天府之国连天上也有人嫉恨 但遭难的为什么… (阅读全文)

水泥丛林风光

万沐 满街的肉在滚动 形态多变,只因为身体里面没有骨头 肠胃未必发达 肚子里却一直尸体纵横 笑容越来越神秘 大脑其实沙漠一片、空空洞洞 蛇皮、牛皮、狗皮 装点着人类的光荣 钢铁飘在空里,肆意嘲笑男人女人的生动 水泥做出种种妖娆,层层封锁着清风和鸟鸣 身体越来越透明 心却成为永远望不到尽头的黑洞 每个人头上都绑着TNT炸药 还直嚷碗里的砒霜浓度不够 人被水泥和钢铁压… (阅读全文)

冰冻的足迹

万沐 穿过沙漠 穿过冬天 穿过漫漫黑夜 终于 在山路上得到栖息 雨季就要来了 雷声却变得沉默 每一次的偶尔相见都有回家的温馨 每一次无心的错失都变成沉重的叹息 生命的坐标尽管千年前就已经定位 船即使失去方向,也必须远离灯光 唯一的奢望是和你分享每一个日出和夕阳 烟波渺渺却折断了疲惫不堪的翅膀 今夜,严冬已经降临 梧桐树叶凋落得悄无声息 寒风中的垂柳 挂满了凛冽的寒… (阅读全文)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万沐 屋子越来越大 围墙却越筑越高 没有日光、月光、星光 只有灯光 下面是一条黑暗的影子 偶尔走进世界 却看不见来者的面孔 个个都满身金光 并时不时晃着一根涂满黄色的木棒 人长着带齿的贝壳 如石头般僵硬 如果并肩走过 便听见刺耳的摩擦声 男人带着铁制的手套 女人手上裹着干硬的油脂 摸不见骨头和皮肉 抓住的往往一堆装饰和冰冷 索性脱掉衣服,裸体前行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 (阅读全文)

我的爱人

万沐 我的爱人像一场淡淡的春梦 游走在黎明前的晨曦中 露珠儿一般清亮 杏花一般的纯净 我的爱人像一阵清风 默默地穿行在梨花丛中 抚着柔柔的青草 带着轻轻的叹息声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啊 像一弯清冷的下弦月 幽幽地盯着微微摆动的树梢 直到天明 我的爱人,像一束柔弱的菊花 开在九月的黄昏 悄悄地开放 静静地离去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更像一把犁 从洪荒的深处犁过 苏醒的泥土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