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诗歌 的存档信息

春夜

万沐 当如瀑的黑发被月光漂白 断桥的残梦便弥漫开来 栀子花香飘来 迷幻的眸子流过人间四月 。。。。。。 青青的石板路上 长满了黄的菜花 紫云英清冷的影子 摇曳在大西洋的水面上 。。。。。。 风从林间悄悄走过 月光默默地洒在叶子上 虫子孤独地叫着 星星已早早离去 。。。。。。 春夜静静无语 沉默是梦的时光 春夜带着微寒 料峭在杜鹃不眠的故乡 (阅读全文)

江南姑娘

万沐 仿佛一个久远的梦境 倏忽飘到了我的眼前 带着梦里的芬芳 梦里的温馨 你似乎离我很远 又似乎离我很近 你有江南烟雨的凄迷 又带着水乡初春的明媚 新月一样的淡雅 杏花一般的清丽 不久,你将匆匆归去 归去—— 也许是你的唯一心语 但在你不经意的地方 却有着对江南绵绵的追忆 (阅读全文)

走進冬天

万沐 走進冬天 踏著厚厚的雪 這個冬天真好啊 遠近一片潔白 風景已變得單純 精神也不再憂鬱 喧囂突然離我遠去 空氣中是凜冽的清新 喝一口暖遍全身的汾酒 在樓下的雪地裏散步 雪花輕輕地飄著 好似家鄉四月的梨花 (阅读全文)

我的文学观

万沐 文學不该成爲生活的負擔, 創作給人帶來的應是快感, 如果反復不斷地推敲 那是身體不好的表現。 詩歌如同食鹽, 沒有了它生活的味道可能變淡, 但如果因此影響了工作, 生命的通道將會坎坷黑暗。 郊寒島瘦固然可觀, 太白的瀟灑則更接近生活的自然, 文學應該是性情的真實流露, 心裏無詩更不能將詞彙生套硬搬。 走出文學神聖的陰影, 讓諾貝爾得主走下神檀。 工餘出去喝… (阅读全文)

答老土兄诗,一笑

万沐 世事茫茫行路难,孰料老来出乡关。 故人难寻明月里,情天恨海水一湾。 (阅读全文)

无题

万沐 浪迹渝州十度秋, 韶华匆匆逐水流。 少年心事付一笑, 且将残梦寄孤舟 (阅读全文)

多伦多

万沐 永远是这么平庸, 始终显现着僵硬。 从来也看不见生动, 一直就这么陌生。 冰冷是你永久的表情, 萧索是你最大的特征。 春天里有着秋天的落寞, 即使夏天也摆不脱冬的噩梦。 运动中感觉不到生命, 绿色里透露着凄清。 黑色代表着你的情调, 白色是你不变的背景。 花儿只是匆匆走过, 枯枝却在这里永生。 (阅读全文)

北美之城

万沐 题记:在文化震荡的前沿— 一张没有起伏的平面 幽冷、灰白, 几条冰冻的直线 僵硬、漫长, 生命在八月里逃走, 四月天仍是尸骨纵横, 冷面的铁甲虫闪烁着天国的光辉, 密密的石笋林演绎着人类的梦魇。 太阳在半夜里高悬, 鬼的影子倒挂在电线网上, 星星出现在午后的蓝天, 狐狸沐浴着扶桑的日光, 驴子的怪叫和幽怨的琴声在空中撞击 生的哭声和死的笑声在树枝头凝结。… (阅读全文)

在加拿大,我没有故乡

万沐 在加拿大,我没有故乡, 在加拿大,我找不到故乡, 一切都是苍茫, 一切都是地老天荒。 生命在风雪中成长, 记忆在冰层下珍藏。 看不尽的关山漫漫, 说不尽的古道断肠。 月亮不是故乡的月亮, 太阳不是故乡的的太阳。 即使坐在安静的书房, 也止不住我的心在流浪。 流浪迎来了夕阳, 流浪暗淡了月光, 流浪的人啊,在流浪的地方 没有故乡! 在加拿大, 我看不见星辰, 在… (阅读全文)

我走在空中

万沐 我走在空中 却看不见月的澄明 也没有久违的清风, 我想落下 但脚下是冻土、是坚冰。 我走在空中 故国的泥土并不芬芳 飘飞的心也不一定想着家乡 我寻着梦的田园 我止不住我心的飘荡 我走在空中 我的歌在我心中流淌 我的歌有欢乐也有悲伤 我想唱 但我的嗓子痛得发痒 我走在空中 我在四处飘荡 在风的城市,在雨的村庄 我止不住我的脚步 我的脚下没有故乡 我曾听过伊壁鸠鲁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