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中国大妈纽约唱红歌

万沐 (新照社北京电)中国大妈一行数十人游历美国之后,看到许多城市楼房老旧,美国人民衣着单薄,深感美帝日薄西山,我社会主义祖国如东方日出,蒸蒸日上,于是领队张大妈的指挥下,个个红衣白裤、红唇花脸,在纽约街头高唱《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江… (阅读全文)

海外反赵势力与海外反华势力

                 万沐 几十年来,中国是国中有国。中国有一个隐形的国家叫赵国。这个赵国的人口不过中国民众的百分之一二,却占有中国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财富。名曰“国有“,其实,是“赵国有”;名曰“人民”,其实是“赵国人”。建国已逾花甲,赵国人永远是风调雨顺,中国人却必须承担各种“三年… (阅读全文)

清明

万沐 又是春雨轻飘的季节 杏花、桃花、梨花依旧开放 人却不同了 有的人来到了世上 有的人走进了黄土 就这么流年似水 就这么来去匆匆 千年万年的缘分在世上偶尔相会 却又在倏忽间远去别离 总是鸟来鸟去,总是人歌人哭 总有点点的野烟在山坳里升起 遥望故乡 心中最多的仍是幼年的回忆 虽然亲人在岁月的风中凋零 音容笑貌却变得越来越清晰 江山一天一天老去 青春也变得憔悴不堪 … (阅读全文)

杂咏四首

万沐 (一) 多城仍渡腊月寒 一夜春梦到江南 白墙青瓦飘细雨 燕飞草嫩杏花天 (二) 前生应是金陵客 丝竹繁管听几回 秦淮孤月小周后 千年梨花带露归 (三) 山青水碧是潇湘 岁暮仍见菜花黄 朔方寒梦几时尽 离人遥夜倚南窗 (四) 冰消水涨三月天 雪花伴雨几缠绵 寒枝横斜仍冬景 却喜新绿见篱间 (阅读全文)

生命,走过三月

万沐 家鄉的三月 有風 ,有雨,有杏花 柳笛在村子里吹響 麥苗開始拔節 榆錢掛在崖邊的樹上 川東的三月 山也綠 水也綠 梧桐花紅得炫目 黃角樹下一片陰涼 江城的三月 櫻花冷清清地開著 晚風帶來一身冰涼 攜一壺溫熱的米酒 在飄忽的燭光下 獨自走過清明 多城的三月 冰悄悄在化 水慢慢在漲 人和動物都沖進早春 寒風一夜南下 開門又見白雪茫茫 人,躲進屋裡 心,也重回冬天 (阅读全文)

无题

万沐 年年都通过冬天走进春天 时间总是古老而且宁静 是人 总嫌弃它的苍白 一代代 痴迷地 笑着、哭着、盘算着、争斗着 把时间撕得鲜血淋漓 把空间涂抹得五颜六色 或风萧萧兮易水寒 或大风起兮云飞扬 心 总是波澜壮阔 历史 总是惊心动魄 哲学 却不断制造着对立与阴谋 人 已把心掏得空空荡荡 胸膛里装满了黄金与枪弹 眼中流淌着妖媚、淫荡与凶狠 绑架了真理、绑架了法律 也绑架了… (阅读全文)

南安省的早春

萬沐 當北移的太陽 剛剛揭去南安省厚厚的雪被 殷勤的鳥雀 就在枝頭不斷喚醒大地對春天的記憶 於是河水在慢慢地升高 風也在漸漸變軟 海鷗成群地從水天一色處飛來 松鼠迅捷地在樹枝上嬉戲 地下被壓抑了整整一個冬天的熱 將冷冰冰的土地化成了一層軟泥 小狗在草地上撒歡 人開始丟掉臃腫的冬衣 墨西哥灣的暖流也趁機登陸 在安大略的上空與北冰洋的寒流交鋒 將多倫多變得煙雨濛濛 … (阅读全文)

走在雪中,一个人——-

万沐 走在雪中 一个人 抽烟 雪很轻,飘着 象蝴蝶、象雾、象杏花 走过枫叶树下 雪只有薄薄的一层,已慢慢融化 地还在冬眠中,草已开始发芽 风吹过来,柔柔地少了寒意 也许 这风从渭北吹来 ——那里的麦苗正在返青 也许 这风从歌乐山吹来 ——听说那边的桃花正红 四月,快到了 希望听到鹧鸪 希望看到梨花 希望—希望去南安省的原野上 去寻找我的中国故乡 去嗅故乡的青草 去看看我少年… (阅读全文)

华国锋陵与华国锋

华国锋陵墓又出事了,转载五年前一篇旧文,看看问题能否这样解决!                                      万沐          最近, 简朴的华国锋… (阅读全文)

建议追究倪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万沐 倪萍身为“共和国的脊梁”,却要跑路移民温哥华。此消息一出,舆论大哗,本草民也觉得很不吉利,脊梁都要抽掉了,共和国咋办?岂不暗示大厦XX! 而且倪萍还说,温哥华好山好水,这不是和西方反华势力一样,认为祖国的大好河山有环境污染吗?难道,住在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还不及资本主义的温哥华吗? 倪萍,你太歹毒了! 你还是党的女儿吗? 你忘记了你党是你的父母的深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