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作者存档

拍电影-接600加元交通告票

中国人说“事不过三”,转眼间,文艺中年发的电影梦已进入第五年,原创的电影也出了四部。 2015年,我们还继续吗?说实话,玩电影是体力活儿,不但是拼体力,还是出钱出力不出名的活儿。你说这赔钱的买卖做着有啥乐趣? 今天坐在这里,断断续续地发呆,脑子里出现的全是拍《亚当夏娃的二十年 it’s so hard why bother?》时发生过的事儿……。电影是去年5月17号开机的,之所以记得… (阅读全文)

我们的电影《亚当夏娃的二十年》

2014年没有白过,因为和朋友们一起完成了这部电影,它纪录了文艺中年们在一起又一年的成长。  回头看,这是我们在一起拍的第四部电影了。无论它多么不专业,都是我们的梦想,也是因为和朋友们一起坚持,这个不挣钱的梦才能完成。 (阅读全文)

终于有自己的电台频道了

小的时候在学校当广播员,虽然每天就十分钟的时间,也异常兴奋,曾梦想着哪一天能真的成为播音员。 中学快毕业的时候,参加了《中学生》杂志社举办的讲演,得过全国前十名。当时的评委之一是中央广播电台的一位主播,他说我的嗓音很特别,带着天生的忧伤,不适合播新闻,但是可以做文艺类的节目。但是在那个时候,广播学院在我眼里完全是“学习不好”的人才去的地方。 但是,我… (阅读全文)

我们的短片《结婚二十年》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爱情的结局是亲情吗?我们原创的短片带你走进普通人的婚姻生活,思考婚姻里的痛苦,困惑,感恩。 (阅读全文)

圣诞微电影[珊珊的平安夜]

“珊珊的平安夜“是文艺中年制作的第一部微电影。那时,我们不知道如何做电影,就一部家用摄像机,灯光是用地下室装修用的“探照灯“,不懂得机位的设置, 不会剪辑。没有任何导演经验的我不但不知道如何导演,更不知道如何写电影剧本,完全是靠平常看过的电影跟着感觉走。完全是相信如果是天意,我们一定能做 成。 现在回头来看,我要感谢我们的第一部,没有这青涩的第一部,就没… (阅读全文)

为了[男人,梦]这部电影,我们组建了自己的乐队。他们中间没有人接受过专业的音乐训练。 我知道,我们不是唱得最好的。但是,我为弟兄们的表现自豪,因为他们做到了自己的最好。 这个乐队从无到有不到一年的时间,除了每个周末拍电影,他们在一起练习的时间非常有限。而且,他们一开始就挑战The Girl From Yesterday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儿。因为心中有梦,他们作到了! 坚持… (阅读全文)

今年夏天我们一起拍外景

为拍摄外景,今年,文艺中年们就各掏各的腰包订了位于安省北部著名的cottage小镇上的大房子。六月29日,我们一行十人浩浩荡荡地出发,直奔外景拍摄地。文艺中年虽然不是第一次集体活动,但是大家的心都好似小时候春游般的欢喜雀跃。 去的路上,我看着五辆装满行李和拍摄器材的车,看着已不年轻却依然热血,笑得依然灿烂如花的每一位文艺中年,我还是禁不住问自己:这样的“劳民… (阅读全文)

没钱也能拍电影

  每当和人们提到我们作的电影,人们无一例外地要问:谁给你投资?谁帮你发行?。 电影,也许是和财力划等号的一个工业。有钱,就可以重现伊甸。李安有一亿美元,就能创造美轮美奂。咱们普通人玩电影,不要说不敢妄想好莱坞的制作,就是中国的横店,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但是,没钱就不能实现梦想吗?我总是和朋友们说:梦想本身和电影无关,和有没有钱无关。我们的梦只… (阅读全文)

我们原创的微电影[女人四十,那些花儿]

(阅读全文)

第一次出镜,当演员真的不容易

我触电,是在我们制作的短故事片[男人,梦]中友情客串了一把。 从文艺中年开始玩儿电影以来,我算是第三次作电影了。从编导的经验来说,可以说是有些开窍了。但是,出镜演出,还真的是第一次。 拍摄的前一夜我就开始紧张,一想到要“演”,就不知所措。我小的时候也演过所谓的话剧,但是,那是在舞台上,无论说话还是表演,都需要“使劲儿”,都和电影的表演有很大的区别。晚上,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