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 的存档信息

也算过了中国年

也算过了中国年 吉祥雨 小姨邀我去她家过除夕,一是亲戚团聚,二是答谢我做了一年她女儿的中文老师。 小姨的女儿–我那表妹生得羞花闭月,丹凤眼,细蚕眉,V字脸,樱桃唇,鼻子再矮一点,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古典美人。然而,这陶瓷花瓶似的美人却不能开口,一张嘴就满口吐碎瓷渣,光扎人。这可不,去年参加海外华裔大陆寻根夏令营,在成都好吃一条街上,表妹玉指一点,当街兴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