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无争的加拿大人——从门罗获奖说起

字体 -

日前艾丽丝·门罗让女儿代领诺奖,这里头虽有身体欠佳的一面,但很难说跟加拿大人与世无争的性格无关。

 作为首位获奖的加拿大本土作家,门罗的荣誉来之不易。令人好奇的是,门罗获奖跟莫言获奖时的情形截然不同。门罗获奖消息传出,加拿大没有举国上下大肆庆祝宣传。从国家电视台到各大报及电台迄今为止都没有什么深度报道,也没有组织专访,头面人物只有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加拿大总督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加拿大总理只是用推特(相当于微信)恭贺门罗获奖,门罗的母校也只是给校友发了个电邮,告知校友获奖,连她的故乡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也没有大张旗鼓张灯结彩举行庆祝活动(只是在路边竖了一个小牌祝贺门罗获奖),整个社会除书店和出版社忙了一阵,动静不大,没有人借机开研讨会,建纪念馆,发旅游财争名夺利。拿我们学校来说,不是我提醒,校图书馆还不会借机把门罗的著作摆出来宣传。

 究其原因,一是门罗本人低调谦虚,不喜出头露面。获奖后门罗一直不接电话,媒体采访找不到她,只好采访她前夫,只好采访比她更具国际声誉的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请她谈好友门罗。阿特伍德也没办法,只好在推特上疾呼:”门罗!从后院工具房出来,接受采访!”。加拿大广播公司(相当于央视)面子够大了吧,门罗也只是吝啬的接受了几分钟电话采访。

 原因之二则是加拿大人与世无争的民族性使然。加拿大和美国同文同种,又毗邻而居(有些边境地段无人看守,过境只需用电话亭的电话通知对方一声即可),但群体性格却同中有异。

 加拿大人的祖先来北美是为了开疆拓土当农夫。而美国人的祖先则是反抗英国国教自立门户。美国人先是开发西部与印第安人斗,接着是南北内战,再跟英国人斗赢得独立;独立后美国的保皇派无法立足,遂到加拿大与其他早期移民一起继续效忠英王,和平立国,他们既无反心,也无思争斗。

 后来,美国早早成为了世界强大的工业化国家。加拿大却仍是个以农林牧渔为主的国家,直到靠”二战”发财完成工业化。种族冲突、贫富差距、安全问题在美国更突出,而加拿大更象”和谐社会”,整体氛围平和一些。加拿大人少地大物博,区区3千多万人口拥有世界第2大的国土,自然资源丰富,生存压力小,加拿大人平和谦恭,不躁不急,从没想到也没必要跟谁竞争,不像美国人那么咄咄逼人,更不像中国人那样只争朝夕,崇尚竞争奋斗。相比美国,加拿大倒有点像社会主义。美国是一个讲究速度和效率的社会,而加拿大则是一个节奏缓慢、祥和的社会。可以说温和是加拿大人的国民特点,谦让、合作,注重接纳、忍让和尊重是加拿大的传统,维和概念与绿色和平组织均源于加拿大不是没有原因的。在美国人眼里,加拿大人是傻乎乎的庄稼汉(但美国人出国常冒充加拿大人以策安全),在加拿大人眼中,美国人全是骄傲自大的主儿。有一个笑话,说在十字路口就可以分辨出谁是加拿大人谁是美国人:看见黄灯踩刹车的准是加拿大人,猛踩油门冲过去的则肯定是美国人;遇到纠纷,美国人靠的是枪,加拿大人则去叫警察;如果塞车了,美国人急得大叫,加拿大人则冲到路中央维持秩序。

 门罗获奖数日后, 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恰巧该组织就有一位加拿大人,他带领小组成员在叙利亚调查化武使用情况,立下汗马之功。也因与世无争的国民性使然,加拿大在宣布和平奖出炉时,只是提了提那位加拿大人而已,然后就没下文了。加拿大人如此温良恭俭让,恐怕国人要见仁见智了。

《滨海时报》2013年12月20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