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门罗——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字体 -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加拿大作家爱丽丝·门罗(Alice Munro),门罗享誉西方文学界,在华人圈却鲜为人知,有人甚至以为获奖的是同名的好莱坞艳星梦露。

不为大家看好

对华人来说,门罗不那么熟悉,在台湾仅有2003年及2007年出版的《感情游戏》和《出走》,在大陆则至2009年才推出《逃离》(台译《出走》)。在加拿大,门罗也非人人皆知,读过其作品的人不太多。笔者所在的多伦多教育局高中,体育老师不知谁是门罗,教读写的老师不喜欢门罗。图书馆馆员倒是喜欢门罗,是门罗的粉丝。我们华人一般只知道白求恩大夫,说相声的大山,充其量知道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绿山墙的安妮》的作者露西•莫德•蒙哥玛丽以及幽默小说家斯蒂芬·里科克,很少知道门罗,遑论奥斯卡获奖片《英国病人》的原作者斯里兰卡裔加拿大人迈克尔·翁达杰,以及李安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原作者加拿大的扬·马特尔。事实上,门罗作品的质量和数量都超过了加拿大最具国际声誉的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人称当代契科夫的门罗精于刻画平凡的小人物,但故事情节并不十分精彩复杂,因此加拿大学校少用门罗的作品做教材。因为门罗的作品主要描写加拿大小镇的生活,业界以前一直以为写加拿大小镇的作品无法走向世界,所以这次门罗获奖连她自己也感到意外,门罗曾表示,对她来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就像”做白日梦”。

诺奖的加拿大本土作家

算起来,门罗是第一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加拿大本土作家。索尔·贝娄获过诺贝尔文学奖,但他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9岁随家迁至美国,1976年获奖时已入美籍,不算加拿大本土作家,就像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已获法籍,不算真正的大陆本土作家一样。

 

加拿大与美国同文同宗,但国力,影响力,发展机会等差别大焉,加拿大之于美国相当于新西兰之于澳大利亚,同属所谓的百分之十国家,各自背靠大树而存在。既然加拿大在发展机遇等方面只相当于美国的百分之十,难免有加拿大人南漂美国。如时下流行歌坛巨星贾斯汀·比伯,巨星席琳·迪翁,艾薇儿·拉维尼,《泰坦尼克号》及《阿凡达》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好莱坞演员基努·李维斯,金·凯瑞,冰球巨星Weyn Gretsgy及电影《超人》中的扮演超人的演员等。前两年美国科学家获诺贝尔奖,他也是入了美籍的加拿大人。早年发明电话的贝尔,发明篮球的奈史密斯无一不是从加拿大到美国发展的南漂。

这次好容易有加拿大本土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实在是可喜可贺。不过,跟莫言获奖时的情形不一样,加拿大对门罗获奖除了媒体报道消息以外,没有举国上下大肆庆祝宣传。从加拿大广播公司,到安大略省的电视台,到多伦多市的电视台,再到各大报及电台迄今为止都没有什么深度的报道。也没有马上组织专访,头面人物就有加拿大总督和安省省长发表了简短的采访,加拿大的总理只是在推特上恭贺门罗获奖而已。门罗的母校给校友发了电邮,告知校友获奖。门罗的故乡也没有大张旗鼓搞什么活动。这其中有几个原因。其一是加拿大人获过若干诺贝尔奖,不像中国人、俄罗斯人,或者犹太人那么重视诺奖。其二更是因其民族性使然。加拿大人生存环境不一样,他们往往平和谦恭,不燥不急,温吞水一般,也从没想到也没什么必要跟谁竞争,不像华人只争朝夕,着急上火,崇尚竞争意识。。。。今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一个禁止化武的和平组织,其中有一个加拿大人领导小组成员在叙利亚收集有关政府军使用化武的证据,从中起了重要作用,但他接受采访时十分低调谦和。其三是门罗本来又为人低调谦逊,不喜出头露面,很少接受采访。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媒体采访不到她,只好采访阿特伍德,要她谈谈门罗。阿特伍德只好在推特上疾呼:”门罗!别藏在后院工具房背后,赶快出来接电话!”。这次获奖后,加拿大广播公司(相当于央视)这么大的面子,门罗也只是接受了几分钟的电话采访而已。

不受故乡待见且小说被禁

英国广播公司和大陆的媒体都以为门罗的出生地是渥太华,其实,门罗在安省呼伦县文安(Wingham)镇出生长大,否则出生在渥太华的人怎可以塑造出那么多栩栩如生的小镇人物。不过,小镇的乡亲却一度对门罗不大待见,不欢迎她回归故里。当地有些人认为门罗笔下的故事太贴近他们的生活,当地报纸曾指责门罗在作品中把乡亲们当作她自己痛苦反省时的对象。1978年,门罗故乡呼伦县教育局甚至禁止再将她的获奖作品《少女们和妇人们的生活》列入高中12-13年级的阅读名单,因为当地有些原教旨主义者称其为色情小说。

门罗难能可贵的一是她锲而不舍。她大器晚成,70年代末才小有名气,1980才在国际上获得知名度;二是她作为家庭妇女坚持业余写作,她常常利用孩子们打盹的时间构思。国外从事文艺体育的人士多为业余。加拿大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都是业余运动员,他们平时要辛辛苦苦打工挣钱补贴训练和参赛费用,即使获奖,国家的奖金往往不过两三万加币,相当于最低的年薪。作家更是如此,没有专业带薪作家一说。而今,门罗年届82,曾罹患癌症及心脏病,今年4月丈夫刚去世,因此她告诉记者可能无法去斯德哥尔摩领奖,但毫无疑问门罗已用作品为自己创立了丰碑。

《滨海时报》2013年10月15日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