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罗宾–同性恋教师之死

字体 -

 

来了,都来了。

校长,教职员工,学生,包括那些翘课大王,甚至楼下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来了,来参加罗宾的追思会。

过去的一年,我们失去了两位同事,一是那回流索马里,荣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时时出现在联合国讲台上的穆罕默德,另一个则是回流天堂的同性恋教师,罗宾。

罗宾,意大利裔,意大利的姓比较难读,他的姓以字母D打头,学生循例管他叫D先生。

罗宾虽是教师,但跟正式老师不一样,属于天天应招,到不同学校执教的代课老师,只是因为他比正式老师还受学生爱戴,校办公室将他列入代课老师的首选名单,于是,他成了我们学校的常客,老师学生常常见到他的身影。

罗宾40来岁,胖乎乎,笑眯眯,基本属于人见人爱的版本。此公跟一般的西人有点不一样,不大注意打扮,肩上总是随意挎着一个老式破旧的单肩包,脚拖一双磨毛了的皮鞋。

平时,跟罗宾交往不多,最多帮他开开教室的门,因为代课老师没有钥匙。

今秋开学见到罗宾,不免大吃一惊,此公剃个光头,也消瘦了许多,遂上前关心究竟,但罗宾语焉不详。此时,上课铃响,只好挥手再见,不料竟成永诀。

不久,噩耗传来,罗宾离我们去了!好端端的,怎么说走就走了?

为解开疑团,中午拎着饭盒去久违了的学校”信息发布中心”–教工就餐的休息室。原来,罗宾老兄早就罹患癌症,虽奋力抗争,甚至动脑手术,剃光头,终不能敌。

罗宾患癌症本来就出人意料,更让人吃惊的是罗宾原是同性恋。此事本属绝密,要不是罗宾去世后,相恋十载的男伴侣给校长邮来一封催人泪下的信,此事断不会浮出水面。

人死了,外国不开追悼会,开追思会。没有泪如雨下,没有悲痛欲绝,有的是对逝者的追忆,重温与逝者共度的美好时光,有的是回首往事的幸福,忆到趣处,大家情不自禁地面带笑容。

破例为代课老师罗宾举行的追思会开始了,伴着恬静的背景音乐,对着一张张PPT幻灯片,罗宾的爱人说起了罗宾的身世:

罗宾原本不是教师,以前为了生计,除了杀人越货作奸犯科,几乎什么都干过。拿他性伴侣的话来说就是:罗宾干过的职业,比好莱坞问题明星林赛·罗韩(Lindsay Lohan)犯过的错还多。罗宾在面包房干过,因吃掉老板太多的甜点,被开除。接下来,他在瓷器店打工,未及数月又不得不走人,因为他在店里碰啥啥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接下来,罗宾终于找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加油站服务生。不多久,他又被开除,这次是因为他在加油的高峰时刻,悍然关门走人,回家看心爱的棒球比赛去了,所谓”疯狂人生”,也不过如此!

年复一年,罗宾的理想越发远大,并梦想成真。左手拿剪子,右手执教鞭:罗宾既当教师又当理发师。他身兼两”师”,乐此不彼。罗宾喜欢理发,因为他乐于助人,乐于跟守寡的母亲一起,给人剃头美发;罗宾热爱教书,因为他喜欢帮助被边缘化了的学生。

罗宾爱我校为家。去世前一年半,同为教师的男伴侣跪求罗宾在家休息,情愿自己请假伴罗宾养病。罗宾置若罔闻,他深爱自己的恋人,不愿增加爱人的经济负担。他爱那些孩子,他天天拖着病体,去学校帮助那些可爱的”落后” 学生,还一直瞒着校领导,教师和学生,怕给我们添麻烦。他每天挂着笑容去,带着喜悦归。与癌共舞的他,每次从学校回去总有讲不完的趣事跟恋人分享。。。

罗宾,拿他伴侣的话来说,生前简直是个人物(character),连他留给我们的遗言也别具一格。罗宾说,一生中不愿看到两件事,一是自己的葬礼,二是大家因他的死而吝啬生命。诚然,时光苦短,人生若梦。罗宾说他爱过恋过,就不枉此生,又说如果大家都能追随梦想,仁慈待人,就活出了他的境界。

作为传统,学校往往在停车场边种树,树前竖一小碑,以纪念逝去的员工。罗宾临终撂下话,树不种了,碑也不立了,大伙儿真挚,爱意,深切的记住他足矣。罗宾最后说,他死无憾,就是有点惦记他的爱人,有点放不下他那些学生。

 

(为逝者讳,文中人物皆用化名)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Simon ZZ - 2014年1月18日 08:04

    一个真实丰满的人生

  2. 2
    端端 - 2014年1月18日 13:50

    逝者安息。

  3. 3
    文心依旧 - 2014年1月18日 20:44

    怎样都是一生,如他那样的随性生活,也是圆满的。

  4. 4
    三白 - 2014年1月19日 20:42

    The Chinese community is not only critical of LGBT people, but ugly and hurtful, with the jokes, slurs and comments, including comments on 51. However, I am confident it will change. The Canadian society has changed; the Chinese community will change eventually, through thousands of efforts, like your article.

    For this, I thank you.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