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 的存档信息

隔洋向父亲拜大年

弟妹们回家团年,才知道父亲已无力端坐,于是将年饭移到父亲的床前。看着满桌子的菜,只剩三颗牙的父亲咧嘴笑了,平生最爱的糖醋排骨啃不动,改用筷子头儿蘸点汁尝尝味儿。饭吃到一半,父亲突然问:“怎么不等大女儿回来?哦,她们报馆校样下班要晚些。”妹妹说:“爸,你胡涂了,姐在国外呢。”飘泊异国他乡的我,十多年来年味渐淡,可父亲对我总是惦记。饭后,妹夫抱起他要换尿… (阅读全文)

爱我所爱 无怨无悔 –空巢之家大过年

过年总是要吃年饭,可端端围着一盆火锅,就着温温的日本清酒吃了五个半小时,就吃出了气派。本来,朋友五年前买下这背靠河谷的豪宅时,我们三家人曾一起potluck过。五年时间不算长,围着火锅大快朵颐的各家都已空了巢。三家的千金都名校毕了业,一个搬到市区,去了一家金融大公司工作,一个嫁往另一个大城市,最牛的一位南漂美国在世界最顶尖的动漫公司做编导。十年光景荏苒,… (阅读全文)

中文不安全了!

“中文是最安全的语言!”在中国给领导当口译时,常听外国人说,带着羡慕也带着嫉妒:我可以当着外国人的面,提醒领导注意嘴角的饭粒,牙缝的菜叶,乃至敞开的拉链,更可以给领导介绍来人的性情喜好背景,透露对方的商业机密,甚至当着外国人的面与领导商谈应对策略。 十余年前移民北美,我在一家华人古玩店打工,开张之日走进一位金发碧眼的白人美眉,直奔咱们的镇店之宝——钧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