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玛利亚

字体 -

刚出国时改行作护理,第一个客户就是玛利亚。老太太长得也像圣母玛利亚,金发碧眼,秀丽端庄,孤身一人住在二十一层楼的老年公寓房里,与猫相伴。那猫通体雪白,夜夜睡在老太枕边,每天清晨我扶玛利亚起床时,它就不满的乜乜睡眼,伸伸懒腰,对着我打哈欠。

有一天却很怪,我刚进门,守在门口的猫就歇斯底里狂叫,声音极其凄惨。叫玛利亚也无人应,只闻电视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我冲进去一看,玛利亚倒卧在地,人事不省,满地是血。我筛糠似的颤抖起来,本能地想奔出去叫救命,可残存的理智提醒我要冷静,于是拼命地在胸前划十字: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可不灵。再手掌合十祷告: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还行,手不那么抖了。我赶紧拨打急救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听我讲完所见情况和准确地址以后,叫我不要放电话,按照她的指令抢救玛利亚,先把她翻身过来平躺,然后作人工呼吸。拿护理证时学过急救,对着一个塑料娃娃按胸吹气,而今对着满脸是血,出气霍霍响的老人做人工呼吸,我真是怕的尿急。

猫不叫了,用满是期待的目光望着我,在我的身边绕来绕去。平躺的玛利亚眼睛半睁,我努力回想她微笑和善的样子,将头埋下去,对着她渐冷的嘴吹气,手按着她血迹斑斑的前胸,如此三次。她的呼吸渐渐地平缓起来,我又大声叫她的名字,再作人工呼吸。直到我自己憋闷的透不过气来,我才冲出门外大口踹气。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路过,马上停下脚步问我:”你受伤了吗?要不要我打911?”这时我才感到自己满脸满手都是血,满口也是血腥味。我边向他讲述情况边带他进屋,他问我是不是已经打了911?我点点头。他又问我:”你能不能说英语?”我反问:”难道我说的不是英语?”原来我一急,最顺溜语言就冒了出来。他说:”没关系,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就坐在这里。”心魂甫定的我又开始对玛利亚按胸吹气。

急救人员大约十分钟就赶到了。他们给玛利亚输氧吊水之后,问我要她的健康状况卡。主管在给我客户时,介绍过她的住址,电话,年龄,病史,我为了便于记忆都译成了中文,我赶紧借上厕所之机,用电子字典查出冠心病,糖尿病,右腿骨折等英文单词,把玛利亚的病况报告给他们。不久玛利亚苏醒过来,罩着氧气罩不能说话,她用右手指招呼我,我摸着她变暖的手,泪水夺眶而出。

玛利亚被送去医院,进电梯时,所有电梯里的老人都自动出来目送她。我回到空旷的屋里,一下瘫坐在地,看见地上的血迹,挣扎着去擦,但见血头晕,我只得再唱圣歌,再唱:南无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天罗神,地罗神,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躲在一边的猫蹑脚蹑手现身,跟着我,我摸摸它的头说:”你真棒!”再拍拍自己头说:”你也不错呀。”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农家苦 - 2014年4月13日 13:01

    好样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