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去离天堂最近的路上尽孝

  哈尼娅已经三天滴水未进。她浑身皮肤干燥,呼吸急促,但眼睛十分雪亮。作为护理,我的工作只是用棉棒蘸着水,不时擦她那干渴的嘴唇。 以往挂在客厅的大油画移到了她床对面的墙上,她的四个女儿围在画边,用希腊语唧唧喳喳,指指点点。我知道那画是五十多年前,哈尼娅移民加拿大时,请画家画的她在希腊的住宅。她大女儿曾告诉我:“大房子后面有一座小山,山后就是她们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