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别开生面来送别

  学年结束,学校召开最后一次员工会议。校长先回顾教书育人的成绩,然后是人事上的“辞旧迎新”。学生继续流失,今年没迎来新教师,倒要辞别几位同事。   首先辞别的是60有余的副校长。没有大话空话,没有肉麻吹捧,女校长开始爆副校长的料。校长先从副校长办公室那张小圆桌讲起,说数学教师出身的他视学生如己出,见学生让数学弄得晕头转向,便围着小桌子辅导孩子们… (阅读全文)

私家仲裁官

  “你爸爸又偷吃肥肉了!”妻子向电话那头的女儿告我“刁”状。“人不吃脂肪也不行!”我也逮住机会抗辩上诉。 女儿长大成人了,标志之一就是常调解我们夫妻间的矛盾。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再难断也得断,谁叫她是咱闺女?她不断案,难道要外扬家丑不成? 女儿远嫁温哥华后,每天保证一个电话,除了报平安之外,主要内容是分别听取我和妻子上诉,然后仲裁谁对谁错。女儿是… (阅读全文)

豪雨来洗礼

    散步是不可能的了。刚吃完晚饭,天就变了,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阵势。本来,饭后爱犬要遛我们去散步,雷打不动,看来大雨要将遛弯儿计划泡汤。   足不能出户,索性猫在家里观“中国好声音” ,看齐秦战队捉对厮杀。雷声大作,怕雷的爱犬早躲在地下室床下筛糠。少顷,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老天爷逆袭,深秋送来雷阵雨。   躲进小楼成一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