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 的存档信息

我教智障班

   我在国内种过地,采过煤,任过大学教师,后赴东非援建道路工程,移民后又干过库管,做过清洁工,当过销售经理,教过高中数理化,却没料到会从事现在的工作。 暑假结束返加,听到校长留言:改教智障班!智障生不参加统考,不影响学校排名,校方不重视,偏居学校一偶的智障班的师生跟我们交集也少。任教多年,竟不知有个被人遗忘了的“第三世界”。 从国内大学教师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