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 的存档信息

母语渐行渐远

  闺女去了温哥华,电话委托我处理教科书。我携书去附近麦当劳餐馆,跟买主交割。等了一会买主没来,问要否去找找,闺女道:“不着急,坐以待毙,坐以待毙。”“坐以待毙?”我后背直冒寒气。闺女忙改口:“No, 坐以待兔,坐以待兔。”我琢磨着是让我守株待“兔”。“天呀,这哪儿跟哪儿呀,”我暗地嘀咕。 亲朋好友常问:孩子到底多大来国外合适?我们以前的回答是:初中过来最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