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我的难民学生

不久前,3岁叙利亚难民陈尸土耳其海滩,幼小的身体弓成问号,举世震惊。最近,加拿大又准备在短时间内接受大量叙利亚难民,我们教育局已奉命做好准备,接受难民学生。我不禁联想到刚教过的吉普赛难民孩子:   把计算器刚发下去,他们就用笔把按键戳得面目全非,显示屏也给“破了相”。丈量物体的短尺到了他们手中,只顾拿着玩。其中一个男孩叫奥托,长得高大粗壮。他干脆咔… (阅读全文)

诺贝尔奖,青蒿素和我

日前,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因从青蒿中提取青蒿素获颁诺贝尔医学奖,中国科学界终于实现了诺贝尔科学奖“零的突破”。普罗大众对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科研成果往往比较陌生,恐怕这次也不例外,比如就我来说,我只知道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班廷发明胰岛素,拯救了许多糖尿病患者的生命。然而,本人却对青蒿素却是再熟悉不过,小小青蒿在遥远的非洲也拯救了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生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