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 的存档信息

华人技术移民工伤一族

最近我到医院为一位受伤的大卡车司机任翻译。这位司机原为国内工程师,40来岁,一米八几的高挑个,浓眉虎眼,长得似电影明星,只是呆坐不动面带愁 容。外科医生一阵风似的开门进来,先核对姓名生日等问题,“验明正身”后,医生让他撩起裤腿:整个小腿外侧呈褐色,体无完肤,满是褶皱,恰似一大块风干了 的肉。几十年前我在煤矿采煤时,见过类似的伤腿:一天,运煤缆车的钢丝绳… (阅读全文)

谁送谁一程?

快下班时,终于轮到我进去了。面试官坐在大桌对面,一脸轻松,一男一女一边提问,一边还相互打趣。“得,这回求职又没戏了”,瞧面试官三心二意的架势,我心一沉,明白他们心中早有了中意人选。   自拿到教师证后,我参加了不知多少面试。加拿大面试一般从3到5位候选人中遴选。每次我都是候选人之一,但每次都是败兴而归,倍受打击。这次,好容易得知某边远的教育局看好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