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 的存档信息

餐桌上的尴尬

文革中物质匮乏。有客自大西北来,父母破费以一尾鱼待客。客人应邀举起筷子,冷不丁,一只绿头苍蝇哼着小曲从天而降,俯冲到令人唾涎的干烧鱼上,桌上唯一的晕菜让客人食欲顿消。这是我第一次遭遇餐桌上的尴尬。   毕业留校任职外事办公室,为学校领导当翻译,更经历不少餐桌上的尴尬。有位校长历史系出身,喜欢掉书袋,席间更要大显身手。此公每招待外国友人必细数各道… (阅读全文)

大数据时代的隐忧

  说也奇怪,动物之中我最惧爬虫。爬虫无獠牙利齿,血盆大口,绝不会伤害我等性命,且爬虫小得可怜,行动缓慢,一不留意反倒被人踏上一脚,断送了卿卿小命。然爬虫却让人毛骨悚然。   孩提时,我折桑树树枝,折到的是一条小爬虫。细小的爬虫长得跟桑树一个颜色,倒立树干上,活脱脱一根掉光了叶片的干树枝。我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去。一日,我低头锄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