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0日 的存档信息

大数据时代的隐忧

  说也奇怪,动物之中我最惧爬虫。爬虫无獠牙利齿,血盆大口,绝不会伤害我等性命,且爬虫小得可怜,行动缓慢,一不留意反倒被人踏上一脚,断送了卿卿小命。然爬虫却让人毛骨悚然。   孩提时,我折桑树树枝,折到的是一条小爬虫。细小的爬虫长得跟桑树一个颜色,倒立树干上,活脱脱一根掉光了叶片的干树枝。我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去。一日,我低头锄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