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富二代”

字体 -

 

自打国内“富二代” 频频犯事,屡上头条以来,俺颇不服气,一直瞪大眼睛竖起耳朵,打起灯笼窥探国外洋“富二代”的动向。俺暗地琢磨着这么个理儿:外国的许多劳什子,中国其实都有;反过来,中国有的劳什子,外国一定也有,俺就不相信逆命题不成立,外国就没有不争气的富二代。

 

去年,多伦多一富二代半夜飚车,把一位巴基斯坦裔出租车司机送上黄泉路,可怜的出租车司机眼看第二天就要宣誓入籍加拿大,没想到却撇下一家老小而去。消息传来,俺一阵窃喜,以为找到了洋“富二代”头上的瘌痢,没料想肇事的是来加拿大留学的俄国富仔。

 

后来,又有温哥华富二代集体驾豪车飚车,被警察逮了个正着。小子们还满不服气,一口咬定是警察缺钱花,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很得意自己终于上了外国电视。俺闻后又是一阵窃喜,心想总算逮住洋“富二代”的狐狸尾巴了。岂料肇事者是国内来加拿大留学的富二代。

 

虽连连扑空,但俺锲而不舍,继续追寻洋“富二代”的劣迹,没想到还真让俺给逮着一桩。最近,美国警方奔赴墨西哥一度假胜地,找到并逮捕了洋“富二代”伊桑·库奇。

 

外国没有富二代这种说法,媒体称90后的库奇为“富流感青少年(affluenza teenage)”。富流感系由家境殷实富裕 affluence)和流行性感冒(influenza)两词合成而来,指因有钱而无法明白行为后果的意思。

 

美国警方之所以逮捕库奇,是因为他违反缓刑的规定,逃亡他国。而库奇之所以被判刑,乃是因为他曾造成410伤的悲剧。

 

三年前一天夜里,未到饮酒年龄的库奇与朋友从沃尔玛超市偷了两箱啤酒,随后跟朋友在父母的别墅内喝得大醉。当晚午夜时分,库奇驾驶着父亲公司的小型客货车带着酒醉的朋友们去兜风。途中,他在限 64公里/小时的区域以时速110公里的速度驾车狂飙,结果汽车失控撞向路边行人,并引发连环撞车。4名路人当场死亡,另有10人受伤,其中 2名坐在库奇车上的朋友至今瘫痪。

 

车祸发生后,库奇态度十分蛮横,叫嚣着要立马离开肇事现场。案发时,警方发现库奇体内的酒精浓度达到成人标准的3倍,警方还在他体内发现了镇静剂安定的成分。此外,警方还发现他无照驾驶。

 

身为富二代,库奇仗着父母有钱十分任性, 13岁就开私家车到私校去上学。校长提出异议,库奇父亲马上扬言要将学校买下。同年,库奇将一位年仅14岁姑娘带到父亲的轻型卡车上,姑娘当时酒醉不醒,而且赤身裸体。

 

车祸之后,16岁的库奇被判缓刑,案件审理过程中,他父母聘请的辩护律师援引心理学家的说法,称库奇患有“富流感” ,无法意识到自己所作所为可能造成的后果。律师称,父母巨大的财富让库奇无法认知自己行动的后果,父母使他认为有钱就可以无法无天,在特殊的成长环境下他无法判断是非对错。此案一时引发受害者家属和美国社会的猛烈抨击,民众对司法公正提出质疑。去年年底,库奇在缓刑期间仍然旧习不改,在派对上大玩酗酒游戏,进而在母亲的帮助下,乔装打扮,外逃墨西哥,最终被警方捕获。

 

也许美国的富二代离我们加拿大较远,可多伦多最近发生的一桩惨案可跟加拿大的富二代有关。

 

去年底,我们校长的邻居,29岁的马克·莫佐醉驾豪华多功能越野车,拦腰撞上一辆载有3老人及3小孩的迷你客货车,造成祖父及其3名小孩身亡,另外2个老人重伤。事后,警方测验马克·莫佐的血液酒精浓度,结果发现酒精含量严重超标两倍多。马克·莫佐非常喜欢赛车,并且经常鲁莽驾驶。马克·莫佐当时已经订婚,他原定与未婚妻在几周内结婚。出事前,马克·莫佐刚刚参加完结婚前的单身派对,乘私人飞机赶回家,派对上他喝了不少酒,结果在超速两倍以上的情况下,驾车在设有停牌的路口冲了出去,酿成对方42伤的惨剧。

 

马克·莫佐也是个典型的富二代,他父亲是莫佐家族公司的总裁,莫佐家族是加拿大富有家族,资产总值高达17亿加元,在最富有的加拿大人名单上名列第52位。

 

如果说马克·莫佐离我们还较远,那么还有离我们更近的富二代。我在多伦多一所著名的私校教书时,近距离接触到一些不成器的富二代。一位富豪家长开办的保龄球馆歇业,即将推成平地建楼,孩子想跟同学去玩最后一次。家长大笔一挥,出钱租了一部巴士,载着孩子和一大帮的同学前去狂欢。15,16岁的孩子们喝酒喝得昏天黑地,末了把整个保龄球馆砸了个稀巴烂。

 

有些富二代学生动辄跟同学狂欢派对,一个个虽未到法定的饮酒年龄却喝的酩酊大醉,桌子上一盒盒香烟里看上去像香烟,其实是毒品,大家嗨了之后就乱性。有个女生每次都不让父母去接她,怕父母看到派对上一片混乱的情境,只好让叔叔去接她。有些富二代未成年不能买酒喝,父母怕孩子假借别人的身份买酒被抓,怕孩子在警察那里留案底,影响以后考取常春藤名校,就把家里的酒给他们喝。

 

有些富二代的父母平时忙着做生意挣钱,冬天抽空才去加勒比海度假,因孩子没放假,于是把孩子扔给保姆,结果孩子在家里大开派对,酗酒吸毒。我目前任教的学校属于公校,学校的黑人孩子没钱,只好用10加币买些大麻,几个人凑合着一起抽抽,而这些私校的富二代手握大把钞票,买的是货真价实的劲量毒品。学校组织社会实践(humanitarian expeditions,让学生到爱斯基摩人居住地自建冰屋过夜,有些富二代竟偷偷在冰屋里吸毒。

 

还有一位富豪早早就为孩子存了一大笔信托基金,孩子成了信托基金孩子(trust fund kid),成天躺着钱上,衣食无忧,不思上进。后来,富豪离婚,孩子用信托基金的钱买下一套公寓房,成天用来派对淫乱。

 

有一对兄妹的父亲是加拿大大富翁,加拿大最大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公司需要融资都去找他。加拿大奉行英法双语制,双语人才在从政就业方面占优势,因此,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学生去法国巴黎,学习法语。这对兄妹的父母也要求他们去巴黎学法语。这对兄妹倒是头脑清醒,死活不去,又不敢对父母吐真言。原来,有些15,16岁的富二代摆脱了父母的手心,手中又攥着父母给的信用卡,整天在巴黎就是游山玩水,花天酒地,大搞狂欢派对,每到一地还把饭店房间糟蹋得一塌糊涂。这些富二代往往法语没学好,倒染上了性病。

 

目前,面对富二代的问题,外国有识人士已经有所警醒,认识到父母教育失败导致了富二代问题。一位发展心理学家于去年底推出畅销书《崩溃了的父母教育》 ,指出:现今有些父母完全受制于孩子,完全失去对孩子的掌控,导致孩子无法无天。此书一出,引起广大反响。

 

话说回来,虽然外国也有富二代的问题,但多数还是自立勤俭守规矩,国人切不可因外国富二代也存在问题就心安理得。要知道,虽然逆命题成立,外国的好东西中国也有,中国的坏东西外国也有,但别人有同样的缺点,不等于自己的缺点就可以抵消,不能11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