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变性!

字体 -

我所在的学校走廊尽头,藏一间神秘小屋,门上不像其它房间有标示,平时也未见有人出入。在学校学生满员房间不敷使用的情况下,竟有这么一间空置的房间,煞是令人不解。

原来,这是一间专为一位变性学生使用的洗手间。这位学生身为女性,但天生一个假小子,一举一动甚至于后来穿戴打扮都跟男孩看齐。后来,这位学生提出变性要求,除了学籍登记上一时无法改变性别外,学校师生都应这位学生的要求,称他为,视其为女孩。

变性现象渐入人们视线

近年来,变性引起越来越多的注意。性别有两种不同的所指,一指社会意义上的性别(gender),另一指生理上的性别(sex)。生理上的性别属于天生。根据性别不同的所指,有人主张将性别划分为三种:生理心理男性;生理心理女性;生理心理不一致的性别, 即男女变性者。

《圣经》讲,上帝造人。上帝用泥土创造了男人亚当,又取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女人夏娃。一般人的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是一致的。然而,有些人患有先天性生理畸形,或生理性别与社会性别相反,他们认为上帝开了一个玩笑,渴望改变自己的生理性别。

人类历史上第一例女变男手术是1918年,当时一位女性接受了子宫切除术;第一例男变女手术是在1931年,德国医师通过手术将变性男人变为女人。1990年出现了新的医学变性技术:荷尔蒙疗法,通过药物使变性者的生理与心理性别一致。

随着变性技术的发展,全世界变性人越发增多,仅中国就约有40多万人要求改变自己的性别,而且已经有一千多人进行了变性手术。一次,美国大牌明星主持欧普拉 主持的电视谈话节目欧普拉脱口秀开播,嘉宾中来了一个6岁的男孩子。孩子的父亲是个身材魁梧十分强健的美式足球队员,而这孩子两岁就表现出变性的倾 向,6,7岁时就问父母他的小鸡鸡什么时候消失。由此可见,变性人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群体,他们正在一步步走进我们的视野。

变性系大事需慎重对待

虽然变性对某些人来说不失为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变性是一个非常严肃认真的问题,尤其是通过手术变性,需要长时间的慎重考虑方能做出决定,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

曾经有个美国人名叫沃尔特·黑尔,他经历了变性的痛苦经历。沃尔特小时候每周末去奶奶家,由奶奶照看。奶奶喜欢孙女,于是把他打扮成女孩子,让他穿紫色裙 子,从此厄运开始降临。父亲领养的兄弟开始性侵他。他告诉父母自己被性侵,父母却认为他撒谎。从此,母亲的责罚越发严厉,叔叔也经常性侵他。从此以后,童 年的沃尔特虽然穿著男装上学,但那漂亮的紫色裙子总在他脑海浮现,他似乎隐隐约约看见自己穿著裙子,站在奶奶家的镜子面前端详。

沃尔特为了压抑内心性别混乱的挣扎,力争做个大男子汉,他在运动场上做出骄人的成绩,职场上也成就卓越,曾被录取为阿波罗太空计划的设计工程师,后来晋升为美国一家大汽车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他甚至成家,有一对可爱的子女,可谓事业前途无限,家庭幸福美满。

然而,暗藏在沃尔特心底里三十六年的秘密——那份我是女人的印象仍然挥之不去,祖母种下的种子在他生命中早已根深蒂固。在妻子毫不察觉之际,他要做女人 的欲望渐渐上升到行为上。他喜欢当众穿著女性衣服,为了使外表更加女性化,他开始服用女性荷尔蒙。沃尔特试图用酒精麻醉自己,但酗酒就像火上加油,令那份 欲望变得更强烈,妻子因沃尔特多年来向她隐瞒秘密而感到被出卖,也对他的酗酒行为忍无可忍,结果申请离婚。

与妻子离异后,沃尔特到一个着 名的性别心理专家那里做评估,他很快被判定患了「性别不安症」(gender dysphoria),治疗办法就是变性。沃尔特觉得变性反正没有任何损失,况且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四十二岁那年,他做了变性手术,割除性器宫,植入假乳 房, 去除脸上的胡髭,长期服用女性荷尔蒙。他名字也改了,不再是沃尔特·海尔,而是罗拉·杰森,在众人眼中他是个女性。

变性后一切好象 那么美好,沃尔特满怀希望,以为童年时用来逃避现实的梦想最终可以实现。但不多久,这份欣喜开始被阴影笼罩,他开始面对现实,醒悟到隐藏在改容、整形手术 和女性服饰背后的,是个仍然背负着童年创伤的小男孩,变性并没有治愈心灵创伤,只是掩饰了过往的痛楚。无论身份证明文件说什么,沃尔特清楚知道他不是个真 女人,虽然试图用尽方法消除性别方面的矛盾,到头来变性并没有解决仍然存在的问题。

沃尔特再去见另一位性别心理专家,得来的答复是应该没 有什么问题,只须要给自己多点时间去适应就可以了。失落又低沉的沃尔特终日喝酒度日,他曾经尝试自杀,只是没有成功。因为酗酒的情况严重,沃尔特决定参加 一个戒酒的治疗课程,在导师的支持和指引 下,他学会怎样脱离酒精的纒累,这是他变性生活中的第一个转折点。

之后,沃尔特进大学进修了一门心理学课程,学习药物和酒精滥用方面的知识。就读期间,他仍然经历性别挣扎,内心的矛盾没有解决,变性何用?八年的女性生涯没有带给他一点内心的安宁, 反而极其苦恼。有一次,当他在医院跟医生做实习,医生告诉他患有分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 disorder) 。此后,沃尔特不再找变性医生了,他转向一般的心理学及精神科医生求帮助,他们都认为沃尔特的确患了分离性身份障碍。孩童时,为逃避长期被祖母扮成女孩和 叔叔性侵带来的创伤,沃尔特形成了这方面的心理障碍。然而,那些性别心理专家完全没有考虑他童年的困境或他的酗酒问题,只建议他变性。若非如此,我早就 可以得到正确的诊断,并且及早接受心理治疗了。沃尔特忆述道:我很忿怒,几年后,我质询那性别心理专家,他也承认不应该允许我进行变性手术,而是应该 建议我接受心理咨询。

当然,沃尔特也承认,当发现自己有性别挣扎时去找变性专科医生,这是个大错,如今,他要终身面对身体部份残缺的事 实。他说:这就是用手术来治疗心理障碍所带来悲哀,不但如此,我的所作所为给我一对刚踏进青春期的儿女带来极大的痛苦,当时十五岁的女儿十分忿怒,我十 二岁的儿子对我说:你死了还好一点,至少我可以坦白跟别人说。一个父亲做出这样的事,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孩子,我后来才明白,我把自己看得比他们更重 要,这是最自我中心和自恋的事,当两个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把自己置于他们之上。

八年之后,沃尔特以昂贵的代价,付出了三万元美金,遭受了难以估计的健康和家庭关系上损失,再次接受变性手术,转回出生时的性别,也就是他真正的性别。另外,经过许多次的交谈,他终于恢复和儿女们的关系,沃尔特又成了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为消除由孩童至今的心理障碍,沃尔特经过密集的康复治疗,脱离了酒精毒品的控制,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沃尔特最后恢复了他的男性形象。更值得庆幸的,五十 六岁那年,沃尔特重新堕入爱河,并且结婚。对于沃尔特,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走过了五十年混乱痛苦的时光,那条紫色裙子所带来的创伤始终治愈了。沃尔特 今年七十四岁,和妻子结婚十八年,过往二十九年的岁月里,他是个名副其实、表里一致的男儿汉,享受着余下的健康人生。

变性也许得到短暂的快乐,却可能会酿成长久的痛苦,带来的后果可能是缩短寿命、抱憾终身、精神病患及自杀轻生。沃尔特常常苦口婆心的奉劝人们:与其鼓励年轻人做那些不必要和破坏性的变性手术,不如让我们去爱护他们,肯定他们的价值,解决他们的心理问题!

另外,发生在加拿大的一个故事也验证了这点:动辄用变性来解决不相关的问题会带来无比痛苦。日裔女孩苏珊·高田在温哥华东区出生和成长,她在幼儿阶段已开始 出现性别错乱。她父母有三个女儿,苏珊排行最小。她母亲常常暗示苏珊不像日本女孩,不像她的两个姐姐。在这些思想的熏陶下,童年的她不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 西,与此同时,她总觉得父亲很遗憾因为没得到想要的儿子。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如果你是个男的。。。你就是跟你爸一个模样。。。

五岁那年,苏珊一家从加拿大回日本,父亲留下来没和她们同行。在机场候机楼中,苏珊远远瞥见引颈眺望的父亲,他显得是那么的孤单!从那时候起,苏珊决定要满足父亲的心愿,做他的儿子。

苏珊回到加拿大后,情况变得更遭,因为无论是从邻舍口中或电视上,苏珊所看到的加拿大家庭中,他们总是彼此说我爱你,但苏珊的家却不会有这样的话。她不晓得在日 本文化中,原来父母供养和照顾子女本身就是爱,正因如此,她觉得家人完全不爱自己,因为她不是儿子,八岁时她几次要用刀自伤。

后来,苏珊 被人强奸,那时她年仅十岁。自始苏珊整个人格分裂,她感觉事情即使发生在她身上,受强暴的也不是她自己,那感觉却好象飘离了她的身体,发生在别人身上一 样。这成了她解除心灵痛楚的借口,她告诉自己:我本是个男孩子。十二岁时苏珊要自杀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有一次,她竟在卧室拿利刀捅自己。

苏珊十三岁那年,CKVU电视台开始在午夜后播放以男性为对象的色情节目,观看这档色情节目成了她25年的习惯。这时她把头发留长,梦想有一天她会成为一个男性摇滚乐歌手。那时候,没有人察觉到她的问题,因为她外表打扮并没有男性化。

苏珊曾和多个女性有过感情上的发展,但通常都在她透露她要转做男性之后感情就结束了;另一方面,苏珊和男性约会的时候,因为自己不是同性恋,苏珊就把那些男 性看作女性,把自己看为男性。这段日子,每一个受拒绝的经历、每个不被接纳的集体活动、每一次的失败,她都归究自己是个失败的女性,表面别人叫她苏珊她总 会答应,但内心她却叫自己史蒂夫。苏珊决定要做个男性,组织一个正常的家庭,有妻子儿女。苏珊一直追求和女性建立感情,但都不能持久,因为她不能欺骗她 们,她要坦白告诉她们她不是男儿身;而女同性恋者喜欢她的也不少,但她们知道她会做变性手术后,也就不来往了。

后来,苏珊把情形告诉她的 两个姐姐,她去见家庭医生,医生说她会允许苏珊做手术,但她先得见主治性别焦虑症的精神科医生。后来,在精神科医生和教会兄弟姐妹的帮助下,苏珊终于明 白:不管她怎样拼命去欺哄自己,或怎样被人欺哄说自己是什么性别,她永远也逃避不了现实。于是,苏珊开始了全新的启迪之旅,她发现自己根本不需变性,她的 问题其实是她过往误信谎言,相信还有那些具有杀伤力的标签和心中暗愿,她更发现了存在于文化夹缝中和两代之间的问题。

现在,苏珊明白了自己的症结所在,再不再想做一个变性人,她内心已经没有要做男人的渴望,她为自己是个女性而骄傲,并为生来就是女性而感到高兴。

变性之后也有难言之隐

近年来,有关变性人的出镜率似乎很高,新闻报道源源不断,结婚的,婚变的,参加体育比赛的,担任节目主持人的,参加环球小姐大赛的,要拍电影的,还有参加各种商业演出的,甚至也有出台出卖色相的,不一而足。

中国,变性人中间最著名的除了台湾著名艺人利菁外,要数东方卫视招牌节目金星秀主持人,传奇舞蹈家金星。除此之外,有隐藏变性秘密结婚18载并出版自 传体纪实小说《女人梦》的中国首例变性人张克莎,还有环球小姐历史上参赛的第一个商业变性人中国河莉秀陈莉莉,更有男变女的全国道德模范刘婷。近年,中国大陆著名的性学家李银河也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 了和自己同居17年的伴侣。根据李银河的说法,她的伴侣其实不是她,而是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他是一位女变男的变性者。

在亚洲,早有红遍四方的韩国最美变性艺人河莉秀和艺人李诗妍,还有泰国著名变性女艺人宝儿,日本艺人椿姬彩菜等等。

在美国,有奥运十项全能金牌获得者、实境秀女星丰臀金·卡达夏继父演艺圈变性名人凯特琳·詹纳。更有第一位参加《全美超级模特儿新秀大赛》的变性人伊 西斯· ),伊西斯2009年完成变性手术,他也是第一个为美国服装品牌“American Apparel”代言的变性模特儿。在澳洲,则有变性超级女名模安德烈·佩伊奇。另外,还有巴西裔超级变性名模莉亚(Lea T)等等。

即使社会上有些人的确需要变性重生,但变性后的路途也非一帆风顺。在变性人尤其是变性艺人的种种光环之下,更多的是变性人的困局和苦衷。作为变性人,他们在 日常生活中面对社会压力,另外变性也引起婚姻家庭问题,身份与性别改变牵涉的法律问题,变性人的生育与领养孩子的问题等等。当媒体和医学界过度宣传和炒作 变性之际,变性人的生存境遇和社会压力却被忽视了。

2011年,联合国发布第一份有关同性恋和变性人的调查报告,报告指出:针对的暴力和 仇恨遍布全世界。比如,在南非和萨尔瓦多等国,许多变性妇女被强奸,因为人们认为强奸变性妇女后,她们就会乖乖就范,打消变性的念头。俄国颁布法规,禁止 变性者驾车。近日,中国首位变性艺人,因为不堪周围人们的歧视,在网上发了一封绝笔书之后音讯全无。

最近,加拿大也发生了一起划时代意义的人权案例。变性学生伊莎贝拉的父母控告加拿大曼尼托巴省一教育局,指控教育局未能竭尽全力,防止他们的孩子免遭歧视。

伊莎贝拉就读于约瑟夫·特尼斯小学校,是3年级学生,生为男性,后来变性为女孩,改去学校的女厕所方便,为此遭到同学家长的霸凌。

伊莎贝拉的这位同学家长在一个月内,数次质疑伊莎贝拉的母亲,伊莎贝拉本人和伊莎贝拉的弟弟。那位家长甚至将伊莎贝拉堵在女生洗手间门口,质问她为什么不上 男厕所。而且,那位家长还在校长办公室门口质问伊莎贝拉的母亲和伊莎贝拉的同性恋哥哥。那位家长不顾一班幼儿园小孩在场观看,伸出中指,口吐秽言,大吵大 闹。而学校办公室的秘书却置之不理,校长也无所动作。次日,那位家长再次找到伊莎贝拉的同性恋哥哥发难。除此之外,那位家长还校外串联其它家长反对变性。 那位学生家长平时还逢人便讲伊莎贝拉上女生洗手间的事。由于那位家长四下将伊莎贝拉之事广而告之,伊莎贝拉感觉上学到校倍感压力重重。

厕所风波初起时,伊莎贝拉才8岁,当时只是在议论她到底应该上男生洗手间还是女生洗手间。现在,事情已经演变成了如何正确对待变性人的问题。

伊莎贝拉的父母一直请求教育局采取行动,制止其它学生家长对伊莎贝拉的霸凌,但教育局一直未有动作。于是伊莎贝拉的父母遂向警察局告发,并正式向人权委员会提出控告,指控伊莎贝拉同学的家长用语言侮辱伊莎贝拉。

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伊莎贝拉父母十分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事情非要闹到警察局出面的地步。伊莎贝拉母亲说:她女儿是变性后的女孩。她不忌讳,反而为之感到骄傲。大家都爱她,学校上上下下老师学生都爱她。

伊莎贝拉父亲认为,自己的孩子变性意志坚定,那位家长的霸凌不可能使伊莎贝拉退缩,而那位家长完全没意识到在学校大吵大闹对伊莎贝拉的伤害。

在加拿大,安全第一,在学校,学生的安全是高于一切的。后来,伊莎贝拉所在的教育局被迫决定与非盈利人权团体携手,在学校普及有关变性的知识,为变性及同性恋发声。

在加拿大,伊莎贝拉风波未平,特雷西风波又起。现年10岁居住在温哥华的特蕾西也是一个变性人。特蕾西生为男孩,原名特雷·威尔逊,但一直把自己当女孩对 待。她父母一开始不能接受孩子的选择,以为孩子是同性恋。通过专业人士的帮助,她父母意识到儿子是变性人,于是也开始面对现实,接受了儿子变成女儿的现 实。

一开始,特蕾西无论是在家还是在班上或者在跟朋友在一起时,总是把自己打扮成女孩,一举一动也模仿女孩。但不久她就感觉不满足,她随 时随地都要做一个女孩,在所在的天主教学校里,按规定她要上女生厕所,穿女生的校服。一开始特蕾西父母向校方提出特雷西着女装和使用女生厕所的请求时,校 方的回答是不行。后来,特蕾西父母以侵犯人权,不让特雷改名为特蕾西为由,控告温哥华天主教教育局和特蕾西所在的圣心小学。后来,校方只好妥协,让特蕾西使用残障人的洗手间,但不允许她改名,也不允许她改穿女生校服,理由是没有有关的政策规定。

其实对特蕾西一家来说,变性不是生理上的问题,而是个人的选择。教育局和校方告诉特蕾西,不能变性,上帝没有犯错,他生为男孩,就必须是男孩。特蕾西只好为此以泪洗面。

有偶无独,跟特雷西一样,卑斯省的哈莉特也是一个变性女孩。哈莉特今年10岁,她一直把自己当成女孩,夜里做梦,她都梦见自己是个女孩。哈莉特二年级时,向 妈妈爸爸提出要求,想穿裙子到学校上课。妈妈爸爸满足了哈莉特的要求。一年前,哈莉特完全完成转变,正式改名为哈莉特,着女装,大家都称她而不是他。

从生理上讲,哈莉特仍属男性,但她要求在出生证明和护照上改为女性。哈莉特的父母向卑斯省的部长和国会议员请愿,要求在出生证明上更改哈莉特的性别,后来甚 至向人权法庭状告卑斯省政府,称哈莉特一出生就不该被定为男性。哈莉特父母聘请的律师指出,在身份证件上注明性别的做法已经过时。然而,卑斯省政府仍然拒 绝在证件上更改哈莉特的性别。

作为变性人,哈莉特屡屡遭遇不快。哈莉特不得不示身份证件时,或者过海关时,对方眼光往往不友好,往往提出 质疑:这证件上是谁?遭遇类似尴尬处境,哈莉特颇感愤懑。平时,有人称哈莉特为双性人,甚至用更难听的话语侮辱她。前年哈莉特生日派对来了10个同 学,去年她变性后,来生日派对的同学只剩了1个。虽然遭遇坎坷,哈莉特痴心不改,她不想做一个男扮女装异装癖,她想做一个真正的她。

我身边同事有个侄女跟哈莉特一样,热衷于变性。她就读多伦多一所爱尔兰女子学校,平时她拒绝穿爱尔兰裤裙,对异性不感兴趣,一心要变性。她母亲是空姐,父亲在美国工作。后来,她只好随父母移居洛杉矶,因为当地变性人较多,环境比较宽松。

变性人状况正得到改善

这些年来,随着社会对变性的逐渐了解和认识,随着变性的增多,世界上已经出现了跨性别运动,要求把所有被视为不合法的性与性别的表现形式除罪化,并推动教育 争取社会接受性别认同上的差异;要求拥有没有标示的厕所,认为这是跨性别者的基本权利;要求将所有基本身份识别文件——从驾照到护照—— 的性别一栏删除。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决定或改变其性别,每个人也都有权利以自己选择的方式来表现其性别。

这些年来,变性人的状况慢慢有了一些改观。首先,在上厕所这个最实际的问题上,社会对变性人做出了一些改善,例如为了解决变性人的如厕问题,同时也为了避免变性人单独上变性人专用的厕所因而被人视为另类的问题,各地设立了不分性别的中性通用厕所。

在这方面,旧金山走在了前面。2013年,加州法律规定,学校应允许学生使用通用厕所。旧金山市有的小学取消了原本的男女厕所,移除厕所隔间和性别指示标 志,将它们改为通用厕所,供学生使用,因为学校有八名学生不属于传统的性别分类,他们中有的是假小子、有的是变性人。今后几年,学校会逐步改造高年级学生 使用的厕所,其中包括多隔间的室外厕所。据统计,该地区孩子中有1%(约300名)自我认同为异装癖。通用厕所也是包容、保护他们的一种方式。

近年来,我所在的多伦多教育局也决定让变性学生使用通用厕所,还专门在教育局网站上播放通用厕所的宣传片。多伦多教育局通用厕所的标示为三个孩子,一个穿裙子,一个穿裤子,中间一个一只腿穿裙子一只腿穿裤子。

就连白宫也与时俱进,在艾森豪威尔行政大楼启用中性厕所,让不同性别及性向者有更弹性的选择。白宫允许政府雇员和访客根据自己所认定的性别身份自由地选择洗手间。

在称呼方面,目前已有跨性别者称谓“Mx”出炉,以别于Mr Ms

在着装方面,就连十分传统老套的学府也有了松动迹象,例如英国剑桥允许男生穿裙装出席晚宴。纽约已在服务行业出台淡化性别的一系列举措,例如规定餐馆老板不能 只要求男性食客打领带,体育馆不能规定顾客使用那一个衣帽间,在一般情况下,雇主不能硬性要求变性雇员使用变性前的姓名。

在立法方面,英国已经通过性别识别法案,变性不需手术。西班牙政府则允许性倒错者在不必接受变性手术的情况下,获得法律认可的变性身份。

在体育方面,最近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允许未经手术变性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和其它国际赛事,女变男的变性运动员可以直接参加运动比赛,但男变女的变性运动员必须服用荷尔蒙,确保体内男性荷尔蒙降低到一定水平。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进步。

最近,我们学校也专门开辟出一个房间,为变性人,同性恋和双性恋学生提供一个宽松自由的空间,称为阳光天地

据我所知,最近还有一位孩子在12岁生日派对上收到父母独特而珍贵的礼物,荷尔蒙疗法,结果孩子喜极而泣,因为在孩子青春期来临之前给服用荷尔蒙,越早越好,变性越彻底。

结束语

总而言之,变性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不是逃避一切问题的办法,不能一百了,人们变性前需深思熟虑。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有些特殊人群的确 有变性的需要,不管我们习不习惯,变性渐渐已成为客观的存在,变性是一些特殊人群应有的权利,社会既不应该大肆炒作误导,也不应该压制打击,而是应该提倡包容与关爱,关注变性人的生存状况。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今生做过的违心事

    1 条评论

  1. 1
    xyclo - 2016年9月14日 13:19

    gender neutral washroom 有个优点,女生上洗手间多个选择,不用排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