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 的存档信息

找回失去的眠

失眠是我家“传家宝”。从年轻时起,失眠就对我父亲不弃不离,夜夜相伴。都说医生治不了自己的病,这我可以作证。父亲身为内科名医,就是治不了自己的失眠。父亲上夜班白天要休息,家里所有的人走路脚跟都不得着地,嘴巴都得上锁,就连左邻右舍都知道张医生要睡觉,大家要低调再低调。环境再安静,父亲还是失眠,他只好利用行医的便利,大剂量服用各种强效安眠药。父亲服的安眠… (阅读全文)

永远不变中国胃

  越了洋,移了民,习惯了天天早上冲凉,习惯了日日换内衣内裤,习惯了喝凉自来水,习惯了凡事先打电话预约,习惯了讲话低分贝,习惯了张口一个Please闭口一个Thank you,甚至习惯了掩嘴打哈欠冲着胳膊打喷嚏,唯有中国胃难改。   好吧,我承认:作为研究外国语言文化的专业人士,我是不及格的。不过这不能怪我,怪只怪大学课本上那篇英语散文太精彩。文章惟妙惟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