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的存档信息

诺贝尔奖,青蒿素和我

日前,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因从青蒿中提取青蒿素获颁诺贝尔医学奖,中国科学界终于实现了诺贝尔科学奖“零的突破”。普罗大众对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的科研成果往往比较陌生,恐怕这次也不例外,比如就我来说,我只知道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班廷发明胰岛素,拯救了许多糖尿病患者的生命。然而,本人却对青蒿素却是再熟悉不过,小小青蒿在遥远的非洲也拯救了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生命。… (阅读全文)

想当然

最近我遇到两位车祸中受伤的华人。   第一位搭车来到路口。开车的同事见黄灯变红,让过一辆闯黄灯的车辆,随即左转。对面一直行车辆急速驶来,砰地一声,拦腰撞上他们。   交通灯由黄变红照理应左转,尤其在已探头出去的情况下。但现在驾车人常加速闯黄/红灯,所以不能想当然。   第二位骑着自行车前行,老远见灯变红,便趁机前行,想超过旁边车辆,到红灯底下… (阅读全文)

电话里面有乾坤

“哪里?” “你哪里?” “火葬场!”   以上是我在国内听到的电话交谈,一次极不成功的语言交际。最近回国,发现国内打电话跟国外还是有很大差距。   首先,国外政府机构企事业的电话都具备留言功能,家庭电话也多有留言功能。我买电话机时,用户手册上都给出了用户电话留言样本:“谢谢您致电xxxxxx,很抱歉我们不能接听您的电话,请留下姓名,电话及简短留言,我们会尽… (阅读全文)

写在三石先生画展前

  http://www.wallacegalleries.com/artists/shi-le http://www.westendgalleryltd.com/component/frontwindow/shi-le http://www.ottawacitizen.com/Ontario+landscape+Artist+educator+shows+beauty+southern+Ontario+latest+exhibition+West+Gallery+teacher+fine+arts+schools+like+Lakehead+University+Queen+University+Sichuan+Fine+Arts+Institute+reinterprets… (阅读全文)

一戏一人生

近日,香港徐克导演之《智取威虎山》北美首映,不禁想起自己与《智取威虎山》的不解之缘。 “文革”中,我们学演家喻户晓的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宣传队几十号男女青年送戏下乡,度过青春美好时光。 好时光不免掺杂不谐之音,不谐之音首先来自扬琴。演奏扬琴的姑娘技艺差强人意,齐奏时琴竹乱飞,独奏时却琴声“谙谙”。一次田头演出,秋雨天降,润湿弓毛,弦乐几乎集体“失声… (阅读全文)

电话响起

    最怕电话里问:“张先生在吗?”——漂洋过海来到国外,还是没躲过推销电话。   推销电话打来往往不早不晚,正是我下厨房舞锅铲,热锅快炒出作品的关键时刻。电话铃响,以为是宝贝闺女从温哥华打来长途,或电话面试,忙弃锅不顾,一把抓起厨房电话。大功率抽油烟机耳边轰隆,我好容易弄清对方意图,竟是推销烟道清洁服务,天知道公寓租户会需要清洁烟道。 &nbs… (阅读全文)

好山好水不寂寞 海外移民笔耕乐

  移民跟婚姻一样是围城,外面的人拼了老命要进去,里面的人却哭着喊着要出来,皆因为:国内虽好脏好乱却好快活,国外虽好山好水却好寂寞。   想当初,我们携女登上移民不归路。移民专机在多伦多夜空降落,拖家带口的新移民们挤到狭小的机舱窗口,望着星罗棋布,金光闪闪,车水马龙的多伦多,心情特激动,特别是还有华人熟知的加拿大笑星大山与我们同机。   是… (阅读全文)

母语渐行渐远

  闺女去了温哥华,电话委托我处理教科书。我携书去附近麦当劳餐馆,跟买主交割。等了一会买主没来,问要否去找找,闺女道:“不着急,坐以待毙,坐以待毙。”“坐以待毙?”我后背直冒寒气。闺女忙改口:“No, 坐以待兔,坐以待兔。”我琢磨着是让我守株待“兔”。“天呀,这哪儿跟哪儿呀,”我暗地嘀咕。 亲朋好友常问:孩子到底多大来国外合适?我们以前的回答是:初中过来最理… (阅读全文)

我教智障班

   我在国内种过地,采过煤,任过大学教师,后赴东非援建道路工程,移民后又干过库管,做过清洁工,当过销售经理,教过高中数理化,却没料到会从事现在的工作。 暑假结束返加,听到校长留言:改教智障班!智障生不参加统考,不影响学校排名,校方不重视,偏居学校一偶的智障班的师生跟我们交集也少。任教多年,竟不知有个被人遗忘了的“第三世界”。 从国内大学教师到… (阅读全文)

最难忘的乡音—国歌响彻异乡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上周五清晨,在我执教的多伦多高中,广播里传来久违的乡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这些年,中国移民涌入加拿大,多伦多不时听到熟悉的乡音。不久前去沃尔玛商场洗印照片,华人时而可见,乡音隐约可闻。我来到照片自动洗印机前,聚精会神的按键操作。突然,身边有人用标准的普通话大声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