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访” 张爱玲 (下)

字体 -

容易爱玲止住了哭,八戒赶紧转移话题:

“您几乎是五四时代的同龄人,请问对五四运动有没有什么感想?”

“好的方面大家都知道,五四最大的败笔是引进西方文明的’三缺一’。”爱玲说,

“哦?”八戒不解,

“我们引进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即民主和科学,但更为根本的信仰却没有。

我们打倒了孔家店和道教,但没有引进新的信仰。中国信仰的真空恶化了人心的空虚,

加剧了社会的动荡…“ 爱玲打开了话匣子。

FullSizeRender (50).jpg


“我不能同意你的看法,这不是西化和卖国吗?哪有信仰也引进的?”

八戒壮了壮胆,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亏你还吃过几天白米饭,一千多年前唐三臧带你们兄弟几个去干什么来着?不就是去引进外国信仰吗?”爱玲说,

“这……” 八戒哑口,

“不仅我们引进过信仰,西方大多数国家也引进,他们的基督教信仰就是自犹太民族引进的。

不管是谁的,有条件的话我们永远选择最好的。西天取经时限于当时条件,选择并不多。

现在有条件了,应该冷静分析一下,在众多信仰当中选出最优秀的,

来丰富加固中华文化根基,才是千年大计的硬道理。”爱玲说,

“原来没想过,也不敢想。”八戒附和着,爱玲继续说:

“历史很荒谬,能做不能说。’洋务运动’被当做国耻越批越起劲。

现在的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留学移民不都是洋务行为吗?

不能因为北洋水师的失败就轻易否定对外交流开放的国策。”

“喝点水,先喝点水。”八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不住地劝水。爱玲接着说:

“传统文化像个老的车辙,从这车辙过来的有许许多多的成功,也有失败。

但不能说曾经有过成功就是最好的,就不能动了……,要是这么固执地守这份家业,

我们肯定会被祖宗看成是最不肖,最没出息的子孙后代。”

爱玲说的早超出了八戒思考上限,插不上嘴了,还得把话题拉回来:

“有道理,您的人生感受能谈一下吗?”

“我这辈子挺曲折,不幸都给我赶上了,许多时候感觉非常无助,柴米油盐都觉艰难,

有时候我就怀疑,这个世上有我这个人吗?一提张爱玲好像是说别人…” 爱玲感叹,

FullSizeRender (49).jpg


“我看这恰是苍天对你的厚爱吃重,是你的祝福。”

八戒宽慰着,爱玲仰着脸疑惑地看着,八戒接着说:

“你如将残的灯,他没让你熄灭;

你如压伤的芦苇,他没让你折断;

你被损之又损,弱得像片小羽毛…

因为如此,你才感受到了最微弱的风;你的敏感让你听到了心碎和花落的声音;

你没有出户,却驰骋在众人的心灵世界里…”

爱玲听得专注,八戒说得满嘴喷沫。

“上苍要选择了一个人去记录时代灵魂的轨迹,你有幸被录取;

上苍选择了困难逆境作为工具,使你最终能够胜任。

每个困难都是对你的雕刻加工”

爱玲面色逐渐晴朗,接着八戒说:“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要’为逼迫你的人祷告,

为你的仇敌祝福’,万物是互相效力的。”

爱玲搓着双手,仰脸眺望窗外的天,又回头看着八戒,

”谢谢你的采访,也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以及给我造成困难伤害的人。人生无悔—”

“对于逆境,你缺乏去品。”八戒说,

“我现在就品,来得及。”爱玲说得很轻松,

她的周身散发着轻盈与喜悦。她的笑嫣像一朵渐开的牡丹,由白到淡红再到绯红……

这片红在八戒眼前渐渐模糊,绯红的牡丹花瓣片片散开了,

如彩带飞扬入华人的天空…飘呀飘…在天际凝成了永恒……

八戒仰望着天空,自言自语着:

爱玲,大家问候你,生日快乐!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