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小偷很特别

字体 -

镇子的边上有一家杂货店兼加油站。店主是一对60出头的南朝鲜夫妇。女的伶牙俐齿,精明强干。男的,大概是信教、信佛,或者是生来就大彻大悟,有点儿超凡脱俗、飘飘欲仙的气质。他总是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让我觉得很清新,尤其让我称奇的是,他是一个极普通的人,没有高学历,不象我们大陆移民,学士很一般,硕士一大片,博士呢,我曾说,大学校园里,大陆来的博士后象小白菜一样多。他语言朴实自然,稍不留神,就迸发出一朵智慧的火花。他改变了我对朝鲜男人的成见,也使我扩展了视野,学会了多方位看世界。他姓金,镇子里的人都亲切地叫他 Mr. King。我们很合得来,经常在一起谈人生、谈各自的国家,谈小镇的风土人情。他给我讲了很多店里发生的事,话里话外都渗透着对人性的理解,对小镇人的同情。 小镇人都特别热情,来到店里后,不是买完东西就走,而是谈天说地、说东道西。这正合老金的意,正好有人听他的质朴的人生哲理了。一天,我们坐在店外边供顾客歇脚聊天的长凳上,侃大山。他老婆再次提起他们已谈了好几次的话题。她怀疑给他们打工的胖女人偷钱。老金不以为然地摇着头,不会,不会,别自找烦恼了。老婆进店招呼顾客,他才对我说,钱肯定是偷了,但偷的不多,装着看不见不就得了。小地方找份工作不容易,她不会那么傻偷起来没完的。老金不想让老婆确认这件事,并把事情搞大。"搞的大家都难堪,何苦呢?"我问他,有没有顾客偷东西的情况。他说,有,但很特别。怎么个特别法,我问他。"我不知道你们国家的小偷什么样,南韩的小偷是见什么偷什么。哎,都是有心理疾病啊!" 他慢悠悠地说,"这儿的小偷只拿他们需要的东西,不需要的东西碰都不碰,不管多顺手。" 你怎么知道,我问他。"一个月的头两个星期,没人偷东西,因为大家刚刚拿到养老金、退休金、残疾人津贴,还有社会救济。" 象所有的小镇子一样,这儿也有一大片Ontario Housing,那儿的人口流动性很大,人员比较复杂。"到了月末,有些人把钱花光了,想要做一个Sandwich, 却发现mustard用完了,怎么办?只好到我这儿来拿。本来可以顺手拿一瓶ketchup, 但冰箱里还有半瓶, 他就只拿mustard。” 我笑了起来,这些小偷挺好的嘛,需要什么偷什么!他也跟着我笑,“真是挺好的。前几天一个家伙跑来给了我10加元,说他上次拿了一罐咖啡没付钱。还有那个开红色truck的Jim, 走出去半天又返回来,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瓶Tylenol,他忘了付钱了。还有那个儿子患糖尿病的女人过来一遍一遍地道歉,给了我20加元,说她吃的药做怪,她从这儿偷了一大袋狗食。你说,如果她是在我这儿偷的狗食,拿那么大的东西出去,我会看不见?"我说,没准儿你只顾唠嗑没看见呗。他没吭声。顿了一会儿,他继续说,"你看看,如果他们见什么偷什么,我的店早就被他们偷光了,多少时候我只顾在这儿唠嗑,直到顾客喊我去收钱,我才进去。唉,偷点儿就偷点儿吧,不都是为了糊口嘛。" 看他那付不气不恼的样子,我从心里佩服他的大度、宽容。"人这个动物很复杂,偶而做做坏事没什么奇怪的。最糟的是那种惯偷,有个家伙专门偷 Tabasco sauce, 不知是爱吃辣还是用来配酒,一个星期内他偷了10多瓶。" 你怎么知道是被偷了,可能是卖了呢,我质疑道。"哎,我那个老婆弄了个program, 进多少货,卖多少货,她都知道。对了,还有一个家伙爱偷 hot chocolate, 直到老婆把它们挪到柜台前面,那家伙才住手。" 我说,开店真不容易,还得应付这些"好"小偷坏小偷。他淡淡地说,"这就很好了。偷东西的毕竟是极少数,卖的比偷的多得多嘛。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天与老金的对话使我更喜欢这个小镇子。与大城市相比,这里安全多了。夜不闭户不是传说是现实。哪儿都有好人和不太好的人,只要好人居多,这个世界就是美好的。

分享博文至:

    11 条评论

  1. 1. ben - 2013年4月14日 09:39

    偷东西的毕竟是极少数,卖的比偷的多得多嘛。没什么好抱怨的。 这就是差距,人的差距呀。 陈旺抓小偷,恨不得全加拿大的中国便利店老板都要去抓,这些老板缺这个钱吗,我看是缺一点人性,当然法律是另外一回事,不在这里讨论。

  2. 2. cy - 2013年4月14日 10:31

    不能这样说陈旺,华人超市利润微薄,经不起那么多小偷的。

  3. 3. 晓梅 - 2013年4月14日 10:42

    非常喜欢你的文章!继续!

  4. 4. 莽牛 - 2013年4月14日 10:59

    ben的留言对加拿大华人便利店的老板很不公平,你认识几个华人便利店的老板,居然得出华人便利店老板缺人性的结论?你知道陈旺的店有多少小偷光顾吗?那个被抓的小偷去他店里偷了多少次?偷了什么东西?

    顺便告诉你,很多小生意业主支持陈旺不是去帮他抓小偷,而是因为他抓了小偷警察抓他!你居然说华人便利店主缺点人性,你不心存偏见或是脑子少根弦,怎么能说出这种毫无逻辑,是非不分的极端言论?

    岂有此理!

    楼主的这篇文章写的生动有趣,尽管不是自己的开店所闻,但从我个人的经验看金老板所说不虚。只是有一点不清楚,你们那里是一个月发一次工资吗?我这里的顾客们都是两周一次开工资或者领救济的,在发工资这周不少人花钱就是冲,下一周就开始节省了。有些人怕自己把握不住,把手机卡和车票等先买了,以免下一周没钱了。

    另外,老金对偷钱的雇员装作不知道的做法是不对的,应该给予警告,纠正其恶劣行为。严正告诉雇员,家中有困难缺钱可以给你,绝不许偷东西!老金的做法自己损失金钱,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是懦弱的表现,怕说开了,那个雇员没脸面干下去,得罪那个雇员,也得罪一大片亲朋好友,算不上什么大度超脱。想想看,雇员若是偷惯了,偷多了,到别地方也偷钱被警察抓住了,不是摊上大事了?无论如何,偷雇主钱的行为不是小事情,属于背叛行为,本质上不好,本质好的人不会这么做的,这对不起人的,人家相信雇佣你,给你饭碗,反过来却偷人家钱,害人家,这算是这么人呢?所以说,那个雇员若是以后摊上啥事,应该算是老金纵容的了。 :-)

  5. 5. 橡树村 - 2013年4月14日 11:44

    大家只说要抓小偷,没有看到文章里谈到多次小偷还钱回来,其实: 只有严酷的法律是建立不起来美好社会,道德和宽容才是大部分中国人正在遗失的环节。

  6. 6. 宏博 - 2013年4月14日 13:40

    看了两遍,挺有意思的~~

  7. 7. 七成新 - 2013年4月14日 14:40

    看来对熟客可以的一定额度的赊帐可能会减少点偷窥行为。

  8. 8. jack - 2013年4月14日 16:28

    这个韩国人脑子想问题和常人不一样,如果在多伦多开店,他也这样对待小偷,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该关门啦。另外。小镇人少,他也不敢得罪那些小偷吧。担心以后给自己找更大的麻烦。毕竟他是外来户,他才来几年?你问她敢得罪当地人吗?我想他肯定看见过有人从他店里偷东西,你问他敢阻拦吗?这里恐怕不像店主说的这麽简单吧。因为店主所说的话,已经违反常人的正常思维啦。大伙说那?

  9. 9. jack - 2013年4月14日 16:34

    说实话,加拿大这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太多太杂,什么人都有,并不全是好人。有时比在中国还要小心。三教九流,还是小心为好。其实从别的国家来的人,也是有老实人与不好的人全混在一起来到这里。哎呀。乱呀。有时比中国还乱,只是人少,不明显罢啦

  10. 10. 栗子湾 - 2013年4月16日 20:45

    小镇的民风民俗好像确实与大城市有太大的不同。我认识一个北边小镇的人,每次见到我,都说我如果那天路过她家就可以去看她,她们那里的房门从来不上锁,直接进去就好。她告诉我也不用事先问她家的门牌号,只把她的名字说出来,人家就会告诉我她住在哪,因为她经常在小镇的报纸上写点东西什么的。很有意思。呵呵。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