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 的存档信息

新浪微愽上的14•1万点击率

近来太忙,没时间写长愽文,但又甘心彻底离开网络,于是到新浪微愽玩了几天,写写不费时间精力的小微愽。每篇不到140字的愽文也能获得1000左右点击率,挺好玩的。 前几天,我看见网上的文物保护活跃分子屡遭失败挫折后的愤怒与无奈,就贴了一张老楼镶嵌在新楼里的照片,并写了如下几行字: 读了曾一智、长虹的微愽,知道了中国古建筑所处的困境。最近留意了一下这里的古建筑,… (阅读全文)

孤芳的明见

就这张照片,我写了两个说明,你喜欢哪个? 哪个更真实? 一。 孤芳 花之寂寞 我之向往 二。 多聪明的一朵小花! 跻身于万花丛 她会默默无闻 无人驻足欣赏 仅仅几步之遥 她变成孤芳 不仅可以自赏 还有众多绿叶 争相衬托陪伴 此时 51网上亮秀颜 讲述一个关于自我的明见。 (阅读全文)

逝者讲给生者的故事

朽木在向幼树们讲这样一个故事: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好了歌 (阅读全文)

给”婚外情”一个清晰的定义

夫妻之间、男女朋友之间最敏感,最容易暴发战争的莫过于对不忠的怀疑或发现了。我们不切实际地要求对方无视其他异性的存在,死心踏地地只爱一个人,这个人当然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爱情的宫殿从来都是建立在感性世界,而感性这个东西是最难把握的。  但人们对cheating的定义却是大不相同的,这些不同源于文化背景的不同,教育程度的不同,对世界对人生的认识的不同。有些… (阅读全文)

三片花瓣

她,三片叶子,三个花瓣 洁白典雅不娇不艳 恰似她植根的这片土地 不争艳,依旧艳压群芳 不张扬,却也众人仰见 她,就是我们的省花 White trillium, 她的芳名 Wake Robin 人们也这样叫她 只因她与Robin同时出现 没有牡丹的芬芳 没有玫瑰的妖艳 崇尚自然的安大略人为她骄傲 为她戴上省花的殊荣贵冠 每年四、五月 她怒放在沃土上 树林与人类栖息地之间 朵朵白花奏响春天的序曲 片… (阅读全文)

白人小伙子那样做了,我们呢?

周末开车去Costco shopping, 闲来无事,在店里磨磨蹭蹭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光欣赏油画就用了30多分钟。终于选好商品,排队付款,然后才悠悠然走出大门。 离我的车还有一段距离,我就看见车前站着两个人。即使他们不站在我的车前,我也能注意到他们,因为他们的外貌太出众了。两个人的个头几乎一样高,都是将近一米九。最特别的是他们非常挺拔,象舞蹈演员那样,直直地站着,脖… (阅读全文)

这样忠诚的朋友人类中少见

狼狗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两年 离开前的头一个夜晚 我和老公悲悲切切与它相伴 老公将它的头搂在怀中 从不落泪的他泪湿衣裳 狼狗已瘫痪7、8天不能动弹 它伸长脖子往老公怀里钻 并轻轻闭上双眼 雄性十足的它从不缠缠绵绵 它是在用它的温存 向我们说最后的再见 晚上九点还未过半 狼狗的眼睛再也看不见 它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似乎不愿等到明天 死在别人的地盘 老公抚摸着它的头 轻哼着摇… (阅读全文)

误以为与警察有私情

小镇子里,谁家发生点儿什么事,不说是家喻户晓,至少想瞒个水泄不通是不可能的。没人听说Mike打老婆,也没人敢肯定他不会打老婆。他整天懵懵懂懂的,与人说话时,从不看着对方,笨重的身体前后左右地摇晃,不知是想抬脚走开,还是嫌站着累。谁也猜不出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关上房门后,他能干出什么。如果他真打老婆,他那个砣就够Tammy受的。被他抓在手里,Tammy就… (阅读全文)

豪华轮上的不和谐音

有人说,cruise 就是水上 casino,既好玩,又邪恶。乘坐 Carnival Dream 游了一趟东加勒比海,觉得那话距离事实不太远。 登记上船时,队伍排得象条条长龙。好容易排到柜台前,见长长的柜台里面站着长长一大排身穿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大多是老太太。老太太们非常热情,但不断出错。到目前为止,已有两个错误发生在我的身上。一是,进大厅前,工作人员要核实顾客的身份及船票已… (阅读全文)

呲老牙,这种野菜很贵吔!

你猜我在林子里发现了什么宝贝? 我不知道这种野菜的名字叫呲老牙,还是鸡蛋炒这种野菜的那道菜叫呲老牙? 总之,这种野菜很名贵,前几天,我在高档食品店Zehrs看见它,很小的小包装,忘了看价格,估计便宜不了。 20年前,人人抓耳挠腮寻思怎样赚钱,伊春林业部门想出一个好主意,那就是因地制宜,大力开发林业产品。他们派人到森林里挖野菜,然后精包装,打向全国市场。那时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