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 的存档信息

聪明程度与快乐指数的关系—傻,才能快乐

老公扛不住诱惑,在华人超市买了一包熏制好的猪蹄。回到家,他坐在饭桌前,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吃着,吃着,他抬起头,说,“这头猪洗不洗脚?” 然后又自问自答,“就是洗,肯定也不用肥皂。它有没有脚气?” 我推波助澜地说,“它在猪圈里的猪粪上走来走去,一直到死。” 老公放下猪蹄,不吃了。我接着说,“白人不吃这些东西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他们虽然傻,上帝却赋予他们智慧。” … (阅读全文)

11年加拿大乡下生活有感—写给大城市情结严重的同胞们

11年前,我从多伦多搬到安大略西南部的一座小镇。小镇坐落在伊利湖边,与美国隔湖相望,说是相望,其实除了水,什么也看不见。 搬家的那天,由于温度高,气压低,多伦多笼罩在一片雾霾之中,当然没有中国的雾霾那样厚重,但也很令人不舒服,头顶象压着一座小山。开车行驶在QEW上,我庆幸终于逃离大城市的喧闹和污染了。多伦多在倒车镜里越来越远,CN Tower渐渐消失在白蒙蒙的… (阅读全文)

老公书法

梦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8—第一次挨打

Carl对女人的要求很简单:听话。 除了醉酒以外,Carl很少打Kathyrine。 他打女人不是为了从中取乐,或发泄愤怒,他是为了调教她,让他听话。 崇尚体力的他认为女人不该与男人平起平坐,这并不是说他瞧不起女人,他只是认为女人是弱小的东西,象花儿一样娇嫩,男人要呵护他们,同时还要管教他们。女人与孩子没有太大的区别。 Carl第一次打Kathyrine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婚后,…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7)—英雄救美

Kathyrine长得很清秀。眼睛细长,不像纯欧洲血统的人那样深陷,有那么一点儿东方韵味。鼻子小巧而直挺,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一种怜爱之情。两颊线条分明却又不失柔和。她的脸不算美丽,但却动人,五官的组合有一种神奇的,勾起你的保护弱小动物的欲望。她个头不高,不超过一米六五,四肢的比例恰到好处,柔柔的,软软的。她见人就抿嘴一笑,笑容慢慢地地从嘴角向脸上的其他部位扩…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6)—真爷儿们前男友

人的智慧来自遗传基因,人的聪明来自遗传加上外界环境的磨练。城里人聪明,因为住在城里的人都很聪明,聪明人与聪明人交往过招,其聪明程度不进化就无法生存,久而久之,聪明就变成了基因;小镇人不聪明,因为聪明一点儿的人都进城了,剩下的都是不太聪明的,不聪明的人与不聪明的人在一起,往往变得越来越不聪明,久而久之,不聪明也变成了基因。 小镇的人简单善良,一代一代…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5)

Kathyrine与Carl的恋爱结婚没有一点儿戏剧性,与其他小镇人的恋爱结婚没什么两样。 小镇人的两性关系很接近原始时代的两性关系,需求高于情感,务实高于浪漫。男女的交往很像那种交换舞伴的交际舞。还记得那首 Changing partners 的老歌吗? “We were waltzing together to a dreamy melody When they called out “Change partners”and you waltzed away from me Now my arms…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四)

Kathyrine是土生土长的小镇人。她的祖先200年前来到这片伟岸的阔叶林,一斧子一斧子地伐木造田,建房开路,一座小镇子就这样出现了。镇子里那座200年历史的教堂也是她的祖先建造的,说是200年历史,其实教堂19世纪末就被一把大火烧光了,现在的教堂是按原样重建的。辛苦劳作一生的祖先们都陆陆续续地睡倒在教堂的墓地里,从草根的缝隙间观看后代的生生死死,忧伤与失望从6尺下…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4)

过了一个星期,Carl又坐在后院喝啤酒,隔壁Amelia的说话声和她女儿的圣诞老人般的笑声冲击着他处于高兴状态的神经,他需要找人说说话。他站起身来,把酒杯填满,拖着脚,摇摇摆摆地走到两家合用的栅栏前。Amelia坐在游泳池边晒太阳,色彩鲜艳的三点式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马上就看见Carl,一下子跳起来,满脸绚丽地走了过来。 “I should call the cops about your indecent e…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 3

Lucy是Eddie的妻子,而Amelia是他的梦中情人。从记事起,Eddie就对Amelia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渴望与她在一起,又怕与她在一起。看不见她时,想她,看见她时,他就想跑开。Amelia与John结婚的那天,Eddie痛苦万分,同时又觉得得到了解脱。 Amelia经常来找Lucy。她一来,两个女人在床上打着滚儿,嘻嘻哈哈地说那些无聊的疯话,无视Eddie的存在。对此,Eddie既恼火,又感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