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档案—发黄的大学时的照片

字体 -

年轻的时候, 我不愿意让人叫嫂子。 嫂子,多老啊,听上去像个烧火做饭的农村妇女。 我说,“咱叫姐行不行?” 小叔子想了想,说,“不行吧, 人家该说,我姐怎么跟我哥一起住呢。” 我有好几个小叔子,小姑子,这个叫完那个叫,无奈之下,我也只好承担起这个称号。不久, 下一代陆陆续续地出世了, 一大堆孩子围上来叫大娘,大舅妈。更难听, 听上去像个后脑勺扎个疙瘩揪的老太婆。我说,“咱叫阿姨不行吗?” 小叔子想了想说,“不行吧, 那不成了外人了吗?” 再后来,我妹妹的女儿生了个儿子,抱过来让我看,“这是你大姨姥。” 我差点儿晕过去,谁是大姨姥? 我这么年轻, 难道真的像我姥姥那么老了吗? 慢慢地就习惯了。当你习惯了姨姥的称号之后,嫂子,大娘听起来就像荣誉称号了。 现在,不仅习惯了姨姥, 还习惯了老花眼,习惯了四平八稳地走路。 当你习惯了这些的时候,你好像又把年轻岁月给忘了。 青春好像与你断了音信,像一页小舟在生命的长河中随波逐流,越漂越远。 其实青春不会离你而去,她会珍藏在你的记忆深处。她会完好地珍藏在这本影集里。打开它,青春岁月就会热腾腾扑面而来。 随着岁月的继续流逝,这个影集将会愈显珍贵。将来我要和我的小孙女一块儿翻看这本影集,告诉她:“看,奶奶那时候多年轻!” 如果没有这个影集,她不会相信奶奶也曾年轻过。 她会说,“怎么会呢? 我生下来,你就这么老。” 那时候,我就翻开这本影集,指给她看。 这些女孩,这些男孩,多么纯净,多么漂亮,他们的眼睛多么明亮,他们在憧憬着美好未来,锦绣在他们脚下绵延地铺展开去, 一直到天边。我还要给她讲我们校园里春天的故事:丁香花开了,满园芬芳,蝴蝶在飞,小鸟在唱。 那边还有一片杨树林,清风吹来哗哗作响。。。。。。知道吗,那片白杨树是我们栽种的。 这影集是我们的青春档案,有了她,青春就不会流逝,她将永远在我们心中珍藏。 写于加拿大 二零一四冬日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凌波仙子 - 2014年3月16日 15:21

    扑面而来,热腾腾···像掀开锅盖,喜见一锅白馒头,热腾腾···

  2. 2. yawaya - 2014年3月17日 09:04

    凌波仙子:这是为大学相册而写的。发黄的照片里的青春的确令人百感交集。

  3. 3. Simon ZZ - 2014年3月17日 13:53

    怎么看不到照片?

  4. 4. yawaya - 2014年3月17日 14:02

    Simon ZZ: 照片不好发吧!那么多别人,要注意隐私权呀!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