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洋妞Grace的故事

字体 -

不知道为什么,小镇的女孩儿长大后,鬼使神差地就变了模样,从小时候的漂亮可爱变成了……哎,一般般。人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在这儿,这话好像得倒着说。不过这儿也出过绝代佳人,几年前的Miss Ontario就是从这儿走出去的。那女孩可真是美!看见她,你会觉得一缕清风拂面而来,让你不饮自醉,让你心灵得到升华。她的父母为她组织了一个大Party, 意在为Miss Canada的竞赛筹款。我没去,也没出钱,一是我反对选美这种活动,二是我不认为她需要用钱去证明什么。长得美就足够了!美是内外的统一,缺一不可,她一样也不缺,还要什么?

大家还记得电影Notebook里的男女主人公吗?他们也是从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小镇子里脱落出来的。女的不能算是大美人,但她的那双眼睛! 下次再看她的电影,你一定要注意一下她的眼睛,不仅美,更重要的是全是故事! 一双能用来传情讲故事的眼睛。男的不但演技好,长得也英俊漂亮,人世间所有层次的喜怒哀乐都能在那张脸上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你注意到没有,长得漂亮的人,脸部表情都特别丰富,表现的喜怒哀乐的层次比长得不好看的人多出很多很多。 这位小镇出来的男演员就有非常发达的表情神经,导演们都喜欢给他特写,让观众去领略他的表情变化的层次,有时候非常细微,传达出来的信息的丰富性却是长相一般的男演员望尘莫及的。

小镇一下子出了两个世界级的大明星,你肯定会认为那个镇子地杰人灵, 于是周末就会开车去那儿看看,饱饱眼福。我保证你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镇子一片衰败,downtown破破烂烂,空置的店铺一家挨一家。人呢,就别提了!由此,我得出结论,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所谓公平就是平均。那个镇子的美丽分配限额都被这两个人占了,其他人只好满足于拣点儿剩了。人说哈尔滨的姑娘漂亮,大概就是因为哈尔滨没出过大美人儿,美被平均了。30年前去北京,我发现北京的小伙子挺帅,姑娘嘛……我就想,如果把哈尔滨的姑娘都弄到北京去,把北京的姑娘下放到哈尔滨,那样,北京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国际旅游城了。爬爬长城,逛逛故宫,品品小吃,看看姑娘,瞅瞅小伙,人间天境也!北京的美都被男人占了,不公平!我的学生中有一个漂亮女孩,一天,在课堂上,她告诉大家她要去北京了,我当时就说,好事,好事,北京的小伙子们可以饱享眼福了,全场哄堂大笑。

扯得太远,再回来说我们的小镇洋妞。

今天要说的是Grace。Grace小时候分明就是一个小天使,小脸蛋美得让你就想把她抱过来,使劲使劲抱一抱。一双又大又蓝的眼睛,眼睫毛长长的,俏皮地向上翻卷着,小鼻子挺挺的,鼻尖微翘,头发是那种要花大钱才能做出来的自然的highlight, blond里面夹着金褐色,又亮又软,在不同的光线下反射出不同的光晕和层次。走动时,秀发像一副绸缎制成的瀑布,悠悠地摆动着。看见她,你就会相信造物主的存在,不然的话,她怎么会那样完美。

现在,Grace已经16岁了,离18岁还有两年,可能是美丽的底子太丰厚,到目前为止,她依旧好看,看来已经基本定型了。Grace很善良,总是惦记着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她的小妹妹。暑假时,她在镇子里的冰激凌店打工,一天能拿到几十加元。拿到钱,她就会帮妈妈买grocery。她的妈妈没有工作,永远处于拮据的状态,没有钱为两个女儿买甜食,但每次shopping回来,她都能给孩子带回来她们喜欢的Menthol味的巧克力,不是花钱买的,而是别人看不见时拿的,也就是我的雇员看不见时拿的。我的店基本上是Grocery store,烟和巧克力的比重特别小。可我发现Aero menthol 卖得特别快,几乎每周都要订货。我猜想这里面肯定有点儿不正常,这种口味的巧克力不应该这么polular, 我问雇员们是否卖了很多这种巧克力,他们都说,不记着卖过,于是,我就stop carrying 这种巧克力了。一天,Grace的妈妈来到店里,像往常一样买了一些东西,趁收款员敲打机器的时候,走到巧克力架子前,她在那儿站了半天,似乎有点儿吃惊,什么也没拿,又走回到柜台前。我在办公室的监视屏上看到这个场景时,我当时就想,偷Menthol巧克力的人也许是她。我从未怀疑过她,因为她总是挎着一个非常小的包,包里除了她的钱包装不下别的东西。而且她属于regular,(常客) 来得勤,买的也不少。不会是她,我想。又过了几天,Grace和她妈妈一起来到店里,她妈妈没去巧克力货架前,只是站在稍远一点儿的地方用眼睛瞟着货架。Grace一步窜到货架前,在货架上巡视了一圈,然后不矜不持地问我,“You don’t carry Aero menthol anymore?” (你不卖薄荷味巧克力了?)我告诉她我不想再卖那种巧克力了。想了一下,我又接着说,“Somebody likes that chocolate too much, she puts it in the pocket and forgets all about paying.” (有人太喜欢这种巧克力,她只是拿却忘了交钱。) Grace瞪大眼睛看着我,“Forget to pay? That’s no good. My mom always buys me this flavor. She knows this is my favorite, yes, mom? (忘了付钱?那可太过分了。妈妈总是在这儿给我买这种口味的巧克力,她知道我喜欢这一口儿,是不是, 妈妈?)她快速地在她妈妈脸上亲了一下,嘿嘿地笑起来。她的妈妈有些尴尬,把头扭到一边去。Grace又问我,“When are you going to restock it again?” (你什么时候会再上这种巧克力?)我说,“I’m not going to carry it again.”(我不准备再卖这种巧克力了。”她大声地说,“Oh, that’s too bad! That’s my favorite chocolate.” (别呀,那是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她拉了一下她妈妈的胳膊,“Tell Joanne to carry this chocolate, please! I bet you are the only one buying this kind of chocolate, none of my friends like it, she’ll listen to you!”(告诉Joanne继续卖这种巧克力。我敢肯定你是唯一买这种巧克力的人,我的朋友没一个喜欢薄荷味的,她会听你的。) 她妈妈恼怒地甩掉她的手,“Stop it,Grace!” (别闹了,Grace!)Grace看不出眼前情形的微妙,继续缠着妈妈,(You told me you always buy this chocolate from Joanne because other grocery stores don’t bother to carry it, it is not pupular.”(你说过,你总在这儿买这种巧克力,因为别的商场不愿意卖这种走得慢的东西。)妈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If Joanne doesn’t want to carry this chocolate, then you are not going to have it. I’m not going to drive all around just to find you the menthol chocolate, understand?” (如果Joanne不再卖这种巧克力,你就不会再得到这种巧克力了!我可不想开着车到处跑只是给你找这种该死的巧克力!)我扭头走开了。我觉得我比Grace妈妈更尴尬,我宁肯不知道谁是偷巧克力的人。

那以后,Grace妈妈来得不如以前勤了,但还是经常来。看见她进来,我就让老公盯着她,可老公比偷东西的人还不好意思,不愿意干这种保安差事。我们也只好作罢,偷去吧,那小兜能装多少东西?

自从Grace打工有了钱,她妈妈每次Grocery shopping都要带着她,不为别的,只为省下自己的grocery money。Grace没有怨言,高高兴兴地付钱,还要另外给小妹妹买些好吃的。“No problem, no problem! I can do it!” (没关系,没关系,我来付,我来付。)一边付钱,她一边高兴地说, 嗓门很高。Grace的小妹妹不像Grace那样简单,她妖妖叨叨的,个头是Grace的一半,却把Grace指使得团团转。“Grace,buy me an ice cream cone, venilla,medium!”(给我买一个冰激凌,大一点儿的) 连please都不说。Grace欣然从命,给妹妹买了一个中号的冰激凌,还转头问妈妈,“Do you like some?” (给你也买一个?)妈妈从来没客气过。

漂亮的Grace,希望你永远漂亮,永远纯真!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端端 - 2014年4月17日 10:09

    好可爱的女孩,我宁愿她永远也不知道是她妈妈偷了东西。

    最起码不会从我这里知道。 

  2. 2. 农家苦 - 2014年4月17日 11:21

    这种中文与英文对半掺杂的文体,是否属于乡党的独创?我们镇上的洋妞也喜欢顺手牵羊。

    最新成立的乡党,想参加吗?不用交党费。 

  3. 3. visiondream - 2014年4月17日 11:29

    从积极的方面看,至少Grace 的妈妈很惦记她,购物时想着为她带她喜欢的巧克力回来。当然,偷拿不付钱,怎么也说不过去。

    人的多重性。谢谢留言! 

  4. 4. Simon ZZ - 2014年4月17日 12:10

    笔记本的两位主角算是加拿大的名人了,两人在同一个医院出生(伦敦医院吧?),却在不同地方长大,男的是迪斯尼童星,女的在多伦多上约克,片后又成为短暂情侣,非常喜欢他们,应该是偶像派和演技派的结合体,他们会在好莱坞很成功。瑞秋跟博主刚好相反,她在多伦多downtown买了物业,回加拿大就住多伦多。小地方人种比较纯,美人比例会较高,但是缺乏教养和进取心,又没有健康的生活方式及其基本知识,美的保持并不太长,基本30岁是个界限。节日愉快!

    你的知识很丰厚。哈哈。Have a nice weekend! 

  5. 5.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4月17日 18:06

    小镇系列有特色。

    我很喜欢写这些人。节日快乐! 

  6. 6. yawaya - 2014年4月17日 18:22

    这是我回复文学网一位读者:

    回复 ‘美家’ 的评论 : 按当时的价格算吧,现在更贵,一盒36.99,加上15%的税,一共是42.53。她妈妈一年至少白拿5盒,拿了3、4年,就算3年吧,总共是637.95。Holly, 我从来没算过这笔账,看来我是没从她妈妈那儿赚着钱呀!你是写给我私人账号,还是公司账号?哈哈!

  7. 7. 加国无为 - 2014年4月17日 20:32

    复活节快乐~

    谢谢,也祝你节日快乐! 

  8. 8. 凌波仙子 - 2014年4月17日 21:49

    喜欢那电影。女主角含情灵动双眼如在眼前···、

    我也喜欢那个电影,很动人的。 

  9. 9. tawel - 2014年4月26日 21:51

    喜欢阅读Yawaya 写的小镇故事。以后还会继续拜读的。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