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自然 的存档信息

私闯我家树林,射杀无辜白尾鹿

我是个环保分子,珍惜其它动物的生命,反对打猎。 一位白人汉子曾跟我大谈猎枪的种类和威力。他告诉我,再powerful的猎枪也不会让麋鹿和白尾鹿即刻死亡。他曾用一枚象一卷quarter那么大的子弹打到一头麋鹿,足足有五分钟,那头可怜的动物一直四肢抽搐,翻着眼珠,迟迟不咽最后一口气。我盯着他的高鼻梁,揣摸着,如果我用全身的力气,把我的小拳头砸在他的鼻梁上,情形会怎么… (阅读全文)

我家狼狗爱美声

我喜欢西方古典音乐,家里、车里播放的都是这类音乐。在古典音乐的旋律里,我能感受到人世间的一切情感,它能把我带到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只有树,天空和海洋。 我的狼狗也是一位古典音乐爱好者,但它最喜欢的还是美声唱法,尤其是男高音,男中音。它对铿锵有力的歌曲似乎没有反应,但对抒情的歌曲如痴如狂。大概是它5个月大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它的这个爱好。电视里正在播… (阅读全文)

[林中散步]6,树林里寻食的大黑狗

大黑狗一走进树林就鼻头䇯动。肯定嗅到什么了。树林的前面部分野生动物不太多,也就是一些浣熊、臭鼬孑。树林的中部和后部是众多加拿大野生动物的家园,那里树木密集,倒木、朽木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或交叉着罗列在一起,很适合动物安家藏身。我很少带狗往树林深处走,我知道,除了白尾鹿,我的狗比其它动物大,它的出现会惊吓其它动物。除了爱狗,我还爱其它动物哟。爱狗的人… (阅读全文)

[林中散步]5,老公的臭脚丫与狗

最初几年的移民生活大都不尽人意:留恋昔日的荣耀,遗憾如今的寂寥;悔恨随波逐流成了一棵无根草,无奈为生计而奔波的日日夜夜。老公整曰闷闷不乐,如同患了忧郁症。女儿大概吃了太多的麦当劳,12岁就青春期,几个月都不见她对我们笑一下。家,没了欢乐,没了温馨,一片沉寂。这样下去我就得提前进入更年期了。不能就这样下去,得想个辙。多少个辙招都被忧郁症、青春期否决了… (阅读全文)

千万别玩离婚(一)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这是托尔斯泰的一句话,年轻的时候我把它当作名言格言抄在我的硬壳笔记本上。我相信,我们这代人中有很多人都象我一样欣赏这句话。可是随着年岁渐长,愈来愈觉得这句话不那么对头。不仅仅不那么“格”不那么“名”,甚至都不够准确。“幸福”的家庭上哪儿去找?它只不过是理想主义词典里的一个词,在现实世界中根本就不存在。夜幕… (阅读全文)

[林中散步]4,狼狗来到我们家

小时候被狗咬过,所以一直怕狗。 八岁的时候,爸爸带我去农村老家。亲戚家有一条大狗。城里长大的孩子从未与狗近距离接触过,我兴奋地与它玩起来。我蹦蹦跳跳,它也跟着我跳,但不知为什么它突然咬了我一口。其实它也没咬伤我,因为我穿着厚棉裤。但我为这个玩伴的突然变脸而恼怒,立即敞开宏亮的嗓门大嚎起来(我小时候有副好嗓子,是学校朗诵队的领诵呢)。亲戚们一齐围上来… (阅读全文)

[林中散步]3,狼狗咬了白人老太太

那条德国狼狗真是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在家里,它听话、懂事、善解人意,一双漂亮的眼睛总是盯视着我们,捉磨着我们的喜怒哀乐,等候着我们发出指令。在外面,它就完全变了。也许是防范意识太强,它相信的人极少,想咬一口的倒很多。一天,一条母狗迎面走过来,为我家狼狗的英俊而折服,四蹄朝天地躺下,向狼狗示好。我拉着狼狗走开,它心里有火,不能朝我发,就把走过来的一… (阅读全文)

[林中散步]1,天边外一片小树林

天边外一片小树林。说它小其实带有很强的感情色彩,我的林子很大,375亩还多一点儿。我把它分成三部分:前面是挺拔的阔叶林,中部树种很杂,后面以针叶松为主。林中地下水极为丰富,除了干旱的夏季,总是流水潺潺。水源丰富的地方倒木很多,因此也就成了动物的家园。最多的动物是白尾鹿和火鸡,他们是猎人们最喜欢猎杀的动物,因为它们肉质鲜美。 刚来加拿大时,看到高速公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