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是个烂货 my sister is a whore

Molly的爸爸是个卡车司机,妈妈没工作在家带孩子。爸爸长得圆圆的,不苟言笑,人品看上去还不错,妈妈也长得圆乎乎的,人品倒好像有点儿问题。这事儿不太好说,没钱的人在钱上玩点儿小无赖也许不是人品问题,人穷志短嘛。 那是我们刚来小镇的第一年,商店还是全年开门的时候。Molly的妈妈推着Molly的小弟弟走进店来,问我的employee她可不可以赊账,只一次。Employee做不了主… (阅读全文)

婚礼后的私奔 (四)

如今,很少看见Wolf的身影,尽管遛狗时,我故意在他家门口转悠。Kimberly没私奔前,只要我们一出现在他们家的附近,不管是前院还是后院,不管是左边还是右面,他们俩口子都会走出来,与我们的Rottweiler玩一会儿,好像他们一直在监视着我们的行踪一样。 Kimberly为什么在婚礼后私奔,Wolf不知道,Niomi不知道,Lucy不知道,大概Kimberly也不知道。我相信Wolf的不知道,他不会… (阅读全文)

婚礼后的私奔 (三)

Kimberly还没回来,Wolf的家里又多了一个女人—-他与那个小个女人生的Lucy。Lucy也患了癌症, 她的妈妈厌烦了医院,化疗,吃药,哭闹,把她赶出了门,让Lucy找她的爸爸去。 “I’m sick of this, so sick of it! Why don’t you go to that heartless dwarf (矬子)? It’s about time he has a piece of your shit.” Lucy和Niomi很合得来,两人一起进进出出,有说有笑,很像是一… (阅读全文)

婚礼后的私奔 (二)

Wolf的个头不高,圆圆滚滚的。他特别羡慕那些高大魁梧的男人,希望自己也像他们那样宽胸阔背,雄性十足。希望的时间长了,个头没长,心理上却发生了变化。他的坐立姿势都变成高大男人的坐立姿势:他叉着两条腿站着,肩膀晃来晃去,走路大摇大摆,梗着脖子与人说话,整个一个生理上的矬子,心理上的巨人。他还特别希望自己能有一辆闪亮的摩托车,但他从来没有足够的钱买摩托车… (阅读全文)

婚礼后的私奔 1

Kimberly和Wolf同居20年后结婚了。婚礼虽然简单,却也不失热闹。两人都刻意打扮了一番,叫人觉得好像是换了两个人。Kimberly穿着宽大的上衣,大概是想掩饰一下弯曲的脊梁骨和错位的臀部。每挪动一下身体,她的脸上都会露出痛苦的神情,尽管她在竭力克制自己,不让肢体疼痛的阴影破坏婚礼的喜庆气氛。也许是从未当过中心人物的缘由,两人都有点儿拘谨,但心中的幸福感不加掩饰…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10—-车祸

小William出世了。 Kathyrine和Carl的生活又增添了新的快乐。 但天有不测风云,Carl出了一次车祸。车祸并不严重,除了一头鹿送了命以外,没有别的什么伤亡。 西方人的业余生活里有一项活动,那就是country driving。Country driving给人带来的愉悦不亚于一次短期旅游。行驶在乡间公路上,你会发现天穹是那样大,那样高,空中的云朵是那样变幻莫测,让你遐想联翩;路两边的田园… (阅读全文)

这样出国为哪桩?

早晨,我睁开双眼,望着卧室里的一切,还有躺在旁边的女儿,心中隐隐作痛。丈夫让我起床,我不肯,因为今天这一起床动作可能是我在这个卧室里的最后一次起床。 我要多躺一会儿,再品味一下被窝里的幸福感觉。 女儿醒来,她把头往我怀里偎了偎,哭着说,:“妈妈,你今天就要走了。” 我想安慰她几句,可是无言,只有成串的泪珠。我抱着她的头,心如刀割。别人都羡慕我的出国,可… (阅读全文)

20年前的日记

收拾屋子,发现了20年前的日记本。随便翻了翻,却叫我泪湿双眼。这是其中的一篇: “元旦的晚上,已经9点多了。丈夫让女儿赶快洗脸睡觉,她不肯。她偎在我的腿上,不肯起身。我明白,她不想让长长的睡眠缩短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我紧紧地抱着她,把头埋在她的后背上,偷偷地哭了。我发觉她也在偷偷地哭,多懂事的孩子!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们俩抱头哭起来。我们哭啊,哭啊,泪水像… (阅读全文)

十万加元的湖景洋房

20年前,Cathy一家住在安大略很北的一个小镇Sturgeon Falls。那是一个only for vacation, not for living的地方。冬天温度能降到零下50多度,夏天的蚊虫,尤其是black flies能把你咬得满脸流血。一年里,能户外活动的日子只有6个星期。Cathy一家决定往南挪一挪。 如果你手头没有多少钱,又想住在加拿大最南部,我的小镇无疑是最理想的选择。由于她离大城市远,离高速公路远,… (阅读全文)

Kathyrine的两个男人9—-即兴做爱

第一次挨打之后,两人的关系反而变得更加亲密。Carl不是那种花前月下,送花送草的多情男子,他有他独特的实实在在的传情方式。 一天,Carl抱回一只小猫。小猫大概只有几个星期大,毛茸茸的,非常可爱。Kathyrine的生活中一直有猫,她也特别喜欢猫,与Carl结婚后,她很想弄回来一只,尤其是发现小老鼠之后,但她怕Carl不高兴,一直没行动。Kathyrine兴奋地接过小猫,用脸来回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