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小伙子那样做了,我们呢?

周末开车去Costco shopping, 闲来无事,在店里磨磨蹭蹭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光欣赏油画就用了30多分钟。终于选好商品,排队付款,然后才悠悠然走出大门。 离我的车还有一段距离,我就看见车前站着两个人。即使他们不站在我的车前,我也能注意到他们,因为他们的外貌太出众了。两个人的个头几乎一样高,都是将近一米九。最特别的是他们非常挺拔,象舞蹈演员那样,直直地站着,脖… (阅读全文)

这样忠诚的朋友人类中少见

狼狗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两年 离开前的头一个夜晚 我和老公悲悲切切与它相伴 老公将它的头搂在怀中 从不落泪的他泪湿衣裳 狼狗已瘫痪7、8天不能动弹 它伸长脖子往老公怀里钻 并轻轻闭上双眼 雄性十足的它从不缠缠绵绵 它是在用它的温存 向我们说最后的再见 晚上九点还未过半 狼狗的眼睛再也看不见 它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似乎不愿等到明天 死在别人的地盘 老公抚摸着它的头 轻哼着摇… (阅读全文)

误以为与警察有私情

小镇子里,谁家发生点儿什么事,不说是家喻户晓,至少想瞒个水泄不通是不可能的。没人听说Mike打老婆,也没人敢肯定他不会打老婆。他整天懵懵懂懂的,与人说话时,从不看着对方,笨重的身体前后左右地摇晃,不知是想抬脚走开,还是嫌站着累。谁也猜不出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关上房门后,他能干出什么。如果他真打老婆,他那个砣就够Tammy受的。被他抓在手里,Tammy就… (阅读全文)

豪华轮上的不和谐音

有人说,cruise 就是水上 casino,既好玩,又邪恶。乘坐 Carnival Dream 游了一趟东加勒比海,觉得那话距离事实不太远。 登记上船时,队伍排得象条条长龙。好容易排到柜台前,见长长的柜台里面站着长长一大排身穿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大多是老太太。老太太们非常热情,但不断出错。到目前为止,已有两个错误发生在我的身上。一是,进大厅前,工作人员要核实顾客的身份及船票已… (阅读全文)

呲老牙,这种野菜很贵吔!

你猜我在林子里发现了什么宝贝? 我不知道这种野菜的名字叫呲老牙,还是鸡蛋炒这种野菜的那道菜叫呲老牙? 总之,这种野菜很名贵,前几天,我在高档食品店Zehrs看见它,很小的小包装,忘了看价格,估计便宜不了。 20年前,人人抓耳挠腮寻思怎样赚钱,伊春林业部门想出一个好主意,那就是因地制宜,大力开发林业产品。他们派人到森林里挖野菜,然后精包装,打向全国市场。那时候… (阅读全文)

美女与帅警察(5) 交换舞伴似的男女关系

地老天荒的小镇子,人们的生活习性与自然界靠得很近。没有太多的制约,没有太多的禁固, live at the moment 是生活的最高境界。You don’t live twice, 人们常这样说,还有那句 live your life as if it is your last day。大城市的人也有人生哲言,但说归说,做归做,小镇人则不然。 对待男女关系,小镇人也很随便。我掐着指头算了算,原配夫妻满打满算也就五对,五对中的四个… (阅读全文)

昔日的副教授如今的小镇人

太阳已西斜 夜幕就要降临 大黑狗前面带路 走进暮色中的树林 柴火垛堆码得象长龙 不愁今冬风狂雪大天冷 上山下乡洋插队无怨无悔 昔日的副教授如今的小镇人 (阅读全文)

美女遇见帅警察,麻烦了!(4)

简单的逻辑推理,简单的数学题,没费多少周折,警察就知道Tammy 的儿子就是杂货店持刀抢劫的要犯,他被抓了起来。Tammy 跑到老金那里,哭求老金别起诉。老金无可奈何地说,我也没起诉呀,他们用警车拉着我,又是录像,又是笔录的,折腾得我们半天没开门营业。起诉的是警方,不是我。 老金说的对,起诉的是警方,负责Tammy 儿子案例的就是我们的男主角。在加拿大,法律对一个1… (阅读全文)

美女遇见帅警察,麻烦了! 3〜小镇惊魂

很多年以前,政府的禁烟令还未出笼,这儿的农业主要是种植烟草, 号称 Tobacco country。烟农们赚了大把大把的钱,雇用了大堆大堆的人手。每个人都有钱,每个人都抽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人们从十几岁就开始抽烟,抽烟不仅仅是消遣、享乐,它已成为文化,时尚,而且是社交的必须品。很多人把未经过任何加工处理的烟叶卷成烟卷,喷云吐雾,堪称当地一景。如今,瘾君子的孩子们… (阅读全文)

美女子遇见帅警察,麻烦了! (2)

Tammy 是怎样认识那位英俊的警察的呢? 这要从Tammy 的儿子说起。Tammy 的这个儿子呀,实在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让我们年轻美貌的Tammy平添了无数的皱纹。 Tammy的美貌远近闻名。她是我遇见的为数不多的可爱动人的纯种白美人。记得我过去曾读过一篇文章,文章是一位什么人文专家写的,他预言,随着旅游业的飞速发展,交通的进一步便利,全球一体化速度加快,若干年后,金发碧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