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学汉语=忘祖忘宗,亡种亡族?

笔者根据自己和朋友们近20年的加国生活切身经历,说了说下一代学习、保持母语的艰难,以及由于语言问题造成的两代人沟通上的困境。上一代英语有障碍,下一代母语有障碍,两代人不能通畅、深入地交流,这不能不说是人生中一大悲哀。 每一位新移民为了孩子学习、保持母语,都作过艰苦的努力。说中国父母对子女不负责任是不切合实际的。身为中国人,哪位父母不把子女的前途放在人… (阅读全文)

加拿大的小偷很特别

镇子的边上有一家杂货店兼加油站。店主是一对60出头的南朝鲜夫妇。女的伶牙俐齿,精明强干。男的,大概是信教、信佛,或者是生来就大彻大悟,有点儿超凡脱俗、飘飘欲仙的气质。他总是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让我觉得很清新,尤其让我称奇的是,他是一个极普通的人,没有高学历,不象我们大陆移民,学士很一般,硕士一大片,博士呢,我曾说,大学校园里,大陆来的博士后象小白菜… (阅读全文)

"中国人是亚洲的犹太人"是褒还是贬?

朋友旅居德国,在那儿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生意。一天,我们在网上聊天。她不无自豪地说:"德国人很看重中国人,说我们是亚洲的犹太人。" 我听后,身上直起鸡皮疙瘩,顿时想起集中营的毒气室。我问她:"你肯定那是夸我们吗?" 她不加思索地说:"我肯定!" 朋友们,你们怎样看? (阅读全文)

小镇人的男女关系

She is my sister’s step-sister。男孩给我介绍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我一脸茫然,他的sister的step-sister不也是他的step-sister吗?旁边另一个男孩看出我的不解,他解释说,His half-sister’s step-sister. They have the same father。噢,他与那个sister是同父异母,而眼前这个女孩儿的妈妈是男孩爸爸的现任妻子。男孩与妈妈住在一起,他的half-sister与爸爸住在一起。 这就… (阅读全文)

第一代移民也许不必悲哀

第一代移民与第二代移民之间令人痛心地、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文化的差异和语言的障碍。既然我们周围的很多人不能用英语与孩子沟通,那就让孩子学汉语呗。多懂一门语言,多开一道门,尤其是中国这道门;不能让孩子忘了母语。这是多少中国家长的美好梦想。可最终多少人美梦成真了呢? 女儿小学四年级时移民加拿大。中文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英文只记着一个单词 apple。入学后,英文进… (阅读全文)

第一代移民比天还大的悲哀!

朋友来我家小住。她的女儿正忙于大学期末考试,没时间打电话,发来一封电子邮件以示关怀。信是用中文写的,或者说是用中国文字写的。朋友看懂了信的大致内容,但却被其中的某些字或句子弄得一头雾水。她哭笑不得地请我帮忙。 朋友来北美已经20多年了,应该说是名符其实的老移民了。她聪明伶俐,手脚勤快,烹饪裁剪,种花种菜,无论干什么都比别人高出一截。她还口齿伶俐,说起… (阅读全文)

原来是与近亲谈恋爱!

如果说我住的小镇是天涯海角也不为过。再往前走就没路了。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伊利湖大海一样横亘在面前,举目望去,天水相接。老远老远的湖那面不再是加拿大而是美国了。公路一直伸到湖边。说没路了也不对。这条质量上乘的省级公路贴着湖转了个圈儿,就是我们常说的那种转盘道,你顺着道接着开,在湖边兜一圈就又转回来了。这个转盘道不像大城市里高速高架桥的转盘道,这个… (阅读全文)

私闯我家树林,射杀无辜白尾鹿

我是个环保分子,珍惜其它动物的生命,反对打猎。 一位白人汉子曾跟我大谈猎枪的种类和威力。他告诉我,再powerful的猎枪也不会让麋鹿和白尾鹿即刻死亡。他曾用一枚象一卷quarter那么大的子弹打到一头麋鹿,足足有五分钟,那头可怜的动物一直四肢抽搐,翻着眼珠,迟迟不咽最后一口气。我盯着他的高鼻梁,揣摸着,如果我用全身的力气,把我的小拳头砸在他的鼻梁上,情形会怎么… (阅读全文)

我家狼狗爱美声

我喜欢西方古典音乐,家里、车里播放的都是这类音乐。在古典音乐的旋律里,我能感受到人世间的一切情感,它能把我带到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只有树,天空和海洋。 我的狼狗也是一位古典音乐爱好者,但它最喜欢的还是美声唱法,尤其是男高音,男中音。它对铿锵有力的歌曲似乎没有反应,但对抒情的歌曲如痴如狂。大概是它5个月大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它的这个爱好。电视里正在播… (阅读全文)

真诚打动移民官

我是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来到加拿大的。这里不加修饰、粗旷的自然美打动了我的心,我决定放弃国内的铁饭碗,移民加国,拥抱自然。 那时的大陆人基本上都是通过移民公司办移民,很少有人自己申请。我不想走那条路,5000加元能买多少漂亮衣服呀! 90年代还没有今天这样普及的互联网,用电脑要去大学的图书馆。今天多方便,坐在家里,到51网看看蓝枫:加拿大生活漫谈就成了通晓天下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