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持有美国国债首次突破1.3万亿 创历史之最

字体 -

外资银行巨鳄来袭     出台的政策都应放在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进行解读。近期对外资银行的开放,正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之一。 这注定是中国银行业命运多舛的一年,在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流动性监管后,政策对外资银行的开放,让中资银行压力空前。     近日,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峰会透露出的内容显示,外资银行业很有可能获准参与国债期货的交易。这意味着一个尚未对国内券商、银行开放的资本市场,已经做好准备向外资银行敞开大门。     与此同时,更多的领域正在向外资银行敞开怀抱。不久之前,首批8家外资银行已经获准在中国境内销售基金;随后,上海自贸区试点的细则方案流出,未来或许外资银行在上海自贸区内设立的程序和难度将大大减少;而QFII的额度增加,为外资银行参与国内市场,提供了更广阔的的空间。一系列的政策导向都在帮助外资银行迅速在中国境内形成更强的竞争力。     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罗毅对腾讯财经表示,政策对外资银行的开放,确实是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一部分。自加入WTO以来,中国对外资银行正在逐步开放。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资本项目的可兑换是重要一环。从全球的情况来看,资本项下的贸易额,远超过经常项目下的贸易额。因此,扩大人民币的影响力,需要向外资机构开放更多的资本市场。 罗毅认为,短期内外资银行获得了大量利好,这会让它们更具竞争力。不过这对中资银行来说,并非全无好处,在调整信贷结构、扶持小微企业的转型过程中,外资银行的经验或许可以成为中资银行的参照。

外资银行利好频出     6月几乎已经成为所有银行间市场交易员的噩梦。由于商业银行错误地估计了央行的态度,没有妥善安排好流动性,导致银行间市场利率持续飙升,隔夜拆借利率最高时,曾一度达到30%。     随着央行的表态,以及适度释放流动性,在6月的最后一周,流动性情况得到缓解。一位银行业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央行此举意在收缩银行的表外业务,调整银行的贷款结构,目前来看,商业银行已经开始了去杠杆的动作,央行的监管达到了预期效果。     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称,可以预见的未来中,银行去杠杆将成为常态,银行利润不可能避免地要受到影响。     在中资银行调整的过程中,外资银行近期获得了大量利好,竞争环境的变化,可能会给中资银行带来新的压力。     2013年6月27日,中国证监会批准汇丰、花旗、东亚、恒生等八家外资银行代销基金。一家外资银行的董事总经理对腾讯财经表示,外资银行在中国的业务中,财富管理是重要的一环。而补足基金销售短板,无疑有助于外资银行强化自己的传统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获得销售牌照当天,就有包括景顺长城、泰达宏利等多家基金公司与外资银行展开合作。景顺长城基金对腾讯财经表示,与外资行的合作比较顺利,销售当天已经有成交纪录,目前外资行高净值客户,对公募基金的股票型基金需求较好,未来会有更多产品放在外资行的渠道销售。     根据行业协会提供的历史数据,一直以来,银行渠道占基金销售份额的90%,为此银行对基金要求苛刻,甚至出现基金赔本赚吆喝、变相为银行打工的现象。过去三年,证监会官员曾在不同场合表态,希望打破银行在基金销售渠道上面的垄断,但收效甚微,如今外资行的加入,虽然尚难动摇中资银行的垄断地位,但是至少外资银行有了改变现状的机会。     除此之外,近期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透露出消息,未来或许会允许外资行参与国债期货的交易。这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外资行投资范围。 一位外资行人士称,目前在中国,只有少数外资行有参与股指期货的资格,外资银行有套期保值的需求,需要国债期货这样的工具。同时外资行参与国债期货市场,或许在初期能够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     与此相对,中资银行能否参与国债期货尚无细则出台。一旦银行间市场再次出现类似6月“钱荒”式的波动,缺乏对冲工具的机构可能会承受较大的压力。     同时,上海自贸区试点的方案中,可能会缩短、简化外资行成立中国公司的流程,甚至可能会允许民营资本和外资行合资在上海自贸区建立合资公司。这意味着银行牌照的审批或出现松动,对一直享受门槛红利的中资银行来说,好日子可能越来越少。

人民币国际化提速     众多投行人士提醒腾讯财经,目前出台的政策都应放在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进行解读。近期对外资银行的开放,正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之一。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指出,人民币国际化的实现,需要增加境外持有人民币的数量,最好的方式是让境外资金有产品可交易。从全球来看,外汇市场5天的交易额,相当于经常项下一年的贸易额。李稻葵认为,解决境外的需求问题,应该使用资本市场,可以通过发国债的方式,让境外机构提高对人民币的需求。     显然,允许外资银行参与国债期货的交易,同样符合李稻葵的思路。不久之前,QFII额度从800亿美元扩展到了1500亿美元,这也为外资机构使用人民币提供了更宽松的空间。     不过摩根大通中国区全球市场业务主席李晶提出了疑虑,在QFII未扩容前,其实QFII的使用率不高,实际使用额度约430亿美元左右,当QFII扩容到1500亿美元时,如何调动境外投资者使用QFII额度,是监管层需要考虑问题。     一位投行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QFII额度使用率不高,主要与中国近年股票市场的回报率不高,投资限制较多有关系,QFII在投资中国股市时,由于监管的限制,很难做到快进快出,而市场环境的变化又较快,这让QFII很难对市场有更多的兴趣。     但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国债期货套期保值的功能,可能外资行参与的积极性会更高。这个市场或许可以真正吸引境外的资金。境外资金的参与,能够让国债期货形成的基准利率更具“国际范儿”。

中资银行面临转型     外资银行的利好不断,而且在金融改革的背景下,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对外资银行的政策会更加宽松,这对中资银行来说竞争将不可避免地加剧。     李晶指出,预计2013年中国银行业净利润增长可能在5%左右,而过去两年银行业增长是20、30%,中资银行增长幅度会下降。     李晶认为中资银行的坏账率会上浮,“银行贷款的增量还是很大的,因为分母增长很快,不良率增长不会很快,现在是1%,我觉得今年超不出1.5%。”李晶认为,2014年会有更大的挑战,但增长不会特别快总体而言风险可控。     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罗毅对腾讯财经表示,目前中资银行的规模已经成型,有足够的体量去防范外资银行的冲击。开放国债期货这一新投资领域,对中资银行和外资银行都是利好。他认为,新业务开放时,所有参与者都是受益人,初期市场还没有充分的竞争,不会有互相排挤的现象。虽然外资银行的政策开放,可能会给中资银行带来压力,但是外资银行也会带来更多先进的经验。比如中国正在引导银行的空转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引导资金扶持小微企业,在这些领域,中资银行都可以向外资银行取经。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