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叶

字体 -

尽管夏夜的银辉依旧如期荡漾,但是落魄的残叶仿若一个等待死亡降临的残年风烛,木然地静候余晖燃尽的刹那。轻薄的风肆意滑过早已凝固的伤痕,蒸腾的脆弱含在干渴的唇沿,却仍旧痛在麻木如初的心径。其实,原来的他本不是如今黯淡的面孔,与其他的叶子一样,曾经的他同样涌动着不甘熄灭的意念,时刻寻觅着属于他的烟雨一季。可是,一场臆想之外的遭遇斑驳了他的异样华年,凄怆的惆怅分辨不出在朝暮中孰是泪水孰是露珠。承接浮动的微尘,一泓卿然再一次勾勒出回忆的轮廓。那段风雨被众多的叶子寄托了多少刻骨铭心的祈望,洗尽荒芜的青春铅华,迸裂一季的命运璀璨。正是源于有些叶子穷尽一生也只能憔悴在无尽的渴望中,因此与风雨相逢的那段过往才会赋予一种溢于言表的意义。然而,对于那段经历的曾经,他却希翼能够重归未曾邂逅的过去。柔风细雨蕴涵款款深情羽落于叶子的娇羞,可是,轻抚的厚重遇到他则异变成魔劫的捶打。试曾想,柔软的身躯又能忍受多少凄风苦雨呢!放纵的风错乱着他的一夜飘摇,零落的雨皲裂未至完美的脉络,“咔嚓”,肆虐的狂放终于在他的残躯中幻成曲终人散。隐忍着难堪的痛楚,寻找着遗失的迷离,那时的他眼前一片涣散。 “人之所以有勇气生存下去,正是因为有许多明天!”,然而,明天是欢声?是笑靥?是凄殇?还是忧郁?残叶无法回答,更不知道如何回答。望着异样别意的惊悚目光,听着蕴藉深刻的绕梁余音,他的心中总是浮生一种难言的血泣。“树干会拂去我的困顿吗?”,凝视了一羽的粗犷,冗长的沉默是给予他的期望;“大地会扬去我的疑云吗?”,聆听了一世的广袤,亘久的沉默是馈赠他的企盼。然而,恒长的沉默到底是善意的怜悯?还是无声的嘲讽呢?终于有一天,远方的客旅在此驻足停歇,“是人!人类能否予以我准确的答案呢?”,浸染的企盼携带深沉的苛求凝望着下面的那些商人。 “这笔生意竟然成为雾中看花了!今天真是晦气!”,一个商人不无失望地感慨。 “是呀!正像你头上的那片残缺不全的树叶……”,“他头顶上的树叶不正是我吗?”,他欣喜若狂地等候着遥望已久的答案。“我头上的叶子怎么了?”,那个商人困惑地问道。“你不觉得是它带来的晦气吗?”,不知道是哪一位商人的回答让残叶再也无心听完他们的谈话,刺耳的笑声从同类乃至异类中悠长到他的心畔,他想哭泣,可是泪洒的结局又会换回怎样的结果呢?也许,他并不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带有残疾,不过,他是身残,而叶子们是心残。 他是一个被世间抛弃的孩子,无法音韵铿锵地哼唱徜徉的歌谣,只能用被黑暗吞噬的眼眸寻找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彼岸。无可奈何的他唯有选择沉默,静默地对待叶子们的讥讽,默然地静听心底的饮泣,漠然地面对一切的一切。然而,叶子并不乏沉默者,可是他的沉默永远饱含一种死亡的栖息。没有王尔德的荒诞,没有扎拉图斯特拉的彷徨,有的只是在日升日落的轮回中翘首遥想来生。今生?来世?他们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呢?萧瑟的秋风褪去了绿盈潆绕,换上的暮尘向今生挥手告别,心中的霓虹彩带向来世合拢祷告。 叶子们惶恐了!自古逢秋悲寂寥,一阵凄怆便能摧枯拉朽式般毁灭曾经的一切美好;残叶欣然了!我言秋日胜春朝,一阵刺骨便可将惶恐无为的一世吹残过往的所有讥嘲。然而,有些叶子似乎不愿听任命运的安排,即使生命走到了终点,也要在御风共舞中弹拨世间绝有的荆棘歌。偶尔,他问,“我是否也能在生命的流逝前舞出最美的身姿呢?”,可是,每次遇到掀起的风浪时,一种心悸的恐惧便会填满心际。是风摧毁了他今生的一切?是风让他忍受了一生的沉默?而今,究竟又有什么理由御风共舞呢? 流年并不会给予残叶过多纠结的时间,“咔”,一声清脆把他推出进退维谷的境地。未曾思量的他究其全身的所有舞动自己柔软的身段,然而,每次的变换总会响起那再也熟悉不过的笑声。“砰”,他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再一次想要哭泣,可是泪水却又一次对他否决。望着瓦蓝的苍穹,他不明白世事为何对自己如此地残忍,以至于不曾怜悯他最后的奢望。突然,一个名叫希马丘斯的人在朗诵,“我们抬头望见的是同样的星辰,并肩走在同一片土地上,住在同一片天空上,每个人选择的最终真理又如何?生命之谜神秘莫测,揭开它的方案不止有一条。”刹那间,他禅悟了其中的含义。望着远去的希马丘斯的背影,他毅然投入到风的驰骋中。在叶子的惊愕间,在万物的静籁间,呈现的是嵇康临刑前那首广陵散的绝唱。 风停了!云散了!天空中早已觅寻不到残叶的踪影,残留的只是叶子的惊叹。残叶呢?有的叶子说他死了,有的叶子说他疯了,而更多的叶子保持着沉默,一如残叶对原来他们保持的那种沉默。直到有一天,在树荫下一位盲人智者正为即将远行的年轻人送行, “孩子,我要将珍藏已久的一本书赠于你,希望日后遇到困难时它能够帮助你。”智者说。 年轻人虔诚地望着老师从胸怀捧出一片“丑陋”的残叶放在他的面前。他诧异地望着老师,问:“老师,这不是一片叶子吗?” “不!不是!这是一本书,书的内容只有四个字——永不言弃!” 此刻,风沉默,树沉默,大地沉默,叶子沉默,残叶依旧沉默。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