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冥思

每次看到夜空,总有种瘫痪的感觉,尤其是看到这种冷月无声,群星缭绕,这种向正前方望去映着回忆的天。 我不知这种回忆有多远,也许比银河还迢遥吧。每次想到它,总觉得那么幽眇,那样让人牵起一种又凄凉又悲怆的心境,我伫立在夜空下,在天与地之间追想,追想着逝去的日子。 可惜那一片江山,每年冬去时,全交付给了千林啼决! 总有两三个人徘徊在熟悉又陌生的小路,而我站在… (阅读全文)


云水禅心

云水的韵律,柔纱轻飘,潺潺流水如轻弦。风起依稀婀娜身影漫舞,轻吟浅唱。清浅墨迹染流年,玉树飞花飘馨然。抚琴轻奏韵律远,云水禅心荡香舟。 ———————-题记 一阵灵动悠扬的笛音轻奏,弦弦扣心音,这份心境。仿佛如梦似幻,仙音缭绕,心灵升华,心归于平静——云水禅心漫红尘。音律清扬,美妙的节奏,如清泉流水叮咚潺潺,让人如痴如醉,遐思无限…… 古筝婉转,泉… (阅读全文)


什么是温柔?

这个问题,看起来谁都懂。其实不然。特别是没有过来的年轻人,也许是说的最多,却懂得最少。 在我年轻的时候,和如今的少男少女一样,工作,学习,生活。温柔是常用的词语,电视,电影里也说得不少,歌词里唱得最多。自己总觉得,似乎很懂。其实,就今天看来,那只是皮毛而已。 温柔本身,跟外表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但年轻人常常被其左右。一个能穿心的眼神,一付婀娜倩美的… (阅读全文)


花开花落,人生可错?迷乱烟火,皆是因果!

花开一季,花落一季,人人在树下伫立,等待着花儿的美丽花期。 花凋零,人影欣,水里清清,泪迹冰冰! 我行走在山间小道中,心底却充满了尘世的偶逢。我闭眼沉沦在高山顶尖上,呼吸却也带着百合的芬香,我试着感受大自然对我的馈赠,却只感觉到了心中的无限悲凉! 花凋零!花凋零!谁人却姿影? 花落了,带走了开心;花落了,带走了多情;你说要在黄昏之前看到花蕊,没想到它… (阅读全文)


苦与乐

人生什么事最苦呢?贫吗?不是;失意吗?不是;老?死吗?都不是,我说人生最苦的事,莫苦于身上背着一种未来的责任。人若能知足,虽贫不苦;若能安分(不多做分外希望),虽失意不苦;生老病死,乃人生难免的事,达观的人看得很平常,也不算什么苦。独是人在世间一天,便有一天应该做的事;该做的事没有做完,便像是有几千斤重担子压在肩头,再苦是没有的了,为什么呢?因为受那良心… (阅读全文)


生命如花

小时候,一到春天,房前屋后满是各种花草,山上有艳如红霞的映山红,山下有粉若仙子的桃花和莹白似雪的梨花。桃梨谢过,父母亲种的那些花草相继开放:橙色的有万寿菊,紫红色的有牵牛花、鸡冠花和芍药,还有白的粉的指甲花(凤仙花)和各色的节节高,美人蕉,花团艳丽的白薯花,以及花期较长花颜俏丽的月季花。五月,路边那一排做栅栏的近两米高的木槿树上,粉红的花朵开的热… (阅读全文)


我是谁

我是谁?从哪里来的,又将到哪里去? 如果说,我的生是一种偶然,而死是一种必然。在这个从偶然到必然的过程之中,充满着的是种种的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的苦,求不得的苦。如此种种。如果死亡是一了百了,再也没有了这种种的苦。那应该说死亡是一种解脱。可是,为什么,各种生命体,都有求生的本能,与生俱来都有对死亡的莫名恐惧。即便是那些正承受着巨大苦痛… (阅读全文)


品味孤独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拉门,绵软地照在墙壁上的《兰亭序》,字字珠玑的书法更显得灵动、奇幻。只有在夏转秋的二十天左右,这些太阳的神光才会莅临此处,这使我本来对时空浑然无知的人却有了时空的概念,犹如看见时空的深度和宽度。 这时光的隧道把我送到年轻时的另一张书桌。那是热情洋溢、充满青春幻想的年代,那时,恍惚是春天,阳光的缕缕触脚也透过窗棂,照在书桌前墙壁上的… (阅读全文)


在生命临了的那一刻

一片枯黄的叶子落在我的肩头,轻轻的拿起它,细细的端详,它还有绿,还有纹理,还有叶子的形状,或许它会化作春泥,或者变成炊烟之后的灰烬,为此我为之叹息,轻轻的抛下它,回头看看养育它的树,不由得一股悲凉的气息增添了这冬日的严寒,我加快脚步,一个思绪快速的在我脑海生成,然后具体,我要把它记录下来! 生命就是命运给我们开的最大的一个玩笑,母亲十月怀胎将我们孕… (阅读全文)


虚妄之间,浮生若闲

心灵蒙了灰,世间如何澄澈明净。镜子蒙了灰,容颜尽显模糊和憔悴。岁月蒙了灰,他乡万里之外还有谁。 模糊之感,是一种苍白之美,朦胧的情绪如宣纸上的墨渍慢慢晕开。如漫天飞舞的蒲公英,轻盈的姿态宣示着短暂的光华,飞扬亦是一种美。惹上了孤独的泪水,多了一些浑浊的滋味。 让眼泪落在手心里边,慢慢体会冰凉的情绪,前尘往事恍如云烟渐渐消散于眼前,心里边却还挂念着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