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字体 -

我是谁?从哪里来的,又将到哪里去? 如果说,我的生是一种偶然,而死是一种必然。在这个从偶然到必然的过程之中,充满着的是种种的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的苦,求不得的苦。如此种种。如果死亡是一了百了,再也没有了这种种的苦。那应该说死亡是一种解脱。可是,为什么,各种生命体,都有求生的本能,与生俱来都有对死亡的莫名恐惧。即便是那些正承受着巨大苦痛煎熬的临终病人也有求生的本能,甚或是跟健康的人相比,这种求生的本能更加强烈。这种本能,又是谁赋于我的呢。是不是也只是一种偶然?如果说我的生与灭,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只是一种偶然,那么我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虽然我们从观察外在世界的经验上能够知道个别生命体的销亡并不能改变世界的存在。从而推导出有朝一日,我的销亡,也并不能影响世界的继续存在。可是相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的存在可以归纳为两种形式的认知。一种是依附于概念上而建立的认知。一种是依附于肉体感观而建立起来的认知。那么我销亡之后。我的认知还能续复存有吗?这个依附于我的认知而存在的世界,又将是以怎么样的一种方式延续呢?在这认知与被认知的二者之中,应该是以认知的我做为主体,还是以被认知的世界做为主体呢?我们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改变世界来成就我。为什么就不能换个角度,改变我来成就世界呢? 如果我才是真实的主体,而外在的世界只不过是被认知的一些概念和感观。那么我的肉体是我的真实主体,还是我的精神才是我的真实主体呢?如果说肉体是我的真实主体,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构成肉体的元素,就是我的真实主体了。构成我的肉体物质,一部分是以固体的形态存在的,一部分是以液体的形态存在的,一部分是以气体的形态存在的,还有一部分正在转化为能量。这些不同形态的存在,是不是有一种相互之间的关连呢?而这些个关连是不是遵循着某个规则呢?构成不同生命体的都是相同的元素,那么生命个体之间的差异,又是怎么产生的呢?如果说是因为基因的不同,那么构成基因的不也只是四组相同的碱基吗?这些个碱基的排序,又是谁在掌控着的呢?难道只是些组合的偶然吗?我的基因是我的父母给的吗?那么兄弟姐妹之间的差异又要怎么解释呢? 那是不是应该说精神意识才是我的真实主体呢?可是这个真实的主体存在于哪里呢?肉身之内吗?还是肉身之外?当我熟睡时,那个我还在吗?醒着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世界上的种种光,种种色彩,种种形状的物体。可以通过碰触各种物体而产生种种感受。在这些认知世界的过程中,我能够记住某些事物,也能忘了某些事物。能够观察到世界上种种事物的生起与灭亡。看到映在水中的月影我会作出分别这可不是挂在天上的月亮。醒着的时候,我睁开眼睛就能够看到世界上的种种光色。而如果闭上眼睛用耳朵去看世界是看不到的。可是当我正在梦中的时候,不是也分别能看到许多的事物吗?难道睡梦中的我,是用耳朵来观察世界的?这个醒着的我,跟睡梦中的我,是不是同一个我呢?这就跟我观察虚空时遭遇到的难题一样不好分辨。你说那些个空洞洞的地方,是我看到了空洞洞,还是我没能看到所以空洞洞呢? 写不下去了,想着想着,进入了一片混沌之中,时间消失了,世界消失了,我也消失了。 夹在手指间的烟头烧痛了我。于是时间也流动起来了,世界也恢复了,我也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么是不是世界因我而显有,我因世界而存在。而时间只是这二者相互依存的延续记录法则。因为醒着的我跟世界里的时间,跟睡梦中的我跟世界的时间,可是不一样的长。所以啊,应该还有一个心在导演着这一切。记住了,世界在心里,我也在心里,还有你可也是在心里的哦。 当心里的世界,心里的我,心里的你,心里的时间,融洽随顺,就有了喜、乐、欢、悦。 当心里的世界,心里的我,心里的你,心里的时间,对执忤逆,就有了苦、痛、恼、悲。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