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守护,比懂得更重要

其实,懂不懂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一个人怎么会知道另一个人的感受呢?你说她坏,她说你坏,好人眼中有坏人,坏人眼中也有坏人,亦有好人,眼中人,难絮。 你不懂,她不懂,都不懂,我又怎会怪你们,你不知,她不知,都不知,对于我的偏执,是否认为是一种无理取闹。我安静的走着,让时钟一圈又一圈的在转动,疯癫的笑着,让太阳渲染整个微笑,灿烂,如花,像小孩子一样,看到我… (阅读全文)


拉紧生命之弦

人的命就像这根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 ——史铁生   最近迷上了文字的东西,一闲下来就泡图书馆,品味字缝里散发出的纯净气息。每每躲在一个满是陌生人的角落,肆无忌惮地看书,摘录下每段每句让自己心灵震颤的话,幻想着哪天自己的只言片语也能变成铅字,都觉得生活过得特别踏实。 人的一生最多能活九百多个月,但至于最少,也许谁都无法给自己划定一个期限,太多… (阅读全文)


老牛

天宇之下,荒野之中,残阳似血。一声吆喝划过寂静,老牛默默地驮起沧桑,犁骅叩响一扇沉重的大地之门。 绳系一生的魂灵,吆喝与驱策跟踵而至。肩起阳光,踏碎沉寂的黑土;倾注一生的精力,把乾坤颠倒,大地的气息芬芳四溢。向未知艰难地挺进,躬身勾背,思辩不朽的哲理;路在脚下,夯实每一个足印,心中升起明媚的阳光。老牛的身后,闪烁着千古箴言的轨迹。 头顶的角,一对磨… (阅读全文)


悟生命的意义

我时常在想,人生存在这个繁华的世界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活着吗? 也许是如此亦或不是……. 有时候,见惯了生老病死,才发现生命的脆弱,可能下一秒再也看不到夕阳西落。人生难道不是如此吗?活着接下来是死亡,可死去却再也不能重生。所以,才有秦始皇炼丹求永生的历史。 一个人活在人间,或苦或悲,或甜或喜,总有他们存在的价值,他们的存在总会使他们身边的人… (阅读全文)


坏小孩和乖小孩

有一个坏小孩沉默寡言,是因为习惯了和自己说话。 有一个乖小孩不爱和别人说话,是因为不知道别人爱不爱听。 周五,雨未停。 面对双休日,是无可奈何的擦肩而过。 要干嘛?能干嘛?这些偶然性不期而遇。迎者若即若离,逃者怅然若失。 一天一天,你觉得熬过去的不是生活的枯燥乏味,而是情绪的反复无常。坏小孩想哭,却没有理由矫情,最后,他为自己的无病呻吟黯然嗟伤,终于可… (阅读全文)


不惑

我是相信科学的,所以我愈来愈明白我将比计划中的时间更早地进入不惑之年,因为科学家说因为种种原因时间正流逝的越来越快—即使个人感知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甚至对部分科学理论感到吃惊,但本着捍卫科学的崇高出发点,我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疑惑。 最近看了一本书,偷学到了一个词“正反馈”。于是我明白了缘何对科学之类的言谈有着盲目的偏执,因为整个社会的导向… (阅读全文)


生命,是一场修行

喜欢戴着耳机,静静地欣赏那些娇美的花儿在雨下舒展自己的身姿,妩媚而又不失清丽。思绪,跟随着风飘散向远方。丝丝缕缕的牵念,却像手中的掌线,一直纠纠缠缠,不肯作休。记忆翻滚,如乱线般没有头绪。 石家庄,一座让我既爱又恨的城市,生我养我的地方。在这些年里,我见证了她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破败的小城慢慢地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高楼林立,车马如龙。可逐年… (阅读全文)


雨悟

几天没写东西了,这算是我这一年的第一篇文字,时间久到我几乎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有一个当诗人作者的愿望,也许是最近太过烦闷,恰巧雨季来临,于是便写下此篇。 雨天,真是一个思念的好天气。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雨水滴落的时候,我们大多都闷在屋里,或睡、或托腮而望,当然也有读书饮酒的等等,虽说如此心情自然不甚欢愉,所以思绪就汹涌而来,我们所有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阅读全文)


还记得著名朦胧诗诗人北岛曾有一首名诗:《生活》。全诗只有一个字,就是“网”。这是一首普通而特别的诗,诗人北岛的诗没有矫情和过多的激动,没有喧嚣和浮躁,只有宁静的心灵独白和朴素的语言交相辉映。他,用一个“网”字高度概括了“生活”,描绘出芸芸众生的生命状态。人生如网,掷地有声,留给人们的是一片充满无限遐想的更广阔天地。猎人捕猎而设下网,渔人捕鱼用的也是网。… (阅读全文)


那扇门

执笔挥墨,烟柳斜阳,秀山溪水都曾有过,最近回溯,总觉该落点墨的还是那扇让人黯然神伤的门。 时晃多年,孩提时代的记忆已断章零碎,所幸的是其情形依还清晰地留存脑中。   每每走过老院子,甚或看到图片中的老屋旧巷,总不由自主地要想起那扇门,想起那悠然的“吱吖”门声。 最贴近脑门的,还是数十几年前爷爷还在世时候的那扇门了,那是一扇厚重而斑驳的松质木门。它虽没有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