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北方的冬

曾经有过幻想,想让北方的冬凄美如诗,有了蔚蓝的天,会飘了一抹淡淡的,而那云会如苍鹰俯瞰大地,如纱缦般轻舞迷人,遮了眼,朦胧了大山;树儿虽不曾绿,却挂了残叶,孤傲地立于山坡;没有青青碧草也会引了牧羊人轻舞了鞭儿喝了羊群放声歌唱,袅袅的农家炊烟,慈祥的老阿妈唤了顽皮的孩子回家吃饭, 欢快的喜鹊跳跃于枝头,也会约了小伙伴背了家人偷偷到门前小溪的冰面上去溜冰… (阅读全文)


人生如梦,笑靥如花

生如夏花,死归静叶,茫茫一生,生命两旁,开始,便注定走向永恒与归宿。 每一次春意盎然,都是盛花一季,笑对花开,折枝无泪,赏百花殆尽,拾岁月无痕,念往昔,心语相归,思语同在,笑语相随,在平凡中安好,在花落时宁静。 伤寒秋一叶,不过匆匆一别,起风之时,裹素装无限,抬眼望,北雁南归,落花无声,烟雨苍苍,平川寥寥,谈笑间,心欲心随,相遇相知,走过今生,笑看… (阅读全文)


静默,终化为静陌

时光总在不经意间带走一切,它悄悄地将青春带走,徒留一地沧桑;它默默将情意带走,只散一片无情;它也将你们带走,我亲爱的朋友,维剩一缕哀伤。 远方的你们可还记得你们在我面前说过的话?你们可还没忘你们在我眼前欢乐的神态?你们可想象得到我看着你们那开心的笑?我依旧记得你们,你们的欢乐,你们悲伤,你们的哀愁,你们的愤怒。 时光带走的似水流年,将你我改变,将你… (阅读全文)


不知怎的这立冬倒象是道阴影搁置在了心中! 大概是残存的儿时记忆吧,那个风吹雪花落,化作雨水路泥泞,搓差双手,跺脚丫,呼着白雾往家赶,未及家门便见满头皆雪花,周身像雪人的母亲等在路口,而身后早已没有了脚印…尚小的我总会被母亲抱了,裹在衣服中,依偎着她的脸,双手被握在她那温暖的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饭菜放在桌上,冒着热气,父亲拿了拧干的热毛巾,擦着我头上化了… (阅读全文)


北戴河之冬天的宁静

北戴河的冬天才刚刚开始,她的冬天的宁静也还刚刚的开始。 这开始的宁静就从北戴河的日出谈起吧。 海边看日出,是许多人的梦。这样的梦多积攒到了夏季,于是这梦的感觉便是十分的拥挤和热闹。在北戴河看日出的佳处,当属鸽子窝公园的鹰角亭。每当盛夏来临,凌晨时分的鹰角亭便挤满了看日出的人。先是寂静的等待,偶尔有不耐烦时的细碎的嘈杂,终于听到的是震耳的欢呼,于是太… (阅读全文)


回首“十年”

说起“十年”,总会抖落出许多记忆,零散的,完整,尚无需重拾的,也会在不经意间随手抄了那些“十年”的记忆!故尔有时被友人说做恋旧,我想还是有道理的,恋旧时的人、情、物,当做一种享受,一种快乐,一种激励;但记忆并不全是美好,那些曾经走过的忧伤,被岁月剥蚀的斑驳印痕,又何尝不让内心撼动。 知道这种咏物伤情不好,也曾让朋友几次三番劝说,也许生活真如友人所言无须… (阅读全文)


生活拾趣

真心的说,对于做菜我不是很在行,但对美食的渴望,总是让我难抑心中的向望,便有了空间诸多转载的菜谱。 记得女儿有次面对冰箱前发愣的我说:你当真没一点思路吗?大脑一片空白吗?…其实当时是有点思路的,但被女儿一问,反倒没了主意。 说实话,那点炒菜的功夫,也是刚上班看了菜谱,维系单身的温饱只能自己关了门,自个吃!后来又跟了师傅,下了班便有许多机会看他们做菜,… (阅读全文)


生命的旅程

上帝给我们人类最公平的一件东西是,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分量自在心中,选择怎样活着?怎样珍惜? 怎样去实现自身的价值?才能努力把握好自己的人生,生命才能是一场厚重的旅程。 ——-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死。喧嚣的世界,漫漫的人生,对很多人而言,生命只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生、要比死难的多,死、只是一种解脱,活着、就要有真切实在的意义,人生的真谛,就要… (阅读全文)


人生是一场修行

文字的道路上,一路姹紫嫣红,繁花锦簇并不是大好 ,唯有九曲见独秀,绝处逢翠红才是文字的奥秘所在。人生亦是如此,若是一路平坦,顺风顺水,便总觉时光匆匆,眨眼即过,少了风景,多了平淡,又怎能体会到真情,领略到路边风光?可若是跌宕起伏,蜿蜒迂回,便会有自性感悟衍生出来。走得慢了自然有闲暇去看风景,云那样白,轻飘飘的,风那样轻柔,如同情人的手,就连路边不知… (阅读全文)


浮生若茶,甘苦一念

人的一生中,每个人都曾沐浴幸福和快乐,也会历练坎坷和挫折。幸福快乐时,我们总是感觉时间是如此短暂;而痛苦难过时,我们却抱怨度日如年。幸福和痛苦原本就是双胞胎,上帝是公平的,痛苦往往是伴随幸福并存。会享受幸福,也要学会享受痛苦,享受幸福会增加你的成就感,享受痛苦则会提高你的自信心和忍耐力。身陷痛苦的囹圄,你的心灵颤抖了吗?地处绝望的深渊时,你坚持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