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思

字体 -
我所在的地方冬天来得很早,狂风和雪花是这里的常客。以前,我很抵触这样的天气,但是现在不了,我已经把他们当我的朋友了,不请自来的朋友。偶有与友人小酒对酌的雅兴也是因了它们吧! 我刚刚冒风从书店回来,这样的天气也许该窝在家里享受炉火的温暖吧?不过,这哪比得上看书购书的乐趣呢。远远看见我的院子,在风里实在显得荒凉。菜园子早已没有菜了,最盛的季节已过去。接下来,整个漫长的冬天,就是我修行的最好时节。我决定这个冬天开始学画中国画,选取梅兰竹菊来着手,这应该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昨天,在网上遇到一个学生,说同学们都想我了。我走后,换了几个老师,学生几乎疯掉了,他们常想起我讲的课。我确实很怀念那些日子,充实,快乐。但是,到了某种年龄,除了身体因素外,我也很想过一过我想要的生活。不为名利,不为荣誉,就是自由自在的去做喜欢做的事。有兴致时,就登上门前那座山,去听僧人们诵经的声音;落雪的上午,世界安静极了,我就大声朗诵唐人诗句,诵到佳句处,自己会心而笑。 以前,特喜欢外在的东西,写文章要搜肠刮肚的用华丽的词语,惊艳的句子;买衣服要一直逛到脚脖子酸,直到看到最喜欢的才肯罢休;买化妆品很在意店员的推荐,什么防皱的,祛斑的,美白的,都要一网打尽。其实,现在想来,这耗去了我多少精力时间,多少年过去了,我不还是我吗,没有比原来年轻一点点,也没有比过去美一点点。我欣赏余秋雨对于写文的看法,不要想着去运用技巧,甚至不要过多使用成语,就是自然的表达最好。万事都是一个道理,做人也一样,没有心机的女人才可爱。 山里的一个侄女问我:小妈,你为什么不爱化妆?我们山村里的女孩子都爱弄得浓妆艳抹,何况你在城里上班,更应该化妆呀!我说,我一直没有化妆的习惯,性格使然吧!她咯咯笑起来,说,她妈妈就是喜欢我这一点,说这样的人看着给人一种亲近感,容易接近,没有架子。我想,没有过多修饰的人连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都喜欢和她亲近吧!抛却人工的香气,卸掉厚厚的假面,我们人类就是大自然中的一个精灵,一个天使! 我是个天生应该活在古代的人,最好和李易安在同一个朝代才幸福。我的老公却是一个实实在在不懂风雅的人,既非才子,也不解风情,除了工作就是家庭。对于我的爱好,虽然略能附和,但终究不懂艺术,令我略感遗憾。世间事往往是美中不足啊!但反过来想一下,他虽然不爱好艺术,但也给了我足够的自由空间,没有做绊脚石,也从没有因为娶了一位不食人间烟火,总是在舞文弄墨,老想着隐居的妻子而发牢骚。做饭不好吃就将就着吧,因为已经很难得了;衣服洗得马马虎虎就将就着穿吧,因为已经有进步了;衣服破了不会补,就干脆找裁缝吧,因为我缝的实在难看。说来,其实老公也容忍我很多。所以,婚姻,最需要的就是宽容和谅解。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