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火

字体 -

冬寒十月,殷红如血的炉火就进入了我们村庄人的生活中。每年及至冬天这个时候,炉火就像我们最亲密的挚友一样如期而至,陪伴着我们度过寒冷的冬三月。

冬天未及闻声就而来。萧瑟的西北风肆意地猛吹着苍外的旷野,河水慢慢地也便由水成冰,最后还是稳当当的浮于河中,等着风过隆冬,新春伊始。

小时侯,很喜欢寄居在外婆家。那里是个炉火极佳的地方,秋后,家家户户就趁闲暇时间去山岗,山坳处拾薪。及至寒冬的时候,外公就把柴棚堆得盈满。自远处眺望胜似小山丘,枯黄的枝干任风吹来,不禁地响着凄美的声音。鸡埘中,鸡啼打破了阒寂的冬夜。紧接着外婆就摸黑起来,添着柴,把炉火烧的通红通亮。外公也欠身起来,穿着棉大衣,向官地梁悻悻而去。

黎明被熹微的晨光点破,隐隐约约地闪现着湛蓝的炊烟。山头上疲惫的枯树摇曳着残冬里的呐喊,零星的经霜染过的叶片散发着最后的余香。秋后桥依然伫立原地,孤零零地僵持在四季的过往中。没有任何抱怨,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日复日,年复年的春秋更替。

等到及膝的大雪漫下时,村庄里平添了一份清冷的景致。家家户户紧闭着门,围着炉火,谈笑古今事,亦或讲述着一段曾经流逝的过往。雪,悄无声息地关临着朴实的村庄,宛若带着祝福,来为村庄祈福,祈好运。

炉火的温馨是世间没有能与之相比的,它流淌出来的是发自内心无限的温暖。许多人相拥在一起,使出双手,或近或远,倚近似血的炉壁。等到盈冬之需时,炉火可以暖着整个家,炉膛中跳跃着的火苗胜似在舞蹈,又似在歌唱。仿佛要让这个冬天过得更加温暖,更加温馨。

有几次随外公去荒野拾柴,累的险些尿了裤子。每次,狠狠的一捆负在我干瘦的背上,一路上咬着牙,数着通往外公家的步子。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次外公把打的柴,一根不剩全堆在了隔壁的老奶奶家。对此,外公和外婆还碰了架。幸亏外婆耿直心善,此事便不了了之。

村庄里的炉火燃烧的是安静朴实的乡村岁月,童年的逝水年华已定格在了我这个远游异乡游子的心中。什么时候,突然忘记了归期,忘却了响在耳畔边的风铃早已被忙碌而淡忘。捧着日渐劳累的心,却没有时间来回味昔日炉火燃烧过的峥嵘岁月。渐渐的步上了离乡的路,心里真的喜悲交集。回首十几载炉火陪我走过的路,真的让我依恋,留念。人生风消雨歇,走走停停,唯有弥留在心中那丝丝缕缕的炉火,才是人生道路上不逝的风景。

或许,只有心中有景,何处不是花香满径呢?可是细想而来,故乡的草木山水无时无刻都流淌在我的血液中,对此,我们可以莞尔一笑,对着繁星,对着皓月,亦或对着蓝烟款升的云下。每当新雪甫降,炉火便和窗外纷飞的雪瓣形成无语的交心相谈。屋子里暖烘烘的,像是被上苍冷落在世的孤儿,把它遗失在飞雪迎春到的雪野里。

而今,外公过世了。昔日盈满如丘的柴棚也荡然无存。游走在冬天村庄的山岗上,那枯黄的柴薪依然直立在苍凉野外,任风吹打。只是它也像生命一样,诉说着曾经美好的春秋佳日。渐渐的炉火远离了我们的生活,继之而来的是空虚,愁怅。目睹着相处多年的炉火骤然脱离了我的人生,心仿佛被重击了一般。尽管如此,我依然还会永远的铭记炉火带我走过的童年岁月,直至风停雨住。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