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如随风

字体 -

夜晚的海,黑的出奇。

孱弱坐在孤单床边,心境亦有各种琐碎事,静默在这谁都看不到的地方。偏执、死角、坦然,由最开始的偏执,慢慢进入死角,最后坦然开来,尤为难忘自我陶醉在某个瞬间,笑靨如画。

很久以前没翻起的书本,随心翻开一页,模糊文字,字字句句诛心,绞心般疼,心死了?大脑还活着,随心所欲在支配似懂非懂的动作,怯懦到需要再去接触另外一个世界,接着走完最后旅程,就一个人。

奋力挣扎起来,关上刺眼日光灯,然后安静卷缩在沙发上,依旧觉得雪白得沙发套很耀眼,被子微微隆起,像似某个人躲在里面,只缺少了温暖,多了看不清得空洞 ,谁会愿意在这个房间停留?讽刺,嘲笑,犹味尽兴,这一切都是雪白雪白的,毫无血色可言,可怜?喜欢白色,因为它的纯洁。

尚未抽完的香烟,搁在烟灰缸上,烟头忽闪,终将化成一抹尘埃滴落在这硕大的烟灰缸中,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美丽结局,终寻到了一种归宿,一种解脱,更像是一类无法再分辨出来的尘粒。

再无法分辨出夜幕中的海和蓝色的天空,尽管一直在努力朝着外面看。模糊这些的不是眼睛,是从未认真享受过的黑夜,刹那间,笑了

忆该此类,人最忠诚的朋友便是寂寞。

好好捋顺,即便理不到头或是杂乱无章,唯在这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凭空胡乱挣扎,究竟该如何?如此这般,那般?

据说,这会是一个永恒的秘密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