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幸福

字体 -

小时候的幸福其实很简单,从出生起被母亲抱着的那一刻很幸福;哭闹时被家人安慰的那一刻很幸福;摸爬滚打后终于学会走路的那一刻很幸福。小学时初代红领巾的那一刻很幸福;骑上自行车飞速前进的那一刻很幸福……长大后,幸福却变得复杂起来,我们开始懂得争取,开始懂得追求,开始懂得晋升,甚至开始懂得了千方百计挤破头的争夺。

“我是大人啦,我长大了!”不懂事的孩子总会期望着自己能够赶快长大。他们期许着长大后能拥有自由;他们盼望着不再受到束缚;他们想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他们单纯的思想里,大人的羽翼已经丰满,大人可以翱翔于天际,徜徉在“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无所待的境界里。可他们并不知道,孩子的世界充满了糖果与彩色;充满了清香与芬芳;充满了单纯与想象。在大人的世界里,或者说在已经受到“培养”而失去天真烂漫,泯灭了单纯美好品质的即将成为大人的孩子眼里,世界是单调的、无奈的,是为了一分钟的快乐而以十分钟的挣扎与痛苦为代价的。压力,这个被当代所硬生生的创造出来的词,如今也正在伴随着教育悄无声息的进入到每一个即将失去童年欢乐的孩子身边。

我总是会用幼稚来形容孩子们。且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一片干枯的落叶,会使得孩子们目不转睛的定神一上午,或许他们是好奇,以至于总会用他们的自备小铲拨弄许久。他们或许在观察树叶的纹路,或许在玩弄叶片上的一只毛虫,或许在等待枯叶的复活或者在预测这些即将化作春泥的枝叶的最后心愿。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有些许害怕,又有些许怜惜,有些许惊讶,又有一丝天真无邪的笑容。在他们的世界里,或许真的像洛克所说的,是没有任何东西的白板,是单纯的、圣洁的,而那外在于他们的万事万物也就成了画笔。飘荡的旗帜,过年的彩灯,四季的轮回周转,遇到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会在他们的心里画上不同的色彩。他们是幼稚的,是幼小而又稚嫩的,是感性的,却也是无知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竟以大人的姿态来审视这些孩子,对于他们的快乐与幸福,投以如此轻蔑的目光。

或许当这些孩子长成大人的时候,像我一样,又会用大人的眼光来审视其他的孩子们。不仅是我,很多大人都会嘲笑孩子们的无聊与无知。他们会为一块掉在地上的糖果大打出手;会为一只冻僵的麻雀搭建巢穴;会爱护校园里自己种植的却又即将在毕业后转移他人的柳树;会为了班级里的文艺汇演废寝忘食。而这些在我们大人看来幼稚的想法,却是孩子们舍也舍不得的幸福。如若问到一位孩子,“你幸福吗?”而他的回答却是自己的姓名,这并不会让我感到惊讶。那么我想,此刻在他的内心是幸福的,因为孩子会因为正确并且大胆的在外人面前回答出自己的姓名而感到骄傲。他们其实不懂的什么是幸福,在他们的脑海里,幸福是快乐,幸福是被关爱,幸福是被夸赞被表扬。但是,幸福真正的含义又有几个人能够诠释到位呢?简简单单才是真,平平常常才是福。

然而,大人总是会蔑视小孩的幸福。因为我们习惯于以一种似乎真的懂得生活,真的了解人生的高角度,去俯瞰那些乳臭未干却又保留其赤子之心的孩子们。我们总是以一位前辈的姿态,在心里忽视孩子们所说出的看似无知却又真实的想法,说他们童言无忌。可是大人们真的比孩子更知道幸福的真谛吗,大人们就真的离幸福的阶梯更近吗?每个人都在潜意识里承认过了物质生活是幸福的基础。可是,一旦抹去我们所追求的物质生活,剩下的又将是些什么?我想我们或许在尔虞我诈中浸泡太久了,或许在红灯绿酒中沉迷几许了,或许在一次次催促,一次次逼迫中碰的头破血流而迷失方向了,或许我们曾经想要挣脱可是却总被一种不请自来、无法摆脱的咒语所禁锢。这样的咒语我曾经听到过,它就像老师曾经说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这里就是要争,就是要抢。”这是一种多么可怕,又多么具有现代性的咒语呀!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