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垅亩民(气候)

2013年7月7日 | 分类: 房产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2,317 浏览
字体 -

随便找一张加拿大气候图(climate zones of Canada),你会看到中部Manitoba、Saskatchewan、Alberta

三个省连在一块的一大片绿色地带,许多人误以为这就是中部大草原。其实这只是加拿大西北森林带,真正的草原

(Prairie)乃是三省最南端靠近美国边界的地方,那块红薯形状的黄色地带。

地理图和气候图虽然都阐述过加拿大草原的气候,但毕竟太笼统,太理论化、格式化。要真正掌握大草原的气候特征,

你必须亲自来此经历一番寒暑,翻阅一年日历。 仅就农业所关而言,大草原的气候总体上有这样几个特点:

1、 无霜期太短,积温太低。我记得2012年5月6日开始播种,9月17日下头霜。今年4月30日还在下大雪,5月中旬

地表的积雪才融化干净,至5月23日方播种小麦,而这时中国的很多地方已经进入麦收季节。这个气候特点造成很多

瓜果未及成熟就不得不摘下,因为霜后它们的藤子和叶子就枯萎倒伏,无法再进行光合作用,完全停止水分和营养的

吸收。油菜(Canola)所受影响不大,春小麦(Wheat)则可能因为灌浆不满而歉收。

2、 冰雹雨。春夏之交,草原上雷雨大风夹冰雹的天气频繁出现。那冰雹跟《圣经.旧约》里记载的玛拉酷似,大到

大拇指大小,小到黄豆粒大小,狂风相助下打到屋顶上,简直就跟千军万马踏过屋顶似的。冰雹过后,地里农作物

的叶子被打碎,虽不至于减产,但多少会减缓植株的生长;花园也最多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而已,损失

最大的是果园,不仅花苞丁果一片狼藉,而且大枝折断压倒小枝,惨不忍睹,每一次这样的天气都会让果树减产15%。

3、可怕又可恶的草原风。每年的5月中旬至6月下旬,草原上几乎每隔一天都会刮起8-10级大风。中国民谚有“昼风

久,夜风止”、“强风不竟日”之说,可这里的风毫无章法,有时候可能会连续2-3天,甚至一周。中国渤海多浪,

有所谓“无风三尺浪”的说法。加拿大草原多风,可以说是“无风也落帽”。风大之时不要说帽子,就连长一点的头发

都显多余,最好剃个光头或板寸。要是你站在空旷的地里干活,风会曳着你的裤脚和袖口猛拖,就像警察拖抗议或上访

者一样猛力。只要你微微一张嘴,呼哨一声风就灌了进来,吓得你赶紧shut up,否则就难免登月之行了。由于春夏之交

的”树欲静而风不止“,草原地区的瓜果树木普遍授粉不足、不均,减产不说,树枝在狂风中互相拍打,导致歪瓜裂枣特别多。 

中文有个成语叫”疾风知劲草“。可不是么,风越大,草扎根越深,吸收的营养和水分越多,因而长势越旺。这种经常而狂猛

的草原风,除了有利于牧草和野草的生长以外,对其他农业生产都是有损有害的。

军事上讲,气候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对靠天收的农业来讲也是如此,无论你机械化到何种程度,现代化到哪个地步。 

分享博文至:

页: 1 2

1 条评论

  1. Baidu http://news.baidu.com

    baidu [ 评论 @ 2013年8月7日 10:11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