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最不该吃的三道菜

2013年10月7日 | 分类: 教育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7,960 浏览
字体 -

中国人的福份在吃上,中国人的祸殃也在吃上。老子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用在中国人的吃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吃本来没有对错,任何人都需要吃,也都有权力吃,民以食为天嘛。但吃过了头,寅吃卯粮,坐吃山空肯定不行;没有原则,没有立场,不讲人格,无视信仰和道义的胡吃海喝,那就更不行了,不仅要遭受折福、折寿的报应,而且还可能招致子孙后代延续多年的衰颓不旺。所以,如果你是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君子,你一定也“有所吃,有所不吃”。 

在多如牛毛,灿若繁星的中餐菜肴里面,有这样三道菜中国人最不该叫,也最不该吃:

 1、          佛跳墙。此菜为福建传统名菜。相传起源于清朝光绪年间。最初由一个福州银局官员的家厨所创,本名“福寿全”。后来不知是哪位烂行文人,酒后犯酸,竟将一个好端端的“福寿全”改成了“佛跳墙”。据说他还留有一首“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的歪诗。 “跳墙”乃兽中猫狗,人间宵小所为,怎能用在佛祖身上!佛家食斋茹素,护生养心,慈悲为怀,又怎能为朱门酒肉所动?饮甘尝肥,你自去享用罢了,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没有信仰也没关系,但你不能戏弄、侮辱、“恶搞”别人的信仰。要知道,古代所说的诅咒,其实就是现代所说的舆论压力,很多人说你坏话,结果就会对你个人和家人产生意想不到的恶果。福建向为君子之乡,自古人文荟萃,大贤辈出,敬佛礼佛蔚然成风,但不知为何却“魔生”出“佛跳墙”这样如此大不敬的菜名来。

 有人可能会说,福州方言的“福寿全”听起来就是“佛跳墙”。我却要说,谐音到处都有,但有些谐音就是邪音,是不能说出口的。闽南话的“一壶多沏”成就了辜鸿铭的“一夫多妻”和“茶壶茶杯”妙论,这样的谐音,说出来反而能给人带来喜气。

 2、          霸王别姬。这是苏北菜中的一道名菜。主要原料是整鸡和甲鱼。甲鱼俗称“鳖”,与“别”谐音;“鸡”与“姬”谐音。因为原料中有鳖有鸡,烹饪时又将鸡翅别在鸡嘴里,故称“霸王别姬”。 

读过史书的人,看过京剧的人,张国荣的粉丝,中国象棋爱好者,大概都知道“霸王别姬”的故事。这个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就是西楚霸王项羽和他的爱妾虞姬。霸王项羽在与刘邦争天下的战争中失败,最后撤退前与爱妾虞姬做了一个艰难、痛苦而又悲壮的告别仪式,即后世所说的“霸王别姬”。在这个仪式上,项羽先感叹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从项羽的慨叹中听出了他斗志已失,自己成了累赘的意思,于是就发出了“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的哀叹。为了不拖累项羽,虞姬自刎而死。英雄末路,真是天愁地苦。 

项羽不是胡虏,也不是倭寇,他就是我们中国自己的江东子弟。虽然在与刘邦争天下的内战中失败,最后和他的爱妾虞姬一样自刎而死,但这是上天的选择,不是他的错,他根本没有错。

 

想当年,暴秦苦毒天下,老百姓虽然不堪忍受,却也无可奈何。壮士荆轲,刺杀秦王没有成功;智者张良,刺杀秦王也没有成功;陈胜、吴广虽然揭竿而起,但也很快烟消云散,春梦一场。最终还是项羽率领江东八千子弟,把暴秦几十万虎狼之师打得稀巴烂。项羽,惟有项羽,才是苦秦天下的解放者;项羽,惟有项羽,才是“楚有三户,亡秦必楚”豪言壮志的实现者。联想到我们民族后来屡遭外敌侵略蹂躏的屈辱历史,我们更对项羽不能忘怀。不管皇帝怎样断言,也不论史官如何评价,英雄就是英雄,没有所谓成功与失败之分;项羽就是项羽,他是我们后代中国人精神上永远的强者。至于虞姬,虽是末路英雄的女人,但她根本不是坏人。她能临难举义,成全自己的男人,实属巾帼女侠。对于我们民族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这样两位男女,稍有历史常识和是非辨别的人,都应该对他们抱有起码的尊敬、理解和同情,即便历史的烟尘远去,古人的血泪干涸,也应当如此,怎么可以视他们为鸡鳖,用他们的“肉”来大快朵颐呢?

 

 3、          满汉全席。满汉全席并不是中国八大菜系中任何一个菜系的菜名,而是一种包罗甚广的清代皇家宴席的名称。有人美其名曰:满汉全席是乾隆年间清宫创制的一种集满族与汉族菜点精华而形成的历史上最著名的中华大宴。根据清.李斗《扬州书舫录》的记录,满汉全席共计108款菜食,可谓洋洋大观。如此取材广泛,用料精细,山珍海味,无所不包的皇家美食,为什么要弃而不食呢? 

理由很简单,第一、满汉全席属于已然成灰的旧王朝的政治统战国宴,虚伪不说,奢华与浪费更是一流,所以它根本不适合现代一般商业应酬和家庭礼庆。第二、满汉全席的名字里面有个被民国志士驱逐的“满”字,故而名不正,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吃不下。满汉全席中掺进了一个“满”字,就跟一盒甜香诱人的Ice cream上掉进一个死苍蝇一样令人恶心。 

2008105日,清史学者、央视“百家讲坛”节目名人阎崇年,在无锡签名兜售他的著作《明亡清兴六十年》时,突然被一位安徽籍青年扇了一个耳光。海外华人都发现一个表面看起来很让人不解的现象,就是香港同胞和其它来自粤语地区的岭南人一直抵触普通话,不但不愿意说,甚至还把都已成为中国国家语言的普通话叫做“mandarin”,即满清满大人所说的话。何以如此? 

如果你有机会去中国省一级的图书馆,可以查找一些史料,如《清史稿》、《清朝野史大观》、《明季北略》、《明季南略》、《明史》,还有《扬州十日记》、《嘉定乙酉纪事》、《江变纪略》等清人笔记以及《清世祖实录》等官方资料,你就会知道清初满大人为了推行丑恶的辫子制度杀了多少汉人?因为历次文字狱又杀了多少文人?

世人都知道有个日本人制造的“南京大屠杀”,却很少人知道有个满清政府制造的“广州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是30万,而广州大屠杀的死难汉人是70万!如果说清朝前期对粤语地区的征服屠杀只不过让双方结下梁子的话,那么,清朝后期对太平天国的镇压则让两造之间结下了血海深仇,因为广西大多数地区也是说粤语的。安徽是太平天国最后败退的所在,也是文字狱被杀文人最多的省份。所以,阎崇年的被打和普通话一直为粤语所排斥,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满清前期对内破坏摧残,无所不用其极,末了的时候对又外屡战屡败,割地赔款,让中国人一穷二白,受尽屈辱,而且至今余孽未尽。要知道,我们大家都不愿意被叫的身份词Chinese,其实不是来自China,或者强大的秦朝,而是来自那个窝囊透顶的“清朝”。纵观清朝在历史上的表现,这个该死的王朝真是一点glory也不配得!根据史学界的定论,近代中国正是在所谓“康乾盛世”的奢靡光环里,在“满汉全席”的豪华餐桌上,丧失了发展的良机,埋下了日后积贫积弱、百年屈辱的种子。 

满人入关以前都是坐在兽皮上吃烟熏火燎的野兽肉,他们能有什么美味可口的菜肴可以端上汉人的宴席呢?所谓“满汉全席”的菜肴,99.9999%的不还是汉菜吗?凭什么要把“满”字放在前面?一个民族给另一个民族带来过数不尽的苦难,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罪行,客观上已经造成“汉贼不两立”的分裂局面,靠政治把戏的人为糅合,一点作用都没有,除非有人能把“爆炒冰块”和“水煮火苗”这两道菜也加进“满汉全席”里面!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寫得好

    回:謝謝!但願大家以後都改吃可樂雞翅。

    可樂雞翅 [ 评论 @ 2013年10月13日 19:13 # ]
  2. 版主太认真了,你这样活得不累吗?

    回:宽容≠忘记;记取≠仇恨。历史不能都藏在博物馆,该记在心里的

    还是要记的,并不是因为你怕累它就不存在。

    云过雨收 [ 评论 @ 2013年10月16日 07:31 # ]
  3. 博主言之有理。

    其列,一俗二腻三膻,大堂之雅何堪此馐? 提及正名,美英德法名不副实,道琼斯盗,日本无恩…… 当初译者施予雅号美称,早知今日,何必费心?

    回:是的,盗穷厮。谢谢!

    Belami [ 评论 @ 2013年11月7日 18:32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