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我们街边的行道树(5)银杏

2013年10月21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750 浏览
字体 -

银杏,英文名称Ginkgo,学名叫做Ginkgo biloba L. 。其中,属名“Ginkgo”是从日语“银果”转译而来,而种名“biloba”中的前缀词“bi-”指“两个”,“loba”则指“波浪”,合起来就是“两片波浪形叶子”的意思。 

490-plain-maidenhair04b-leaves_67504_1.jpg

银杏在中国家喻户晓,随处可见,光是银杏之乡就有好多个。虽然贵为国树,可一般民众并不知道它入选的理由,掌管市政建设的官员,也没有因为它是国树,就不对它施行任意的更换替代,移植搬迁。更令人奇怪的是,银杏为中国原产,可名称却由两个字组成。要知道,中国古代给植物命名的法则是,凡中国原产的,都以单字命名,如桃、李、桑、槐;凡外来的,则加一个前缀,如胡萝卜、胡椒、洋葱、洋槐。银杏既为中国原产,为何名称不符合古代命名法?银杏的单字古代名称到底叫什么? 

而在北美,物以稀为贵,人们不仅喜爱、珍惜、推崇银杏,而且把show银杏叶子当成了一种文雅的hobby。很多电视台、艺术设计工作室、园林施工公司、图书作者,都把绿色的银杏叶子当作logo。在北美也绝少有奢侈到中国、日本那样,把银杏作为行道树的,多数是把银杏当作园林造景中的大品(Specimen)小品(Accent),植物园中的贵宾,或者陵园中的树葬、墓碑树。同样是两片波浪形叶子的银杏,中国北方习惯称其为“鸭脚木”,而北美则爱称其为“少女髻树”(maidenhair tree)。一个踩在脚下,一个顶在头上,孰贵孰贱,不问自明。

 银杏成为中国国树的理由

著名国学大师、“新儒学”八大代表人物之一的冯友兰先生,在他的《三松堂自序》中曾说过:“我国家以世界之古国,居东亚之天府,本应绍汉唐之遗烈,作并世之先进。将来建国完成,比与世界历史,居独特之地位。盖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唯我国家,亘古亘今,亦新亦旧,斯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者也。”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中国的国家特质就是历史悠久,文化源长,曾经几度辉煌,而且履新不衰,古今如一,正所谓“旧邦新命”。 要为这样的一个国家挑选国树,自然要考虑“门当户对”的问题,也就是起码符合这样几个标准:本国原产;栽种历史悠久;栽种范围广大;能代表国家的秉性。 

银杏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孑遗树种”、“活化石植物”之一。早在1.5亿至2亿年前,银杏就在地球上出现了,并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大约300万年前的新生代第四纪冰川时期,与银杏同门的其它植物全部灭绝,只有银杏幸存了下来,而且仅在中国浙皖两省交界处的天目山余脉长兴地区保存了些许“根苗”。银杏后来逐渐传遍全国,宋代传入日本。欧洲人于1691年第一次在一个日本佛庙花园里见到银杏树种。1712年,一名德国医生才把它引种到欧洲,后来又传到美洲和世界各地。换句话说,现在世界各地栽种的银杏,都是源自中国,所以,选择银杏作为国树,符合本国原产的条件。

银杏不仅逃过了史前的灾难,而且它在漫长的地质时期居然能够保持物种的遗传稳定性。据报道,中科院的化石专家曾在考察“长兴灰岩”时,将2亿年前的银杏化石拿来同现在的长兴银杏比较,发现两者竟毫无变异。银杏“亘古亘今”的秉性,非常能代表中国的国家特质。 

中国人栽种、养护银杏历史久远。佛家和儒家都十分尊奉银杏,认为它是圣树。全国许多名山大川和寺庙也有银杏的身影。现在还存活的银杏树有达15002500年以上树龄的。银杏之所以寿命长,是因为它的抗性强,枝叶富含抗虫毒素,并且能抗辐射。据说当年日本广岛被原子弹袭击后,唯一存活下来的树种就是银杏(仅存的花卉为文殊兰,因此被日本和台湾称作“和平花”)。银杏还有“再生复干”的本领,即主干或主枝受损后,次级树干常常代替老干继续生长发育,从而形成“五代同堂”的奇特树干景象。银杏在中国不仅历史悠久,而且范围广大。从沈阳到广州,自东部沿海达西藏地区,均有栽培分布。  

神奇怪诞的传说

中国人常把“老”和“怪”联系在一起,所谓“古怪”、“古灵精怪”、“老不死”等,均指此意。不知是否因为银杏“老不死”的原因,中国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银杏树老成精、诱骗男女的传说。其中,最煞有介事、饶有趣味且凄婉动人的一则,恐怕要数台湾民族学家胡耐安先生在他的《遁园杂忆》中记载的那篇“树怪”故事了—— 

1900年以前几年,豫、皖交界处某县治的州官衙署花园里,有棵古银杏树作祟。某天月夜,州宰王公在池桥上宴请宾客,通宵达旦,众皆酣醉。银杏树怪乘机把王公宴席桌上的酒壶偷了去,还把跟随他多年的家奴、憨厚老实的壮小伙小寇,强虏而去。王公一伙苦寻了三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直到第四天清晨,有人循着隐隐约约的呻吟声,在一棵老银杏树边找到小寇,他被夹在银杏树的空树干里,头朝下。当人们找来锯子锯断树干救出他时,发现他已奄奄一息。令人费解的是,树中空隙直径不足一尺,而小寇膀大腰圆,如何被吞进其中?更让人称奇的是,小寇苏醒过来后,一直若有所失,神思恍惚,口中常常念叨“卿卿”。十几天过后他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后来王公调任他州,小寇随往。临行前一晚,小寇的病情加重,一个劲地低首细语,似有无限隐痛。王公以为他是得了青春期相思病,就把他送回老家成了一门亲事。小寇婚后喜得一子,之后便不知所往。多年过后,王公于新任州府中见到前任幕僚,获知前住花园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树怪”,大白天现形于花园之中,男的貌似小寇,女的美丽如仙。……  关于这个故事的可信度问题,作者在序文里一再强调,故事直接来自王公本人的讲述,而王公又是翰苑清才、正人君子,所以听来言之凿凿。现代科学也证实,少数植物的性别决定系统,也就是性染色体,跟人类的相似,而这少数植物主要指的就是银杏,所以,世界上存在人树相恋、动物与植物成亲的浪漫奇缘也未可知。 

雌雄识别的Tips

在银杏的雌雄识别问题上,中国的经验人士自信地认为,雄的枝条收拢,侧枝与主干的夹角较小;而雌的则枝条开展,侧枝与主干的夹角较大。美国学者可没有中国行家这样自信,他们认为中国行家的这套识别办法不可靠,因为它只对由种子繁殖的植株有部分效果,而对由无性繁殖的植株则通常无效,更何况有些雄性的枝条在经受积雪重压和机械悬坠后也会像雌性的一样“开展”,以此办法识别银杏雌雄,难免有误导之嫌。在他们看来,识别银杏的雌雄实属不易,尤其是在幼苗时期。银杏通常在2530年以后才会结果——中国称银杏为“公孙树”,其实就是表明银杏的这一特征——公公种树,至孙子辈长大才能尝到果实。而在它结果以前很难判定它的性别。既然很难识别,那就干脆不作识别的尝试。在老美看来,银杏的主要价值在审美观赏,而非品尝、利用其果实,所以他们对雌雄一视同仁,不予区分。但在讲求“木须成才,花必结果”的中国社会,银杏的果实一向是被重视并重用的,现在开发利用银杏的中药和保健饮品可是了得,所以人们就比较在乎银杏的雌雄。但在如今普遍注重环境绿美化的地区,在意银杏的性别实际上已没有多大意义。 

至于说银杏是否是慢生树种,流行的说法一样存在着不严密的倾向。很多人都说银杏寿命长、长得慢。其实,这不完全正确。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银杏在幼苗时期生长迅速,只是到了一定的年限(通常是510年)后,其生长速度才开始渐渐放缓,而不是一开始就慢。maidenhair_2447621k.jpg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挺有意思的文章,关注!

    ——谢谢!

    远方无声鸽 [ 评论 @ 2013年10月22日 15:43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