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梧桐、梧桐和泡桐

2014年4月25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未分类 | 作者: 农家苦 | 596 浏览
字体 -

法国梧桐

在城市绿化建设中,许多人常会到把法国梧桐与中国梧桐和泡桐混为一谈。其实,它们三者无论在外形上,还是在植物学分类的科属上,都风马牛不相及。 

法国梧桐,其学名为Platanus orientalis分类上为悬铃木科、悬铃木属,所以其正式名字应为悬铃木。悬铃木,顾名思义,就是该树的球形果实或单或双地悬挂在枝条上,状若悬铃,因此得名。从其种名orientalis中便可得知,悬铃木原产地在中东、中亚和印度等地,(因为orientalis这个词是指东方的意思,而西欧人眼中的东方则是指中东、西亚和印度,而不是指中国或东亚)后来才流传到欧洲的东南部,再传遍整个欧洲和北美的。由此可以看出,法国梧桐,既非梧桐,也非法国原产。

那么,现在人们惯称的俗名法国梧桐又是怎么来的呢?据南京林业大学陈植教授的考证,悬铃木之所以被称作法国梧桐,是因为这种原产自东南欧和印度的植物,刚开始引入中国时,仅被栽种于上海的“法租借”里,再加上它的叶子与梧桐的叶子相似,故而有人就称之为法国梧桐,从此以讹传讹,悬铃木也就被习惯的称作法国梧桐了。

悬铃木除了“法国梧桐”这一误传的俗名之外,还有“净土树”和“祛汗树”等称谓。从这些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悬铃木不仅健康、干净、少病虫害,而且树干挺拔、冠盖舒展、叶大荫浓,最适合夏季遮阳生荫。也正因为如此,悬铃木成了世界著名的四大行道树的首选。我国的上海、南京、杭州、武汉、广州等大城市,欧洲的伦敦、巴黎、布鲁塞尔等大都市,到处都可以见到悬铃木的优美身影。所不同的是,欧洲的悬铃木都修剪得冠连枝接、整齐划一,而且形状特别夸张、浪漫。阿塞拜疆人煞是别出心裁,他们竟对境内一棵800岁高龄的悬铃木,从树干基部的巨大空洞开始修剪装饰,在里面先后开办过学校、镇公所、图书馆和小卖铺。据说现在又变成了一家小旅馆,每天慕名前来入住的“房客”居然络绎不绝,听起来真像是天方夜谭。

相比之下,我国的悬铃木则很少修剪,基本上任其自然生长,仅取其浓荫遮阳的特长,而忽略了悬铃木丰富的修剪造型,这可是多少有点物不尽其用的遗憾哟。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目前引进的悬铃木共有三个不同的种,其形态差异仅在果球的数量和叶片的长宽上略有不同。一球悬铃木原产北美;三球悬铃木原产亚洲西部、欧洲东南部和喜玛拉雅山区;二球悬铃木是英国于1640年用一球悬铃木和三球悬铃木杂交所育成。目前南北各地广为栽种的悬铃木基本上是三种混杂。

 作为世界上运用最广泛的行道树,悬铃木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其主要缺点有二:一是上年结的果球越冬后于次年春夏时节裂开,带毛的种子随风乱飞,不仅沾染行人的衣服和过往车辆,而且还会引起一些人的过敏反应。二是秋季落叶量大,且落叶就集中在23个星期内,不仅给环卫清扫带来压力,斜坡路段雨后还会让行人滑倒。 好在目前专家们已经通过杂交和基因改造等手段,培育出了不带球果的新品种,完全可以克服悬铃木“满天飞絮当空舞”的缺点。不过悬铃木还是应该悬“铃”的好,没有果球的“太监”,那就应该改称“无铃木”了。至于落叶问题,欧美不少国家都在公园或道旁设置一个塑料或木制的落叶堆肥箱,不仅能将大量的落叶就地“解决”,而且酝酿出的肥料又可以就地“轮回”,一举两得,生态而又环保。

梧桐

梧桐,其学名为Firmiana simplex(L.)W.F.Wight,分类上为梧桐科、梧桐属,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原产,而且久经栽培。长江南北及黄河以南各省均有栽培分布。梧桐树干端直,干皮光绿,枝繁叶茂,清爽宜人,自古即为优良的庭荫树种,被广泛地种植于天井、大院和井旁。

关于梧桐名称的由来,历史上存在着不少有趣的说法:《尔雅》说梧桐叫“荣桐木”、“衬梧”。《齐民要术》则解释说,梧桐有青白两种,华而不实的叫“白桐”,开花结果的叫“梧桐”;又因为梧桐的幼树皮色泛青,所以又称“青桐”。贾思勰还进一步阐述说,白桐秋季结的果子是假的,其实是来年春天绽放的花苞,所以白桐无子,青桐有子。也许正因为梧桐有青白之分的缘故,在善用谐音、隐喻的古代,人们把青白与“清白”联系在一起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安徽怀宁县小池镇“孔雀东南飞”故事的发生地,就在传说中的刘兰芝和焦仲卿的合葬墓旁,有人将两棵梧桐栽种在那里,命题为“梧桐相待老”,其寓意是赞颂刘焦爱情的纯洁和清白。还有一种近乎牵强的说法,认为梧桐不仅“皮青”,而且“个高”,同时又“端直”,这很符合自命清高的士大夫们的价值取向,所以他们选择了梧桐作为自比的对象,梧桐也就浪得了“吾与之同之木”的虚名。从梧桐两字的偏旁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呢。

梧桐华净妍雅,质清流洁,四季多变,风情万种,所以它是古代文学作品里被描述最多的一种植物。从《诗经》、《楚辞》、《庄子》、《吕氏春秋》、《淮南子》到唐诗宋词,一直到明清章回小说,几乎所有体裁的文学作品都有关于梧桐的描述。 

《诗经》<大雅.卷阿>:“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庄子》<秋水>:“凤凰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栖,非楝子不食。”《韩诗外传》:“皇帝即位之日,凤乃栖于东园梧树上,食竹实,没身不去。”宋.邹博《见闻录》:“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从这些诗章里便可以看出,古人认为凤凰的出现是一种祥瑞之兆,而能够引来凤凰的梧桐,自然也是不同凡响的神异植物。即便在今天,梧桐与凤凰之间的关联性仍时常出现在文学作品和流行语言中,如“栽得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等。

唐诗宋词里描写梧桐的名句就更多了。如唐.李商隐的“丹丘万里无消息,几树梧桐忆凤凰”;五代.温庭筠的“梧桐梧,三更两,不道离情正苦”;宋.邵雍的“梧桐月向怀中照,柳树风来面上吹”;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等等。 由于古代梧桐大多被种植在井旁,所以梧桐有时也被称作“井桐”。这类诗词也很多。如魏明帝的“双桐生空井,枝叶自相加”;唐.白居易的“青青窗前柳,郁郁井上桐”;杜甫的“清秋幕府井梧寒”;宋.柳永的“井桐凌乱惹残烟”等等。 还有,梧桐发芽晚,但落叶早,入秋后叶子变黄凋落,“落叶知秋”一词说的就是“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的季节特性。而凋零景象又往往会引起多愁善感的诗人因伤怀而大发骚性。如明.郑允端的“梧桐叶上秋先到,索索萧萧向树鸣”;刘小山的“睡起秋声无处觅,满街梧桐月明中”等。至于梧桐为什么最先落叶,这与它的叶柄过长,叶子宽大而且厚重不无关系。这一特点,悬铃木也一样拥有。

梧桐的材质轻巧、细腻,纹理紧密,自古即为制作琴瑟的良材。东晋桓谭的《新论》中有“神农质削桐为琴,绣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的记载。干宝的《搜神记》记载的故事就更有趣了:说汉灵帝时,蔡邕于亡命江湖之际,见吴地人砍桐木烧火,听其爆裂声不凡而取出未烧着部分制作琴,果然音色纯美。这段记载就是著名的“焦尾琴”典故的由来,也是成语“琴得焦桐”的出处。不过,对于琴材的选取,《齐民要术》的作者贾思勰认为,古人一般是选取多年生的桐木,尤其是生长在山石里的野生白桐,而青桐则不是。

古时也有以桐木作棺的习俗。据《左传》所载:春秋末年,赵鞅率兵御敌兵立下誓言:此战若败,则“绞缢以戮,桐棺三寸,不设属辟”(注:用绞刑处死本人,棺木不加外衬板入殓)。后世即以“桐棺三寸”比喻节葬、薄葬或泛指棺木。 

梧桐树的种子不仅可以入药,还可以炒着吃,味道跟菱角和芡实的果子味道接近,也可以点茶。

梧桐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文化树种,种植广泛的乡土树种,以及优良独特的绿化树种,它的唯一缺点就是容易生一种古人称作“棉”(《长物志》),今人叫做“介壳虫”或“木虱”的白色寄生虫。这种东西沾到衣服上甚难清洗,所以应当注意防护。

泡桐

 泡桐,其学名为Paulownia fortunei Hemsl分类上为玄参科、泡桐属。玄参科共有200多个属,3000多个种,绝大多数都是草本灌木,唯有泡桐属的7个种全是高大乔木,被称为“玄参科中的巨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泡桐原产我国,而毛泡桐则原产日本。现在被广泛栽植的毛泡桐,多为栽培品种。毛泡桐主干耸立、笔直,树冠舒展如盖,心形叶片超大,长可达40厘米以上,因为叶子下面常有或密或稀的绒毛而得名。

毛泡桐最大的特点是生长极快,甚至比柳树还快,因此,民间有“一年一根杆,两年一把伞,三年三把大,四年出木板”的说法。也正因为毛泡桐速生,它的枝干中空易折,所以,尽管它遮荫效果奇佳但仍然不宜作为行道树来推广运用。

 

e850352ac65c103884e973a7b0119313b17e89c4_副本.jpg 

                                   悬铃木街景 

 10-121203203S7_副本.jpg 

                         悬铃木的果球 

 d009b3de9c82d1588be93036800a19d8bd3eb13532fa6af1_副本.jpg 

                       悬铃木的老状 

b219ebc4b74543a9f387482c1f178a82b8014a90f703348d_副本.jpg 

                         中国梧桐 

9345d688d43f8794cfc522ffd31b0ef41ad5ad6eddc40214_副本.jpg

                        中国梧桐的叶子 

 d788d43f8794a4c211198dfa0ff41bd5ac6eddc451da0114_副本.jpg 

                        中国梧桐的果子

9825bc315c6034a8f6fc609ac91349540823dd54564e56b3_副本.jpg

                            泡桐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这么普通的树木被你写及专业又有可读性,我从来没有发现梧桐也可以这样细细端详。

    ——谢谢树妹子夸奖。多年积累的资料,怕流窜时丢失,所以就放进博客里了。

    olive tree [ 评论 @ 2014年4月25日 09:39 # ]
  2. 过来接受科普教育,对上海卢湾一带(原法租界)的“法国梧桐”林荫大道印象深刻,小时候去那里散步觉得很享受。

    ——谈不上科普,只是出于喜爱。眼下不少大城市正在恢复法梧基调树的地位,应该说是件好事。

    Simon ZZ [ 评论 @ 2014年4月25日 16:00 # ]
  3. 这段时间正在花园里种花, 无意中被你普及了基本园艺知识, 谢谢!

    Cathy [ 评论 @ 2014年5月26日 09:49 #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